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萌逆袭:烈焰魔君别过来》最新章节,第311章吴令拜见-2016玄幻小说排行榜

时间:2016-03-07 09:31:47

    但现在,冰者摇身一变变成了比苏尹人还官大的长老,相比之下,吴令本来就要给苏尹人三分面子,更不要提冰者了。

    最重要的是,今非昔比,这会儿的吴令是有任务在身的。

    “长老,吴令不才,斗胆拿之前情义敲门,求得一见,感激不已。这次来,奉吾家小主之命诚邀长老一叙。”

    ——任务本身就是尽可能挖人才,一个会冰术的异能者不仅仅是人才,更是天才,但凡个聪明的主都会这么想。而吴令的上头亦给了后路……如果冰者已经被夜月国抢先一步拉拢了,那么就必须套得他们的意向,是助魔王,还是败魔王。

    吴令知道自家小主是个一心向着魔王的人,唯恐哪国哪人心里有鬼,想要阻拦魔王进化,或是一统魔界。

    所以,吴令知道,他不能过早表露自己这方的归向,必须斗智斗勇的先探得对方意向。

    “武极国?”夙谨沧知道吴令是武极国的一个小官,可能也就四五品,但苏尹人之前告诉过他,吴令官级虽小,但权力很大。

    “是的。”吴令真的收敛好多,看来,他是很敬畏自己这个所谓的上头的。

    “小主是谁?”夙谨沧不急,他猜不透吴令来找自己的目的,倒是苏尹人提醒他,说有可能是来拉伙的,夙谨沧明白一二后便心知肚明。

    他又不是真正的魔界中人,压根不用去想立场问题,倒是针对司空魔火,他既算是兄弟,又算是敌人。

    若天地间没有雪小萌这个人,他与他自然是兄弟,不管司空魔火怎么对待他,纵使是恨,他亦视他为最亲的兄弟。

    可惜,天地间偏有雪小萌这个人,所以,在见不到雪小萌的****夜夜里,夙谨沧已经做出决定,若雪小萌无心跟随司空魔火,不管她最后的决定是不是他夙谨沧,他都将全力以赴,救她离开。

    那么,他与他,便就是敌人。

    若司空魔火非要这样认定,他只能奉陪。

    “武极国太子,武周。”吴令一直盯着夙谨沧的眼睛,冷静的回答。

    点点头,夙谨沧算是知道了。

    看来,他也得尝试一下套出吴令所代表的武极国是向着未来魔王的,还是属于叛逆军那方,毕竟,如果是敌对司空魔火的,对回头他进宫营救雪小萌便是一大助力,相反……便要小心应对,以免影响计划。

    “若比身份,贵国太子,一主之下;而我,水冰长老,亦是夜月国一主之下,若要计较,你这样来见我,可算失礼?”

    没想到只是十几天不见,夙谨沧竟变的这么……这么……吴令不知怎么形容,虽说之前的冰者也很冷漠,但他话少呀,现在怎么一说话,在冷漠的基础上更让人感觉捉摸不透?

    吴令倒也不慌,只是笑了起来。

    “水冰长老莫气,先不说小官眼拙,一开始就没看出长老尊贵,也许有些失礼之处,您大人大量,万不要生气,失了大度。小官也说在前头,是斗胆借了小助过长老的情义来求这一见,抛开不谈,自当是个引见的小角色,双方都是贵者,如您所说,身份持平,总得有一方恭请在先吧!”

    吴令不愧是做采办的,嘴巴功夫一流,叫人听着很舒服,降低了自己身份,托抬了对方面子。

    夙谨沧玩不来这个,听着没刺可挑,便呵呵一笑。

    修仙的人,哪见识过这油滑的嘴啊!

    夙谨沧身边的苏尹人却笑不出来,只是一哼。

    “魔王进化在即,魔界眼瞅着就要进入一统盛世,没见整个魔眼城都戒备森严吗?你再这样啰嗦,错过最佳进宫晋见的时辰,过失你担的起么?”

    吴令一惊,眼中滑过一抹喜色,赶紧望向苏尹人。

    “其实小主另有交待,若长老与大将军繁忙,抽不开身来,可由小官代问,不知……”吴令又望向夙谨沧:“长老可允小官多嘴?”

    夙谨沧浅笑,不得不佩服一下苏尹人,真的很会攻算心计,只一个抛砖引玉便打破了当前格局。

    “说。”

    因为夙谨沧的微笑,这种微笑很神奇,淡淡的,却让人看着莫名心静,吴令暗暗松口气,点了一下头。

    “听闻元蟒大国不甘魔王现世,意欲阻挠,大军已整顿待发,随时可能南征而上,路途遥远,兵马众多,恐粮草不足,定会沿途征收,若我们有意从中挣些银两,是高过市价好呢,还是低过?”

    ——这话问的有意思,先不说它有些扯淡了,两国高层第一次‘对话’居然问这么无聊的问题,只说这话里有话,想赚钱,当然是高过市价出售才对啊,哪需再问?

    这意思再明白不过了……

    高于市价出售就是选择敌对元蟒国,投效未来魔王;低于市价出售就是选择力顶元蟒国,敌对未来魔王。

    夙谨沧何等聪明的人?他只是不喜欢攻心计,一秒就呵笑起来。

    “真有意思,武极国是商贸之城吗?来来去去说的都是交易,情义在交易,兵马战事的粮草也只谈交易,吴采办当真只是个商人。”

    夙谨沧话里亦有话,不等吴令脸色轻变,他已经摇了摇头。

    “商人就该有商人的样子,敢做战争买卖就别提银子开外的事。于商,只赚。再明白不过的答案,以后最好不要蠢到问出来。”

    苏尹人一旁听着,唇角微扬——夙谨沧的情商高过了他的以为。

    被人骂了,还不能还嘴,因为人家说的至情至理,最重要的是,吴令知道,这个‘蠢’字真是他自己讨的,问题是骂的,却是他家那位小主。

    顿时恼了,吴令道行还是不够深,噌一声站起来。

    “长老什么意思?若不是商人,又该如何?”

    听出吴令怒了,更知道他是一怒之下脱口问出了真心话,夙谨沧浅笑,心里突然闪过奇怪的念头——司空魔火究竟陷入了怎样的泥沼?怎么感觉如此微妙?

    “我倒想听听吴采办的理解……”夙谨沧依旧微笑,心,莫名其妙的安定下来。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