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弘退市前夜, “赌徒”王永红割光“韭菜”

时间:2018-10-20 18:11:45

曾经的京城最豪房企,如今可能连壳都不剩。至少有25万股民、31家机构股东、19家债权人,以及数量不明的购房者和P2P投资人,踩到中弘这颗“雷”。退市前夜,数十万人的不眠之夜……

本文由无冕财经原创并首发,作者:张子怡,编辑:梁爽,设计:甄开心,编辑助理:陈悦珊

借壳上市8年后,中弘股份(000979.SZ)走到退市境地。

中弘身后,目之所及,皆是被其割过的“韭菜”。

10月18日晚间,深交所对中弘股份启动中止上市程序,其股票已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股票面值(1元)。10月19日,中弘股份停牌,深交所将在15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终止上市的决定。

如无意外,中弘将成为A股史上首个1元退市股。

10月15日,中弘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及下属控股子公司目前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为56.1758亿元,全部为各类借款。10月18日,中弘公告称,新增逾期债务本金7.2亿元,累计逾期债务额跃升至63.4亿元。

背着63亿元的逾期债务,中弘四次求救,深圳港桥、新疆佳龙、加多宝、“中植系”轮番出场,但现在看来依然无力回天。

如今中弘不仅负债累累,连借来的“壳”也要保不住了。不知人在香港的实控人王永红此刻心情如何,但至少有25万户股民陪他长夜难眠,还有被拖欠购房款的买房人、买完房被查封的业主,以及暴雷P2P平台的出借人......

京城最豪房企,“赌”到壳都不剩?

王永红是个运气不好的“赌徒”。

他最成功的次投资,是中弘国际商务花园,也就是今天的北京像素。

2000年,王永红以极低廉的价格在北京朝阳区五环外的常营乡附近口气购买了600亩土地,等到2008年,随着北京CBD东扩,常营地区的土地价值翻了10倍,中弘在此了9800多套商品房,4年时间全部完成。

北京像素的成功让王永红跃成为富豪,流连于各类财富榜单中。2010年中弘上市无限风光,但这也是其由盛转衰的开始。

借壳上市后,王永红押注的生意,不仅没有北京像素那般成功,还步步后退,满盘皆输。

2013年至2015年,中弘相继尝试旅游地产、影视、手游、主题乐园等新生意。近两年中弘持续加码旅游地产,通过并购完成了对多家公司的控股权。比如2017年上半年,中弘曾以4.12亿美元(约合27亿元)收购高端旅游服务商A&K公司90.5%的股份。这次收购,被认为是中弘实现“旅游+地产”双主业的重要转型。

然而这些生意都不成功。有多不成功?

据中弘股份2017年年报,其营业收入为10.1亿元,同比上年下降77.1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5亿元,同比上年下降1699%,并且经营性流已三年为负。

中弘股份经营情况。

如今复盘,中弘的资金链难以支持其在旅游地产上的转型,然而“赌红眼”的王永红已难刹车。

在王永红不断在海南加码投资旅游地产的同时,其位于北京的地产项目遭到“北京 3.17 商办项目调控政策”影响,御马坊项目和夏各庄项目(商业部分)停滞,2016年已售出的御马坊项目遭遇大量退房。在这两个项目停滞后,中弘只剩医疗、养老业务在勉强推进。

2012年3月,御马坊国际生态度假城开工典礼上,中弘股份董事长王永红与北京市副市长丁向阳交谈。图片中弘官网。

王永红远走香港,中弘在其治理下千疮百孔,债台高筑。但王永红没闲着,他不断地寻找接盘方,试图保住中弘股份仅有的壳资源价值。

没运气的赌徒天都不帮。王永红四次挣扎,仍难“保壳”。

今年2月,中弘控股大股东中弘卓业与深圳港桥签署重组协议。因未能取得债权人同意,此次重组宣告搁浅;

6月,中弘卓业拟将其持有中弘的26.55%股份转让给新疆佳龙,旦成功,王永红可全身而退。但彼时中弘股份因涉嫌证券期货违法犯罪被立案调查,交易再度搁浅;

8月27日,中弘股份、中弘卓业与加多宝集团、前海银谊资本签署托管协议,决定推进债务重组。这是份托管方案,不仅控制权可能易主,而且层也大概率会更替。但由于加多宝经营数据“打架”,重组最终陷入“罗生门”无疾而终;

第三次重组失败后,本已进入退市倒计时的中弘股份被游资炒作,引得散户纷纷入手,“仙股”变“妖股”,硬是把“壳”留住了。9月5日,已经连续15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的中弘股份,收盘价不偏不倚的停在了1元/股,退市警报暂时解除。

中弘股份股价走势。图片同花顺。

9月30日,中弘股份与宿州国厚、中泰创展签署托管协议,其基本思路与第三次协议类似。但协议赋予后者“有权单方面解除协议”、“有权决定是否续期”等条款,意味着王永红作出最大限度的退让,只为甩走中弘这个烫手山芋。

企业信息查询平台“启信宝”显示,宿州国厚由国厚资本、宿州城投和陕国信托共同设立,其疑似控制人为苏州市人民政府,而中弘股份注册地就在安徽宿州。中泰创展是“中植系”旗下的新金融控股公司,据媒体报道,其大股东解茹桐持股83.65%,为“中植系”重要分支。

宿州国厚携“中植系”入局应是想保住中弘股份这个壳资源。兜兜转转,十八年前把“壳”借给中弘上市的ST科苑就是家安徽企业,如今中弘退市危机之时,出手“救壳”的还是安徽。

但深交所已对其启动中止上市程序,这意味着,第四次重组很可能又失败。

北京最豪地产商王永红,留下个负债累累的中弘和众跟随者,“赌”到连壳都不剩??

把能割的“韭菜”都割光?

王永红退无可退,然而被王永红割过的“韭菜”又何其无辜?

10月15日,中弘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及下属控股子公司目前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为56.1758亿元,全部为各类借款。10月18日,中弘公告称,累计逾期债务额跃升至63.4亿元。

短短三天,债务本金增加7.2亿元。中弘的债务违约愈演愈烈。

据“券商中国”整理,中弘股份56亿元的逾期债务至少涉及19家债权人,涉及银行、券商、信托、私募等多家金融机构。

无冕财经拿到的份债权人内部文件显示,“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2017 年定向融资工具”第期投资客户于2018年3月份已经到期,至今未支付利息和本金”。债权人称,有项目承销商透露,此项目起投点是20万元,共有 80 位自然投资人,涉及金额 4545万元。

该债权人透露,项目是通过钜亿(上海)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作为承销商在无锡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发行的定向融资工具,客户资金直接打给中弘股份,收益 8%-9.3%,半年付息。

金融机构“踩雷”以外,股市更不能幸免。

中弘股份2018年中报显示,其股东户数为24.66万户。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底,中弘机构股东名单中有31家机构位列其中,不乏公募、券商以及保险资管计划,几乎大部分公募基金公司均出现在名单内。如今这批股民和机构已经被套牢。

中弘股份2018年半年报公布的前十大股东。图片公司财报

中弘股吧里哀嚎的股民不计其数,甚至有股民表示自己21万元全仓中弘,“不能接受退市结果”。

割完常规“韭菜”,还要割特殊“韭菜”。

中弘的北京项目受“北京3.17商办项目调控政策”影响,不但停滞还遭遇大量退房,这笔退房款中弘时至今日仍未还清。

无冕财经翻阅相关裁判文书并进行统计后发现,御马坊项目拖欠的购房款涉及54人,金额约2887万元,北京弘轩鼎成房地产有限公司拖欠的购房款涉及4人,金额约达128万元。两家都为“中弘系”企业,共拖欠58人的购房款,金额累计约高达3015万元。

此外,海南半山半岛项目涉嫌欺诈,购房者怀疑“中弘系”公司牵涉其中。不过,目前尚未有证据直接表明“中弘系”与此有关。

今夏不断炸雷的P2P平台中,也有“中弘系”的身影。

6月28日,家名为仟金所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宣布停止线上,承认未兑付资金约6400万元;9月29日仟金所表示,由于未能筹措到足够的资金进行清偿,已无力支付利息,计划于9月30日之前,次性兑付用户30%本金,剩余本金部分将不晚于2019年3月30日前兑付完毕。

仟金所于2015年7月成立,当月就与中弘·新奇世界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新奇世界是中弘股份旗下文化旅游产业品牌。仟金所彼时提供四大理财产品,均是定期产品,分为1个月、3个月、6个月和12个月,利率分别为13.5%、14%、15%和17%,利率明显高于其他P2P平台。至今仟金所网页首页中仍然显示,作为战略合作伙伴的中弘控股是其实力保障。

仟金所自称“与靠谱者为伍”。截至2016年末的累计交易金额超过5亿元,之后官网上交易数据再无更新。图片仟金所官网。

表面上看,仟金所在股权上与中弘股份没有直接关系,这家公司目前的最大股东大象集团董事长章凌波,与王永红同为江西商人。但据《界面》报道,仟金所实际由中弘通过香港上市公司开易控股间接控制,平台金融产品基本都是定向投给中弘的旅游产品,而且其办公地点与中弘集团相同,甚至早期的几个主要经理与中弘高管重名。

根据《界面》报道可以进步推论,仟金所存在自融嫌疑,背后的控制方和资金输送对象也许是如今已步步溃败的中弘。

王永红曾说:“梦想从来不会被打折,只要有直做下去的勇气。”

他的梦想也许不会打折,毕竟他已未雨绸缪前往香港,隔着香江北望。真正被“打折”勇气的是中弘的债权人、股民、买房人和仟金所的出借人。这大概影响不了王永红,毕竟该割的“韭菜”都被他割光了。

版权声明

本文由无冕财经原创,版权归无冕财经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王永红

王永红,全国青联委员,中弘集团总裁。1972年生于江西,1993年加入江西中成实业有限公司,担任副总经理。1995年,来到北京创业。十年间,创办中弘卓业集团,并担任董事长兼总裁,中弘集团很快进入高速发展时期:在汽车服务、加油站等行业占据一席之位后,2000年,中弘集团进军房地产市场,主营商业地产,相继开发了非中心、六佰本望京商业街等项目。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