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深 最忆是母亲

时间:2018-11-08 20:19:48 公众号:sifang

对母亲的思念,

如有根长长的弦。

无论我走多远,

无论多长时间,

永远也扯不断!

或片落叶,

或缕轻风,

不经意间,

就会触动这根敏感的弦。

今夜不眠,

窗外月挂天边,风声呜咽,

又次拂动了

我心中的这根弦。

风儿徐徐,

弦儿颤颤,

弹奏着昔日的

离合与悲欢……

妈,我回来了。”

我多么想大声地把这句话喊出呀!可我知道:我再也没有机会了——因为,我的母亲已经在去年的初夏走了,永远地走了。现在,我每次回老家看父亲走到村口时,只能在心里默默地叫声:妈,我回来了。”

无法忘记,母亲临终前几个小时给我打的那个电话,而我却没有亲自接听。现在想起来,我的心仍然很痛,很痛。那是去年五月二十六曰午夜,也就是二十七日凌晨零时四十分,我已入睡。朦胧中我听到电话声响,妻起身去客厅接的电话。说实在的,最近母亲身体不太好,已多次住院。每次看到从老家打来的电话,我都心惊肉跳,这次半夜来电,定有急事。我翻身坐起时,妻已接完电话回屋说:妈打的电话,没啥事,只是问是不是刚才咱给她打电话了吗。”

早上六时三十八分,我正吃早饭,电话又响起,是我父亲打来的,说:快回来,叫120,难受!”我丢下饭碗,冲出家门,边急走边拔120急救电话。很快,急救车在车站广场接住我向老家飞驰。七时零九分急救车终于到家,妹妺正给母亲做人工呼吸。急救医生接着又做了会儿心肺复苏,又用仪器量了量,说:不行了,既是送到再好的医院,再好的医生也没办法。”

望着母亲紧闭的双眼,我肝肠寸断,泪如雨下。

母亲呀,您午夜给我打电话,是不是冥冥之中您预感到了什么?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儿子说?而现在,纵是只言片语,您也无法说了,儿再也听不到您的声音了,哪怕是打骂!此刻我真希望这是场梦,梦醒之后仍如从前!但——

就这样,母亲怀着对亲人无尽的牵挂,无奈地走了,永远地走了。享年七十五岁零四十二天。

虽然这几年母亲身体不好,但我和全家直认为,母亲不会这么快就离开我们。二零年,妈妈因肺栓塞在市中医院治疗,后转入河科大附。经医护人员精心医治,转危为安。出院后休养了段时间,母亲还和以前样,家里家外,房前屋后忙个不停,如健康人无异。

母亲和父亲在我家后院开恳了大块地,里边种有柿子树、核桃树,还有南瓜、丝瓜、黄瓜、西红柿、豆角……总之,各种菜应有尽有。满院青青,果蔬飘香。每当我从县城回来,母亲总是到后院摘采很多果蔬,我们娘俩每人坐个小櫈子,边拣边聊天。村里逸闻趣事,家中鸡毛蒜皮无所不谈。可以看出,这个时候母亲不大的双眼咪成了条线,脸上乐成朵花。此时是我们娘俩最惬意、最快乐的时候。母亲总是把菜拣的非常干浄,点黄叶都不带。说:你们忙,我在家没事,回家放到冰箱里,早晚吃是现成的。咱家这菜,不上化肥不打药,回去让孩子多吃点。”母亲呀,您心里装的全是家人,唯独少了自己。您何时闲过呀!菜米油盐,碗碗瓢勺,儿孙(女)冷暖,哪件事您不操心呀!我还能看出,您之所以这么仔细地拣菜,有点故意延长时间——延长我们娘俩在起聊天的时间。临走时,您总是把我的电动车装满还要再装,说是我在城里也不容易,抬手动脚都得花钱。每次我走,您送我出门时总说:没事别回来,没菜我给送去。”

母亲,我知道:没菜我给送去”是真话,没事别回来”却是谎言。您还说了很多很多谎言。每次我多少捎点东西回来看您和父亲,您总是满怨说:家常饭吃着最好了,啥山珍海味妈不稀罕,花那枉外钱干啥。”母亲呀,可为什么每次亲戚家过事您去赴宴回来,总是唠叨半天:说这个菜好吃,那个汤好喝,回味无穷。还有那年,大哥花百元给您买了双老北京布鞋,您穿上在院子里走来走去,乐呵呵地自言自语:哎哟,好鞋穿着就是舒服呀!”,您脱下鞋放起来,说是等有事出门再穿。

母亲呀,您说了太多的谎言,全都是爱的谎言!愚拙的、不孝的儿呀,当时竟自欺欺人地相信了您的话。令儿最难以忘怀的是:二零四年,您又次因肺栓塞住进县医院,在病房里,您拉着我的手,好象很内疚似的样子说:妈现在已熬过了七十三,就定能活到八十四,妈没有给你们带孩子,等孩子们结婚时,妈多做几床被子给你们。”母亲呀,您因身体不好没有给我们照看小孩,儿子怎能有丝毫怨言呢?有您在,就是我们最大的幸福和骄傲!当然我也知道民间流传过了七十三就能活到八十四”这个说法没有点科学道理,但我想以母亲的坚强和当今的医术,还有不是说善有善报”吗?于是,我将疑将信了母亲的话。之后,母亲还是因万恶的肺栓塞多次住院,但每次都能化险为夷,转危为安,于是,我真的相信母亲定能至少再陪伴我们十年、八年,甚至更长时间。可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无比残酷的。可二零六年五月二十七日这次病发,母亲却没能扛过去,终于被病魔呑噬。母亲呀,现在无论谁说什么您也听不见,什么好吃的也吃不下,只能穿着身老衣,静静地、永远地躺在村南边的旷地下面。

母亲呀,我现在真正尝到了子欲孝而人母不在”是什么滋味,真正理解了风树之悲”、皋魚三泣”是什么意思。好在父亲现在身体尚可,我还有机会对父亲多尽点孝,以此多少弥补点对您的亏欠,慰籍下我心中的愧疚和不安。

母亲呀,在您去世后年多里,我每天晚上躺下,都要想您会儿,希望把您带到我的梦中。但不知为什么,这么长时间只梦见过您两次,时间不长,也不清晰。母亲呀,您是不是怕打扰儿子?

夜已很深了,该睡了。

母亲呀,今夜请您来到儿的梦中吧……

说:假如有人左肩荷父,右肩荷母,行路也不能报答父母养育之恩;假如有人剥皮为纸,折骨为笔,和血为墨尽情抒写父母养育之恩,也不能书尽。”

我说:确如此也!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母亲

母亲,是子女对于双亲中女性一方的称呼。在社会学上,母亲可指养育与教养子女成长的女性。在法律上,女性也可以经由合法的渠道,领养子女,或与有子女的男性结婚,进而成为该子女的法定母亲。经领养而成为母亲的称为养母,与有子女男性结婚而成为母亲的则称为继母、後母或晚娘。在生物学上,子女体细胞中成对的染色体,有一半是由母亲的卵子的提供,因此可借由DNA分析来辨别亲属关系,且父亲精子与卵子结合时,只有提供细胞核的遗传物质,因此子女细胞中粒线体的DNA皆来自母亲,可由此来判别母系祖谱。

电话

电话是通过电信号双向传输话音的设备。“电话”一词是日本人生造的汉语词,用来意译英文的telephone。当初中国人对这个英文词采取了音译,译作“德律风”。通常人们认为亚历山大·格拉汉姆·贝尔在1876年3月10日发明了世界上第一部电话。而意大利人则认为安东尼奥·穆齐才是电话的真正发明者。美国最高法院曾经受理他提出的诉讼,官司已接近打赢,当局已着手调查,准备取消给予贝尔的专利权,但莫奇突然去世,诉讼也就中止。荣誉仍然属于贝尔。美国国会2002年6月15日269号决议确认安东尼奥·穆齐为电话的发明人。

回来

回来是罗琦原唱的一首作品,作词洛兵,作曲周迪,黄绮珊曾在我是歌手上翻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