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萌逆袭:烈焰魔君别过来》最新章节,第291章水与冰-2016玄幻小说排行榜

时间:2016-03-07 09:31:46

    夙谨沧突然意识到事情有变,便咻的跃起,沿着大湖边缘的林子向大龟方向潜去。

    而大龟这边,所有人都被围困在大龟巨头的前方,个个都抱头蹲下,被方圆一圈的精卫们拿长矛直指,更有远处高地埋伏着的上万弓箭手,全都拉弦引箭,只等一声令下……

    “我们真的不知道他叫什么呀……”

    “他几乎不跟我们说话的呀……”

    “饶了我们吧,我们只是雇佣工呀,放过我们吧!”

    人海时不时传来求饶声,多数都是雇佣劳工在叫嚷,吴令自己的手下很少有人出声。

    几个精卫队长游走在外圈,时不时拿鞭子抽打叫嚷的人,不一会就安静了。

    夙谨沧潜到近处,看清了情况——这是怎么回事?半天时间而已,吴令就被别人奇袭了?这些人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抓人又为什么的把他们捆了手脚堆挤在大龟嘴巴前面?万一大龟突然复原,张口就咬下怎么办?

    还有后方林子里埋伏的大量弓箭手……他们又想做什么?

    突然想起之前听到的一句:他们也不知道他叫什么……

    他?

    夙谨沧突然失笑,豁然开朗——这些人在找他?

    因为他没告诉任何人他叫什么,所以之前在来时的路上看见有人押着劳工在叫嚷他也没听出他们是在叫什么,现在想来,应该是在叫他,只是不知道名字,只能胡乱形容,而他在高空轻功飞过,也不可能停下来慢慢细听。

    看来,一切只是因为那只被冰住的大龟了。

    不想找麻烦,麻烦来找他了。

    夙谨沧明白了七八分,返身冲向营帐。

    *

    营帐被严守,一看就是精锐甲兵,那些全副武装的士兵个个表情冷峻,无一例外,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些士兵都是受过专业特训的。

    夙谨沧看了看,找不出破绽,低眸沉思——无论如何,滴水之恩,势必回报。

    心念一定,夙谨沧目光骤甩,可那突如其来的海浪已自他身后如山倒下,喤的一声扑埋。

    林中某树高处,一人独立,目光森冷,却聚精会神的死死盯住下方高草丛……此刻的高草丛已渐露原样,那些莫名其妙发疯的水都快速浸入泥土里,方圆之内一遍浅湿。

    夙谨沧……不见了。

    那个男人是谁?敢离布满精卫的营帐这么近,一定不是普通救兵,高处的男子——苏尹人,一动不动的认真在找,那个男人,居然在他眼皮子底下……不见了。

    突然,风寒。

    那高草丛浓密深处突然气浪爆破,巨大的冰寒之风四面八方冲击,撞的苏尹人双眼一瞪,身子差点后倒……

    一抹白影紧追而至,苏尹人反应极快,稳住身子同时一掌朝前,全力推去。

    呼——!

    有水骤现,瞬间形成一圆镜面,那白影已至,五指朝前……水镜突然变白,瞬间冰化,再待那一掌推撞,哗的一声尽碎了。

    苏尹人大惊,来不及收掌,两掌对撞。

    嗡。

    明明是两掌相撞,苏尹人却感觉大脑深处大锣对敲一样轰鸣嗡响,顿时喉口腥甜,胸口像被什么狠狠一捶般整个人便向后飞去……

    嘣一声重重砸地,苏尹人不顾嘴角血迹怒瞪眼仰望……便看见那高高在上的白色身影正威然伫立的俯看自己。

    冰术男子。

    嘴角一挑,苏尹人笑的诡异,下秒他便一掌拍地,整个人纵起,脚下一蹬,竟又向那高处冲去。

    夙谨沧不急,只是意外发现——这魔界,居然有水术异能者?

    人已至,劲掌成拳,狠狠撞来……夙谨沧紧眉,全身一侧,苏尹人袭空却鬼鬼冷笑,脚一沾树干便低身一甩,一掌一脚同时攻向夙谨沧。

    近身战,夙谨沧心尖一明,全身飘逸如风,朝后轻纵,苏尹人的一掌一脚只划到一抹衣角。

    竟飘至树枝顶端,那根本不可能承受得了任何重量的地方,苏尹人一愣,竟看傻了眼——别说自己了,这会儿,哪怕一只鸟儿都不会选择停落的地方,居然站着一近六尺高的成年男子???

    苏尹人不会傻到追袭过去,所以冷冷一哼,不进反退的向后挪腿,稳住身子同时,回掌骤推……

    水成龙,龙头朝前,呼吼着冲去……

    水龙不粗,也就一掌大小,速度也不是很快,完全可以轻易闪避,但夙谨沧就那么如风般轻盈的伫立枝头,任那水龙撞来……

    苏尹人真的很聪明,他只等水龙成形,龙头才刚冲到两人距离的正中时他便收了内气,整条水龙便只有一米多长的样子甩着水尾向夙谨沧……

    直到水龙冲至,夙谨沧目不斜视的盯着它,直到它冲到身前了,夙谨沧终于出手,却只是两掌齐上,像要捧住龙头一样隔着很远扭动手腕。

    下秒,水龙便一头撞上夙谨沧的小腹,撞的他闷哼一声,整个人便向后微退……哪还有可退之地?

    苏尹人便目瞪口呆的看着夙谨沧被撞倒,坠下树去……

    身影一纵,苏尹人跃下树,脚刚沾地便双掌朝前狠狠一推。

    水骤现,像活了一样的溪水,悄无声息的朝前涌去……

    夙谨沧砸进了高草丛中,也不知是来不及爬起还是摔伤了,又或是苏尹人速度够快,不给他反应的机会……水已经抵达夙谨沧所在的那丛高草下……

    “水牢——!”

    苏尹人怒啸,双掌朝天劲推,高草丛某个小型方圆同时冲起几十条水柱,形成圆牢,高两米,顶上水镜封罩。

    空气,突然安静。

    怎么回事?

    苏尹人动作不变,只眉心紧拧。

    冰白自水牢根部开始……水牢周遭草高杂藤等等,表面泛起霜白……等苏尹人感觉心尖一冷时,他惊恐的发现——水牢已经冰化延伸到了顶端,那水镜正缓缓收尾,彻底变成冰牢。

    脚下一冷,苏尹人连退数步,最终嘣的一声撞上身后大树。

    轰——!

    水牢一旦变成冰,就再不由水术控制,直接自爆了,冰渣崩向四面八方,有的砸到苏尹人脸上,冰的他一醒。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