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萌逆袭:烈焰魔君别过来》最新章节,第299章软硬不吃的主-2016玄幻小说排行榜

时间:2016-03-07 09:31:44

    “你在林湖那边遇着的魔龟其实是从这里逃出去的……”

    夙谨沧轻愣却没有其它反应,只是静静的听。

    “恐怕难以想像吧,那小家伙离开这里时只有半人大小,它究竟怎么出去的到现在还是个迷。”月蝶影轻轻的笑着,模样可爱:“说来也不怪它,魔物并非龟体,镇守这儿的魔物是龟壳蛇身,它五百年才产一次子,产出的子中只要和它长的不一样的全部吃掉,剩下的长的一样的极少,但也只留一只,待那只长到五百岁,老龟就会离开……”

    夙谨沧依旧不语,月蝶影一直定定的在看他,越看,眼神越深陷,表情越温柔。

    “不好奇老龟那么巨大,怎么离开吗?”

    夙谨沧浅笑,摇了摇头。

    “湖里有巨型暗流,只有千年修行的魔物才能顺流离开……这湖中的魔物千百年来,一直默默无闻的守护着夜月国。”

    夙谨沧想不出夜月女王为什么带他来这里,又为什么跟他说这些,他只是点点头,当是回应她。

    月蝶影看着夙谨沧,只是看,却突然笑了,甚至笑出声。

    “不好奇我为什么跟你说这些吗?这里可是我们夜月国禁地,我刚刚说的可是吾国最高机密。”

    夙谨沧仍旧不语,对于夜月国圣地啊,禁地啊什么的,他毫无感觉,他只知道苏尹人答应他三天后找到雪小萌的消息,明天就是第三天了。

    见夙谨沧仍是淡漠的样子,对夜月国至高机密都没任何反应,月蝶影噗的一乐。

    “爷爷要见你。”

    直到这时,夙谨沧才突然紧眉,心中一荡。

    爷爷?

    老人?

    猛的想到谁,夙谨沧心里明白了七八分。

    “来……”月蝶影冲夙谨沧温柔的一唤,提气纵身,竟飞影滑向湖中……

    夙谨沧更简单,直接跟上。

    *

    自作孽不可活,真是一点都不假。

    那么好的逃跑机会,她居然……自己放弃了。

    雪小萌想打自己两耳光了。

    花满楼跑来,雪小萌不想理他,可他赖在内屋门外不走,像个蛇精病一样叨叨叨叨的,说个不停。

    说来说去无非是说自己真没骗她,司空魔火是真的疯狂过,真的在五行阵中不还的被重伤过,真的是故意不死,任血狂流过……花满楼甚至表示,整个王宫里所有见过那场面的人都能作证。

    花满楼甚至形容当时的火墙温度高到了什么地步,连二爷都没法靠近……

    听到最后,雪小萌一叹,这魔眼城真和当初的天魔岛没啥区别了,只要跟司空魔火有关的,她便永远是被束缚的那人。

    连个花满楼都不带换的,在天魔岛是他,在这魔眼城了还是他,叨叨叨的,叨个没完。

    “滚——!”

    屋里突然爆出雪小萌的怒吼,门外的花满楼一惊,心里顿时乱成了麻……身后有脚步声,花满楼赶紧回头,一见来人,赶紧恭身后退。

    司空魔火。

    当然听见那一声滚了,显然是跟自己学的,司空魔火吐了口气,挥挥手,花满楼得令,低身退下。

    走到屋门外,司空魔火看着那门,有风自舞……

    雪小萌背对着屋门的,两手还捂着耳朵,她不知道的是,屋门的内栓自被几股小风吹挑抬起,啪嗒一声门便打开了。

    两门左右自开,有人迈步走进来……

    空气顿时鲜活,有风舞入,雪小萌一愣,猛的起身回望……

    “嘿——!你怎么进来了?谁让你进来的?出去出去!”

    咣。

    门自动合上,司空魔火冷着一张脸才不管雪小萌喝吼什么,径直走到床边。

    “你属猪的?成天除了吃就是睡?”

    雪小萌听的清楚,两眼一瞪。

    低身一把抓住雪小萌身上的被子呼的扯飞,司空魔火直接两手伸进雪小萌身下将她抱起……

    “啊——!”

    雪小萌惊呼一声,来不及反应,因平衡失调下意识的环住司空魔火脖子,想也不想的便冲那儿张嘴咬去……

    站直,一愣,硬生生享受脖子传来的麻痛,司空魔火一叹,再冰冷的表情也软化了。

    “说错,不是猪,是狗。”

    抱着司空魔火的脖子便一抬头,雪小萌恶怒的去瞪他:“有胆你再说一遍?”

    一笑,司空魔火直接走向大椅,回身坐下,雪小萌便直接落在他怀里,坐在他大腿上。

    像摆弄一个充气娃娃,司空魔火把雪小萌摆正,和他面对面,他凝望她,噘起嘴。

    “还圣兽呢,一点气势都没有,干咬一口做什么?别松口啊,直接咬死。”

    被司空魔火的无赖气到,雪小萌低吼:“你当我不敢?”

    耸耸肩,司空魔火不以为然:“我知道,你只是不舍。”

    雪小萌气的在磨牙了,发出低唬声……

    司空魔火爱的不行,目光又柔三分,低声轻吟。

    “那就来吧……我不动,任你咬……”司空魔火说着,往后一靠,软了全身赖在大椅靠背里,略歪头,看雪小萌。

    就那样坐在司空魔火大腿上,身体比例最多他的一半,雪小萌看着这样的司空魔火,心乱如麻。

    最终,雪小萌吁了口气,惨笑摇头,那模样看在司空魔火眼里,痛穿他的心。

    “不行……”雪小萌轻轻呻呤:“回不去了……”

    她相信过司空魔火,坚信的那种。

    结果是什么?他那温柔的微笑和呵哄都是骗人的……所有一切,不过是司空魔火恶意的利用,为的只是刺激夙谨沧。

    因为夙谨沧深爱雪小萌,因为对夙谨沧来说最重要的只是雪小萌,因为想要报复夙谨沧就只能对他最最在乎的雪小萌下手……

    因为,司空魔火知道,雪小萌对夙谨沧而言,是比他自身生命还要重要的……

    眼前这一切,再回放,已经没了最初的感动,雪小萌不知道,这次,会不会仍是上次的继续。

    雪小萌的眼泪流了下来……

    司空魔火看着,突然哼笑。

    ——看来,不管他怎么做,雪小萌都不可能再相信他了。

    爱情这东西,因为相爱而无条件信任。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