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流】撑家男罹二癌叹才送走病母父又摔瘫「忧生计更憔悴」

时间:2018-01-17 21:00:26 公众号:娱乐名人

基金会编号:A4350 手机线上捐款电脑线上捐款56岁阿昌(【暖流】撑家男罹二癌叹才送走病母父又摔瘫「忧生计更憔悴」张俊昌)脸部浮肿、面色苍白,从医院化疗结束返家,极度头疼又感噁心。阿昌5年前开始对抗食道癌,去年〈2017〉6月又罹肺癌,上有85岁老父下有一双13、11岁儿女,他病弱身形被生计担忧压得更憔悴了。阿昌的46岁妻子阿梅〈黄氏梅〉说,家计原本仰赖先生驾驶挖土机、搬运等零工维持,她因得照料脑中风又需洗肾的婆婆,故只能在饲料工厂做时薪工补贴家用,而阿昌5年前罹食道癌经治疗休养3年多曾再度工作撑家,未料半年前发现肺癌四期,婆婆接着在5个月前过世,高龄85岁的公公又在2个多月前摔断腰椎,虽经手术但因年迈复原缓慢,目前仍瘫卧在床得休养至少1年。媳顾瘫卧公公 【暖流】撑家男罹二癌叹才送走病母父又摔瘫「忧生计更憔悴」忧癌夫独自化疗阿梅替公公按摩四肢说,因得料理公公三餐如厕起居,有时病弱的先生只好独自往返医院化放疗,「为了省钱他没办手机,如果早上出门,天黑还没回到家,又联络不到他,我实在担心他会不会体力不支昏倒,只是家里也没能力请看护看顾公公【暖流】撑家男罹二癌叹才送走病母父又摔瘫「忧生计更憔悴」」。傍晚时分,阿梅先载送儿女放学返家,接着到厨房準备晚餐,她搀扶公公起身穿好背架、撑持四脚助行器后,再亦步亦趋跟在身后,待公公坐稳后,接着将盛好的饭菜端至公公面前食用,阿梅说,因公公无力撑坐,但因长时间躺卧双腿萎缩,故利用晚餐时间活动身躯。她也说公公除了重听,还因年迈智力退化,「有时公公突然不认得我,我出门接小孩,他没见我人影会生气,我从越南嫁来,这里有水泥房可住,吃得简单至少不用烦下一餐,很满足,没什么可以抱怨,做媳妇的,能做尽量做」。一旁久咳不止稍停歇的阿昌说,此生没赚大钱,幸运有贤妻,他语带沙哑说:「钱财都是空,赚再多不如全家平安健康。」村长说,阿昌朴实勤奋,阿梅更是难得的好媳妇,「照顾公公像自己亲生爸爸,要兼顾病弱幼三代,家里没人可赚钱,乡下地方青菜物资大家可以帮忙,但医疗花费就难尽力了,已协办乡公所急难金3万元,只是公部门资源有限,不敷阿昌长期抗战治癌病」。村长也说,将协助向当地长期照顾中心申请评估阿梅公公的身心功能后,可望有居服员每周定期时数协助分担照顾重担。国二【暖流】撑家男罹二癌叹才送走病母父又摔瘫「忧生计更憔悴」女心疼母 「她像陀螺转不停」阿昌就读国二的13岁女儿小惠说,听爸爸咳嗽咳不停时,「心里酸酸的,很捨不得爸爸,感觉他一天天在变老,怕他提早离开」。小惠也说,妈妈整天从早忙碌到入睡前,「吃饭、洗澡都是最后一个,妈像陀螺一样转不停,长了好多白髮,我很捨不得,帮她买100元染剂染髮。我现在还没办法赚钱帮忙,就和读小六弟弟尽力帮忙家事,不然妈累倒我们家真的垮台」。阿昌全家5口目前仅赖老父老农津贴7256元,扣除营养品费用3000元后不敷生活。阿昌的哥哥脑中风,4名姊姊皆出嫁,大姊说,感谢弟媳悉心照料牺牲奉献照料父亲,只是姊妹们得侍奉公婆撑养家庭,自弟弟与父亲先后罹病、受伤半年来,已尽力共助了医费及生活开销共20多万元,实在难长期持续金援,苹果基金会获悉访视后已从「不指定」捐款提拨急难金暂纾困。(张嘉恬/综合报导)基金会编号:A4350苹果慈善基金会求助‧捐款专线:0809-008585 (每日上午10时至晚上7时)参与苹果慈善基金会服务,可利用以下方式进行捐款:1.手机线上捐款或点选下载:信用卡表格(电脑版),填妥资料并签名(与信用卡同式之有效签名),传真(02-66016407)或mail至基金会(hope85@appledaily.com.tw)2.邮局划拨帐号:19760252户名:苹果日报慈善基金会请于划拨单左边通讯栏注明您欲指定捐助对象之基金会编号3.ATM转帐或银行汇款银行名称:台新银行建北分行(银行代码:812)帐号:068-101-209-00000转帐完成后再请来电基金会告知帐号后五码,指定转交的基金会编号,基金会将为您记录捐款资料4.邮寄现金与支票:支票抬头为:苹果日报慈善基金会将支票或现金及捐款者基本资料,挂号邮寄至「114台北市内湖区行爱路141巷38号‧苹果日报慈善基金会收」。若有指定对象,请在信封上或来信及表格中附上注明,基金会编号针对您指定捐助个案,苹果慈善基金会全数转交您的爱心;若您「不指定」捐款,则加入苹果急难金,支持我们在第一时间访视贫困急难家庭时能立即拨款暂纾困。基金会免付费专线:0809-008585苹果慈善基金会捐款方式(使用手机者)苹果慈善基金会作【暖流】撑家男罹二癌叹才送走病母父又摔瘫「忧生计更憔悴」业说明(使用手机者)苹果慈善基金会服务网站(使用电脑者)

阿昌〈左〉罹肺癌体弱无力撑家,旁为妻〈右〉与儿女〈中〉。张嘉恬摄
阿昌老父跌伤瘫卧在床,妻子阿梅(左)随侍在侧照料公公。张嘉恬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