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杰鹏 | 读书人丧失尊严的三个阶段

时间:2018-10-11 20:36:59 公众号:lishi

作者简介:史杰鹏,原北京师范大学古籍与传统文化研究院副教授,作家,笔名梁惠王。

孔子生周游列国,游说七十二君,都没有成功,最后竟然灰溜溜地跑回了家乡。这当然跟他的学说脱离了时代要求,以及他脸皮不够厚有关,但还有别的原因。

他在卫国的时候,卫灵公对他还不错,但是他老跟人家唱对台戏。

有天人家向他请教打仗的事,他回答说:“俎豆之事则尝闻之,军旅之事未之学也。”意思是说,治治礼仪我还懂些,打仗则不会。那时快要接近战国了,诸侯们都想学打仗,养孔子这么个废人有什么用?卫灵公也有些不高兴,第二天和孔子说话的时候,行大雁从天上飞过,卫灵公就仰头看大雁,不再理孔子。

孔子看,知道这位侯爷不喜欢自己了,羞得满脸通红,回去就打点行装,准备走路。弟子劝他:“卫侯给您每月发六万斗的薪俸,待遇相当于部长,您怎么说辞就辞啊。”言下之意,这么高的薪水可不是到处找得到。孔子说:“人家都给我脸色看了,再呆着还有什么意思。他仰头看大雁,不就是讥笑我连大雁都不如吗?大雁还知道返故乡呢。”坚决辞了职,又跑去别国游说了。

六百多年后,汉成帝时期,有个叫孙宝的人,他因为儒学精湛,被御史大夫张忠看上了,请他来当下属,张忠差不多相当于现在的副。他这么做,其实是想为儿子找个免费的家庭教师。孙宝觉察出来后,当即上书辞职。张忠只好打消了原先的计划,劝孙宝留下了,但因此怀恨在心,不久又把孙宝任命为主簿。

那时候当主簿是很没面子的事,谁知孙宝欣然接受,立即搬进了主簿宿舍,还搞了个祭灶仪式,和左邻右舍碰头,摆出副要久住的架式。张忠不理解,派侍从去问他:“以前御史大夫让你给他儿子做家教,待遇又好,还给四室两厅,你不肯答应;现在让你当主簿,住间七八平米的小宿舍,你却欣然接受,到底为什么?”言下之意是说他是不是吃错了药。

孙宝道:“做主簿虽然没面子,稍微有尊严的人都不肯,但任命下,府中的人竟然没有个表示异议,说明大家都觉得我只配当主簿,我能够自以为是吗?至于做老师,那就不同了。自古以来,只有学生上门求学,没有老师上门当家教的道理,所以条件再好也不能答应。”最后还说了句名言:“道不可屈,身屈何伤?”意思说师生之间的规矩关乎“道”,这是原则,绝对不能屈服的;只要不违背这个“道”,受任何委屈都无所谓,何况当主簿,大小还是个官呢。

侍从回报孙宝这番话,张忠听了非常惭愧,马上上书皇帝,推荐孙宝,说他经明质直,适合当近臣。皇帝马上擢拔孙宝为侍郎,迁谏大夫,益州刺史,飞黄腾达。

又六百多年后,唐太宗下令科举取士,当他看见考生鱼贯入考场时,高兴地说:“天下英雄都被我网打尽了。”于是所有考生都跪在大殿下答卷,希望能侥幸高中,成为官吏。

上面三个故事,就是读书人步步丧失尊严的过程。孔子见诸侯脸色不善,可以知趣告辞,因为还可以到别的诸侯那里去游说。孙宝虽然不得已接受主簿的职位,对师生之间的原则却还能坚守,因为实在不行,还可以回乡做个地方官。至于唐以后的儒生,却只给了科举条道,除此之外,没有做官的途径。所以他们不得不腆着脸皮走入考场,头顶酷暑,挥汗如雨地跪在殿外答考卷。

《管子》说:“利出于孔者,其国无敌。”意思是,如果国君掌握了所有的经济和政治资源,这个国家就很强大。这其实是不确的,因为满清把这种制度发展到极致,却在西方利出多孔的制度面前相形见绌。

所以应该说,当改变命运的出路只有条,而它又掌握在皇帝手中时,那么只有皇帝无敌。除了皇帝之外,所有人都没有尊严,读书人只是其中的个代表。

读书人虽然也是人,但由于他们读书明理,掌握着个民族的道德资源,所以,般来说,代表着民族的良心。如果他们也全部屈服于皇权之下,不得不为皇帝唱赞歌,那么这个民族的良心就基本上泯灭了,整个民族都会变成群奴隶。这就是中国奴性社会直茁壮成长的秘密。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孙宝

孙宝,字子严,颍川鄢陵人。因通晓经术而在郡里任职,因御史大夫张忠推荐,入朝担任京官,历任广汉太守、京兆尹、司隶、光禄大夫、大司农等。后因罪而被免官,老死家中。孙宝孙宝字子严,颍川鄢陵人也,以明经为郡吏。孙宝得知这些情况后,(就)派遣丞相史前去调查,查清了王立和太守之间的勾结,于是上奏弹劾王立和太守李尚(他们)心怀奸诈,欺骗主上,狡猾而不守臣道。孙宝担任大司农时,适逢越隽郡上黄龙游于江中,太师孔光、大司徒马宫等都称赞说王莽功德同周公相比并,宜告祭宗庙。

主簿

主簿是古代官名,是各级主官属下掌管文书的佐吏。魏、晋以前主薄官职广泛存在于各级官署中;隋、唐以后,主簿是部分官署与地方政府的事务官,重要性减少。《文献通考》卷六十三:“盖古者官府皆有主簿一官,上自三公及御史府,下至九寺五监以至郡县皆有之。习凿齿曾为桓温的主簿,时人曰“三十年看儒书,不如一诣习主簿”。明、清太仆、鸿胪二寺及钦天监称主簿,太常、光禄二寺及国子监称典簿,县署则仍称主簿。凌敬:任窦建德主簿,曾在虎牢关之战前献其策于窦建德,窦建德未采纳,最终败亡。

张忠

张忠(1901-1936),福建省漳浦县霞美乡人。1936年秋在漳浦县巷内反“清剿”战斗中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