今日主播:林遥(青年作家)

时间:2018-11-15 14:38:56

读者朋友们大家好

今天是11月15日

星期四

农历十月初八

今日主播:林遥(青年作家)

老屋的月色(节选)

文 林遥

父亲告诉我,村里在搞新农村建设,老屋要拆掉,准备改建楼房。

我听后阴翳了天的心情。

我喜欢在个地方长久地生活下去,辈子能睡张床,在同个屋顶下御寒和纳凉,是何等样的幸福。即使屋子坏了,在我逐渐老去时,房梁朽了,墙壁裂了,我也会快乐地将它拆掉,在原来的地方盖幢新的老屋。

可我终究没能在老屋里长久地住下去,十几岁时外出上学,就此聚少离多,工作后更无闲暇回去。然而,老屋直在我的脑海里,执著如此,皆因冥冥中总有份牵挂和期待:有天,我还会住回到那里。然而,直到如今,我再无机会住回我的老屋。

关于老屋的记忆,大都停留在十五岁之前的印象中:庭院中繁茂的海棠树,后院里飘浮的槐花香,每到清晨,群吵闹不休的母鸡……

我虽然不会把旧时光是个美人”的场景用来放在我的童年里,但我知道自己是个怀旧的人。

今日主播:林遥(青年作家)

五月时节,槐花绽放,满屋的清香。奶奶会采下大捧的槐花,做种我们地方特有的饭——槐花傀儡。洁白的槐花拌上面粉加水搅匀,上锅蒸熟,加葱姜蒜在油锅里翻炒,时间香气馥郁,分外诱人,可让平时食欲不好的我,多吃上碗。奶奶则看着我慈祥地笑。

大雨忽然来了。道白色的闪电映在院墙外的白杨树上,我跑到南屋里。那是堆放杂物的房间,贯的安静。我爬上堆得接近屋顶的玉米秸堆上,听水从高处酣畅淋漓地流下来,响极了。屋檐下,筑着燕子窝,里面已经有了两只小燕子,我安静地看它们,听着雨,雨慢慢小了。

院子西北角的老榆树下是我个人独处的天地。它那么的大,我熟悉它的切好处,知道哪个枝子适合哪种姿势。光线从树叶间穿过,照射在地上,斑驳了色彩。壁虎在石头砌的围墙上爬。墙根儿有片不大的蜘蛛网,蜘蛛网上粘着只苍蝇,可却不知道蜘蛛哪里去了。就着如水的天光,我翻着手头的《阅微草堂笔记》,看着牵牛花的紫色仿佛有点忧郁,在微风里轻轻地摇摆着。

小时候胆小害怕,到夜晚,树影风声,闻之却步。有客来时,屋里的灯光透出窗外,映到地上、树上,极欢喜也极忧郁。这时,我才和伙伴们在院子里疯跑,前院后院不知跑了多少趟。酒席散场,宾客告辞,喧哗声罢,只剩老屋静谧如旧,顿觉人影人声如在梦中。

那年冬天,我从外地的学校回来,已经像个大人了。推门看到父亲,心里动,父亲鬓间的白发似乎又多了。那天的天气干冷,我心上有些事儿睡不着,半夜披衣起来,走到堂屋里。进门,我就停住了。我看见个火星,伴着轻微的咳嗽声,原来是父亲。父亲坐在张小板凳上,我也搬了张小板凳坐下。他递给我支烟,我迟疑了下,接了过来。我们直没有说话。那次,我感觉跟父亲靠得近极了。

这样的情景每每在我脑海里如般回放时,总让我禁不住生出种忧伤。这刻,又想念老屋红木柜子上的几个扁扁的匣子,浮动斑驳的暗红花影,晃着小小的铜环。我有种想触摸的冲动,可是感到已经离开我的老屋太久,只偶尔在梦中重逢。梦中沿着石子铺就的狭窄小径,推开院门,院墙上的枯藤泛出些苍茫的底色,萧索中依稀残留着夏日繁盛的尘影,几瓣零落的海棠花在月色”下相悦。

老屋于我,终成首怀旧的歌。

End

今日主播:林遥(青年作家)

今日主播:林遥

林遥,原名郭强,青年作家、编剧,非遗项目京派评书”传人,北京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34期高研班学员。现供职于北京市延庆区文联,北京市延庆区作家协会副主席、。文字散见于《中华遗产》《锺山》《北京文学》等,出版有长篇小说《京城侠谭》、散文集《明月前身》、学术专著《中国武侠小说史话》等,创作数字剧本《八卦掌之潜龙勿用》《疾风正劲》《兵临长城下》等。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老屋

老屋(lǎowū),指旧屋;旧居。语出宋赵抃《书院》诗:“久雨藏书蠧,风高老屋斜。”

林遥

林遥,原名郭强,男,汉族,曾用笔名郭鸿枫、方步月、庄雅霆等。现为北京诗词学会会员、北京武协八卦掌研究会会员,北京蓝梦印社秘书长。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