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亮为啥要“抄袭”古人这一句?|左传脞语

时间:2018-10-11 20:37:06 公众号:lishi

“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

——《左传·僖公九年》

白帝城托孤的故事,因《》而家喻户晓。正史对此也有记载。据《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刘备临终前将儿子刘禅托付给诸葛亮,当刘备说道,“如其不才,君可自取”时,“亮涕泣曰:‘臣敢竭股肱之力,效忠贞之节,继之以死!’”听到这话,刘备悬着的颗心终于放安稳了下来。

其实,刘备的如释重负,不仅是为诸葛亮发自肺腑的表白而感动,还因为这句话出自个典故——在白帝城托孤的870多年前,就曾经有人这样说过并践行过。

那是在公元前651年,春秋时代的晋国。晋献公托孤公子奚齐于大臣荀息。《左传》里荀息的原话是:“臣竭其股肱之力,加之以忠贞。其济,君之灵也;不济,则以死继之。”意思是说,“臣会竭尽全力,并用忠贞之心辅佐。如果能成功,是您在天之灵的护佑;如果不成功,我将以死明志。”

晋献公,姬姓,名诡诸,晋武公之子,春秋时期的晋国君主,在位26年。有“并国十七,服国三十八”之功绩

诸葛亮几乎照搬了荀息的原句。

但事实上,荀息所面临的形势比诸葛亮要凶险万分。夷陵新败,蜀汉元气大伤,但退守蜀中,辅佐刘禅度过危机并不太难。对于诸葛亮,“继之以死”,是深念旧恩的心迹袒露。

而晋献公晚年,专宠骊姬,并要改立骊姬的儿子奚齐为太子,由此引发“骊姬之乱”,太子申生被逼自杀,重耳、夷吾两公子被迫。

骊姬,本是骊戎首领的女儿。公元前672年,被晋献公虏入晋国成为献公的妃子,她使计离间了献公与申生、重耳、夷吾父子兄弟之间的感情,并设计杀死了太子。后死于里克之手。

但同时,献公却并没有为奚齐做好安排,旦献公去世,骊姬奚齐母子将立刻陷入外无靠山、内无强援,周边仇敌虎视眈眈的局面。荀息是献公指定的奚齐老师,虽是重臣,却不是权臣,他自己心里最清楚,此时接受的托孤使命,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对于荀息,“继之以死”,是面对残酷现实的慨然诺。

果然,献公死,荀息根本无力阻止实权在握的大臣里克杀死奚齐。他再立奚齐的弟弟卓子即位,里克再杀卓子。至此,荀息断了最后丝念想,自杀殉节,兑现了对献公的承诺。

对此,《左传》引用了《诗经》中“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之语来称赞荀息言出必践、忠贞不贰。

荀息之死,历来有不同评价。最典型的,莫过“里克之问”。

里克虽然连杀荀息所拥立的两位继承人,但他与荀息,却是政坛老友,私交甚厚。杀奚齐前,里克曾向荀息做了通报。当听说荀息打算以死效忠的时候,里克慨叹:“无益也!”他反:“如果您死了,能换来奚齐即位,那还可以;如果您死了,仍然改变不了奚齐被废的命运,您为什么要呢?”

子死,孺子立,不亦可乎?子死,孺子废,焉用死?

里克问得好——这样的死有意义么?

“里克之问”简单直白,难道荀息没有想过?当然不可能。只是,荀息有自己的逻辑。《国语·晋语》载,面对里克之问,荀息答道:

先君托孤时,我曾以‘忠贞’作为回应。我说,凡是有利公室的,力有所能,无不为,这就是忠;安葬先君、辅佐新君,我所做的切,就算先君复生也不会后悔,面对新君可以无愧,这就是贞。既然我说过这样的话,怎么能因为信守承诺与保住性命不能两全,就选择保命避死呢?

的确,单就这场夺嫡之争而言,荀息之死,毫无意义。因为,那并不会改变任何结果。但超越事件本身,荀息之死,实际在“里克之问”上,又提出了个更高层次的问题:什么是人?

有人说,荀息的忠贞,是愚忠。因为,无论重耳抑或夷吾,能力都远在奚齐、卓子之上。为了国家,本就不该力保奚齐和卓子。但其实,这只是看到了表象。

事实上,无论是荀息所强调的“忠贞”,还是《左传》所称颂他的“守信”,都不过是表现形式,而其内核,是他展现出了个“真正的人”的品格——能够超越“趋利避害”的生物本能,为自己所信仰的价值观付出切,包括生命。

能做到这点,非常不容易。也正因为如此,才令后世君子追慕不已,比如诸葛亮。

拥有不同价值观的人,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

正如里克,永远无法理解荀息。“里克之问”,恰恰透露“善权变”的他,与荀息截然不同的价值取向。

所谓“善权变”,不过是身、心随权、利而变。

里克是太子申生的老师,也是晋国言九鼎的人物。骊姬恃宠夺嫡,心中最忌惮的,其实是他。岂料,看似威仪凛然的他,却被位后宫优伶轻松搞定。

《国语·晋书》载,位名为“施”的优伶自告奋勇,为骊姬作说客。骊姬请里克宴饮,席间,施故意对里克的妻子说,“夫人请我吃饭,我来教您的丈夫如何侍奉国君。”随即起舞而歌:“人不开窍,不及雀鸟。别人都往花苑奔,他却独自恋枯枝。”

暇豫之吾吾,不如鸟乌。人皆集于苑,己独集于枯

花苑,自然是指荣宠身的骊姬母子;枯枝,则暗喻已经失势的太子申生。

施的廖廖数语,竟惊得里克彻夜无眠,从此称病不朝。这是他的第“变”——放弃申生而自保。个月后,申生被骊姬陷害,被迫自杀。严格来说,申生之死,与里克噤若寒蝉的态度直接相关。

献公死后,里克料定骊姬母子撑不下去,于是有了第二“变”——杀奚齐、卓子,派人迎立公子重耳。

然而,出乎里克的意料,重耳竟然拒绝回国。里克立刻有了第三“变”——接受另位公子夷吾“汾阳之邑”的贿赂,转而支持夷吾回国即位,即晋惠公。

岂料,他迎回的夷吾,是个更加“善权变”的狠角色。刚即位,不但绝口不提“汾阳之邑”的承诺,反而第个拿里克开刀。

夷吾是个贪鄙的人,即位之前,曾主动表示要赏赐里克、丕郑父大片土地。即位以后,却不守信用,宠任亲信吕省、却芮,杀害了里克、丕郑父等大臣。

《左传·僖公十年》记下了这两位“善权变”者的最后番对话:

夷吾说:“没有您,我是做不了晋君的。不过,您之前已经杀了两个国君个大夫。要做您的国君,不也太难了吗?”

里克答:“没有奚齐、卓子之死,哪有您的今天?要给人加上罪名,还怕找不到说辞么?我知道您的意思了。”在贡献了“欲加之罪,其无辞乎”这千古名句之后,里克“伏剑而死”。

“以权、利合者,权、利尽而交疏。”司马迁语中的。这也是“善权变”者永远无法摆脱的宿命。

只是,能抵住那权、利诱惑的,还是少数。

撰 文 邢宇皓编 辑 何靖

主 编 周立文副主编 殷燕召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荀息

荀息,生年不详,卒于晋献公二十六年(前651年),名黯,息为表字,春秋时代晋国大夫。本姓原氏。曲沃晋武公灭翼后,任武公大夫。晋武公灭荀国(今山西襄汾县荀董村附近)后,以荀国旧地赏赐原氏为邑,原氏从此以荀邑为姓。据史志资料记载,荀息出生于翼城县息城。因其子张唐分其地为三,又名三张村。后人又易名寿城,今为东、南、北寿城村,在翼城县西北5里。荀息的墓葬在今曲沃县城北10里之荀王村,相传荀王村为荀息的故里。晋武公逝世后,其子诡诸继位,另为献公。荀息为人忠诚,足智多谋,又是武公旧臣,当然为献公所器重。忠心耿耿事奉献公近30年,是当时晋国的肱股之臣。晋献公早年雄才大略,奋发图强,极力开拓疆土。当时,地处黄河南北的虢国(今河南省三门峡市一带),是晋国向中原发展的首要障碍。晋献公遂下决心灭虢,但灭虢又必须经过南部边境的另一小国虞国(今山西平陆县境内),而虞、虢两国唇齿相依,关系又十分密切,晋献公为此而作难。于是就召集文武大臣商议对策。荀息当即献计,请晋献公可用北屈的良马、垂棘的玉壁,献给虞君,假道虞国而伐虢。晋献公舍不得宝马和美玉,荀息劝他说:“若得道于虞,犹外府也。”晋献公担心虞国有贤臣宫之奇,恐怕虞君不会上当。荀息申辩说:“宫之奇之为入也,懦而不能强谏,且少长于君,君昵之,虽谏,将不听。”于是,晋献公决计贿赂虞君,假道灭虢。晋献公派荀息带着千里马和名贵的玉壁出使虞国,劝说虞君借给晋师道路而伐虢。果然不出荀息所料,贪婪而又目光短浅的虞君,拒绝了宫之奇的切谏,欣然接受了晋献公的礼品,答应借给晋国道路。晋献公十九年(前658年)任命里克、荀息率兵通过虞国,并会同虞军,向虢国挺进,攻下虢国的下阳(今山西平陆县东北)。二十二年,晋国再次借道虞而伐虢,灭掉虢国,虢公狼狈逃往周地。在荀息的策划之下,晋师于返回晋国的途中,乘虞国毫无戒备,突然发起袭击,轻而易举地灭掉虞国,俘虏了虞君。晋献公从策划出兵,到借道灭亡虢国和虞国,前后用了大约5年时间。荀息因灭虢袭虞有功,更为献公所重用。晋献公二十六年(前561年),晋国发生宫廷内乱。晋献公听信宠妃骊姬的谗言,逼死太子申生,逼走了重耳和夷吾,立骊姬所生的儿子奚齐为太子。并任命荀息为太傅,辅佐年幼的奚齐。当年九月,晋献公于病榻前召见荀息,委以托孤重任,说:我将这样小的孤儿托付于你,你将如何对待?荀息叩头答应说:“臣竭其肱股之力,加之以忠贞,其济,君之灵也;不济,则以死继之!于是,晋献公就拜荀息为相国,主持国政。数日之后,晋献公病逝,荀息即立年仅11岁的奚齐为国君。当时,晋国人民对骊姬一伙专横武断、制造内乱极为不满,都希望外逃的重耳和夷吾两位公子能够回来执政。朝中大臣以里克和邳郑两位大夫为首,多数人反对荀息拥立奚齐。里克借给晋献公举行治丧仪式之机,刺杀了奚齐。不料,荀息又扶立奚齐的异母弟卓子(骊姬之妹所生)为国君。里克、邳郑在晋大夫骓遄和屠岸夷等人的帮助下,联合发动家兵、攻入宫廷,杀死卓子和骊姬,荀息自杀。

申生

晋献公的第一夫人生下了太子申生。不久,晋献公很想在众妾之中提拔自己喜欢的骊姬为第一夫人。这么重要的事需要请神汉来占卜。神汉装了半天神弄了半天鬼,又数了半天耆草,结论是吉,然后又烧了一只乌龟壳,一看,却是大凶。神汉说:“一般出现两个矛盾答案时,我们都是采乌龟的意见,因为乌龟占卜,历史更悠久。所以,请骊姬当第一夫人,应该是大凶。”晋献公说:“不行,我看耆草的意见很正确嘛,应该是大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