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是开国上将,曾一战活捉敌五名国民党将军

时间:2018-10-11 20:36:42

上将小时候没读什么书,却能文能武,除了会打仗外,还很会唱京剧。

1948年10月,郑北歼击战打响前,他在研究作战之余,每日都要亮开嗓子,气壮山河地要唱嗓子二黄倒板:

“习天书,学兵法犹如反掌……”

这是京剧《借东风》中的句词儿。

唱多了,读书不多的他就有“体会”了。

这场郑北歼击战,由10月21日晚开始,23日19时落下帷幕。因为是场歼击战,大小俘虏缴获不少。九纵这支几个月前还是由新兵组建的“土八路”,战就打成了主力。成为胜利之师,不免得意洋洋。

于是,他亲自接见被俘的众将领,并且还对手下挤眉弄眼笑,美其名曰:“和他们起切磋技艺。”

有幸被他“接见”的,有第99军参谋长佘辉庭、十二绥区政工室少将主任王德林、经济处少将处长夏子英、兵站分监少将参谋长陈守遵、286师少将高参李福五等人,全是将官。

这些狂妄不可世的将领们朝沦为阶下囚,满脸沮丧,见到年轻的司令员时,个个耷拉着脑袋,言不发。倒很随和,笑哈哈地说:“各位辛苦了。胜败乃兵家常事嘛,大家打起精神点好不好?我们都是军人,谈谈体会,彼此见识见识吧。”

佘辉庭说:“以贵军将士之战术训练和武器装备,我们惨败至此,实属意外。这恐怕就是天意吧,天不助人,人岂奈何也?!”

他大有怪老天之意。

“嗯,此言倒是也有点道理。”点点头,“老天爷都不帮忙,那就没有办法了。”

可他转头想,不对呀!接着,他又说道:“话又说过来了,老天爷为什么单跟你们过不去呢?这恐怕也是很能说明问题的。”

佘辉庭张了张嘴,回答不出来了。

这时突然想起站前这些敌将领平时骄狂不可世的狂言妄语,就气不打处来,话锋转,大声说:“我可以明确地告诉诸位,别看你们上过这个学校那个学堂,别以为只有你们那几支美国造才是正牌的军队,我们什么学也没上过,但我们什么仗都打过。你可以把古今中外军事经典著名战例倒背如流,但真刀实枪,面对座城,个山头,座铁桥,如何摆兵布阵,你未必如我。更何况不得人心!天下大势,有目共睹,士气落千丈,而我军军威则如初升太阳。如此鲜明反差,谁胜谁负,尽在不言之中。”

他席话,数落得这些自诩黄埔军校、陆军大学的高才生们,个个傻了眼。

其实,的这番话,正是他这段时间大唱《借东风》那句唱词儿的“深刻体会”。

有趣乎?

可是,他的“读书无用论”很快就被顶头上司知道了。天,他把叫去:“你说读书没用,对吧?”

“嗯,我没读过书,不识字,嗨,照样打仗。”笑嘻嘻地回答。

“那么,照你这么说,我们都不读书,都去当文盲,就能成功,我们就能建设新中国?”

“这……”

句话就把问倒了。

见他不说话了,把本识字课本书扔过去:“,你不是天天唱‘习天书,学兵法犹如反掌’吗?个月后试,不及格,削官为民!”

就这样,开始了读书认字儿。后来,他还当上了新中国的长,说起话、写起文章来滔滔不绝。

查看更多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佘辉庭

佘辉庭(1902--1951)少将。字耀荣,原籍四川荣昌,生于贵州雷山,1946年任第1战区司令长官部特训总队总队长,1950年2月21日在贵州凯裏被俘虏。1951年1月14日被处决。

少将

少将是将级军官中较低的一级军衔称号。一些国家以“少将”为最低的一个级别,另一些国家则以“准将”为最低级别。少将一般为军长和副军长的编制军衔。中国军衔制中,中华民国北洋政府时期、国民政府时期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军队都有设立少将军衔。2007年7月3日,全军军服调整改革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经党中央、中央军委批准,全军部队将从2007年8月1日起,开始陆续换穿07式军服。07式军服的军衔肩章在保持原有图案不变的基础上,主要对肩章底色作了改革。陆军少将军衔主要标识为,松枝绿色肩章底版上,缀有金色枝叶和一颗金色星徽。海军少将军衔主要标识为,深藏青色肩章底版上,缀有金色枝叶和一颗金色星徽。空军少将军衔主要标识为,深蓝灰色肩章底版上,缀有金色枝叶和一颗金色星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