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正文

二爷一生放荡不羁,最后那个尾音拖得又长又轻柔

日期:2020-02-23 21:35:27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865
又到了周末的安利时间今天跳跳要给大家安利的是一部超甜超宠的青梅竹马高干文跳跳这周放了这本书的片段它就是北倾大大的《与你清晨日暮》这个男人,她从15岁开始,整整喜欢了七年。他惯得她无法无天,宠得她娇俏任

又到了周末的安利时间

今天跳跳要给大家安利的是

一部超甜超宠的青梅竹马高干文

跳跳这周放了这本书的片段

它就是北倾大大的《与你清晨日暮》

二爷一生放荡不羁,最后那个尾音拖得又长又轻柔(图1)

这个男人,她从15岁开始,整整喜欢了七年。

他惯得她无法无天,宠得她娇俏任性。

她做过最勇敢的事,就是从未放弃过他。

就如他做过最好的事,就是爱上了她。

二爷一生不羁,唯独折了真心在她的身上。

小心谨慎,细心呵护,死心塌地,非她不可。

她想与他比肩而立,纠缠羁绊。

可他哪里需要她的比肩?

只要站在他的身后,就能替她遮风挡雨。

小怪兽,如果你害怕,那就来我心里看。

国际惯例,先给大家介绍一下男女主

女主苏清音是苏家的宝贝外孙女

从小就被大家放在手心里宠着

苏清音从小娇生惯养,苏家上至老爷子,下至同龄的小辈,所有人都宠着她护着她,哪有像秦霜这样吃了她还一副嫌弃的样子的。

口齿伶俐,嘴巴毒舌

最喜欢和男主互怼

常常噎得男主没话说

秦霜不动声色地拿起她手里的书,翻到书页一看—《一线大腕》

顿时有些无奈,“这本书你不是翻了很多遍了么。”

苏清音一骨碌站起身来,抢过书就往怀里抱,“看过就不准多看啊。”

秦霜也扫了空荡的书店一眼,“你来这里就是看这书?”

苏清音这才想起来自己要干吗,一拍脑袋拉着人就往考试资料处走。“我找你来是帮我找书的,图书馆我都跑了好几遍了,这书就是没找到。”

秦霜闻言顿时明了,“找我当苦力来了。”

苏清音皱眉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如果不是你有用,我都想不起你来。”

其实悄悄暗恋了男主七年

苏清音一时迷了眼,痴痴地看着他转身开门,微俯低了身子,眼神专注。

这个男人,她整整喜欢了七年。

她和他中间隔着一整个五年,从他少年起,她便一直在他的身后看着他、追着他,一直到现在她还是站在他的身后,仰望他。

从五岁那年遇见他起,一起长大。

他宠过她、纵容她,甚至是不惜一切地护着她。

从小就是男主的跟屁虫

男主在哪,她就跟去哪

但是两人之间永远隔着跨不过去的五年

苏清音打小就喜欢跟在他的身后出去跟一帮男孩子鬼混,秦霜就是那帮男孩子中的一个。她小时候就喜欢黏着秦霜,秦霜走到哪儿她就跟到哪儿,跟个小跟屁虫一样甩都甩不掉。

后来秦霜上学了,她就跟着去秦霜的学校,每天扯着秦霜的书包带赖着让他带她回家。一有不懂的作业,她也会拿了作业本去秦霜家。

男主秦霜,秦家二爷,性格一向不羁

只有在女主的事上会变得柔软

老爷子还从来没听过秦霜这么轻柔的声音,他能感觉到自己这个不羁不可一世的孙子现在的心有多么的和柔软。

和女主是青梅竹马关系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

却被女主的眼泪吃的死死的

舍不得看女主掉泪

小姑娘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着实让他心下一震,生起一股子护短的劲来。

他那时候不知道怎的走上前就拦了苏父把人拉了起来,见她一下子掉了眼泪,心跟揪了一样,他从小护着长大的人怎么能这样受委屈。

无论她对不对,就是舍不得看她掉眼泪。

小时候没少吃女主眼泪的亏

五岁的时候,苏清音刚搬来大院。

他只是好奇地打量了她几眼,就看见这姑娘委屈兮兮地睁大了眼看着他。

他还没发难呢,只是走近了几步,这丫头就地哭了出来,还扯着他的裤腿就不让他走。

那哭声把秦老爷子引来了,那时候还没柱拐杖,折了枝条就往他身上抽,着实让他疼了一阵子,自此就落下了阴影,喜欢跟苏清音对着干,每次欺负得她快掉眼泪了这才兴致盎然地甩了人回家去。

男女主两家的长辈是世交

在男主大哥秦墨和程安安的婚礼上

为了替成为伴女主挡酒

号称千杯不醉的男主也喝的醉醺醺的

喝醉酒的男主被女主扶回了房间

但是这一扶就出事惹

男主不小心把女主吃干抹净了

想到这里,他微微撑起身子,还有些迟钝的脑子突然有些反应不过来…

等等。

他顾着面子,昨晚在婚宴上愣是撑着自己走出了宴客厅。最后还是苏清音良心发现替他拿了房卡,扶他去酒店房间住下的。

那他昨晚的一夜风流,到底是把谁吃干抹净了?

他的意识先一步地打起警铃。脑海中模模糊糊地浮现出一个隐约的人影,他一怔,浑身都僵直了。

他豁然起身,转头看向躺在他身侧的女人。

睡在他身旁的女人缩在被子里,只露出个额头,呼吸轻轻浅浅的。

秦霜心里一直打着鼓,几乎是颤着手去扯被子的,明明谜底呼之欲出,可就是不敢相信这女人会是苏清音。

刚想解释的秦二爷

就被wuli女主给怼回去了

他顿了顿,颇有些艰难道:“清音,我不是故意的…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她脖子上还有触目惊心的吻痕,那些痕迹刺得他眼都疼了,他似突然哽住了般,什么都说不出口了。

苏清音一愣。

等反应过来他的意思,她瞪圆了眼,不敢置信地看着他:“这件事不是你说不记得就不存在的,我也没指望你负责,但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苏清音还需要爬的床,等你秦二爷流连花丛时回头宠幸不成?”

秦二爷被这质问问得哑口无言,他抓了抓脑袋有些无措:“我不是这个意思。”

苏清音哪还会听他说下去,当下红了眼,狠狠地扑上去又是抓又是咬地折腾了他几下。等撒了气,她这才抓起一旁的浴巾裹着就往浴室跑,边跑还边压抑地哭着:“你这,大浑蛋!”

女主误以为男主不想负责

打算赌气离开的时候

不小心被来找他们的秦墨和程安安发现了

程安安不动声色地瞥了眼神情挫败的秦二爷一眼,余光又扫了眼屋里凌乱的大床,最后目光落在低头不语的苏清音身上,心里大致有了底。

当下,她不显山不露水地笑了笑,语气温和地缓和气氛:“正好,我刚想叫你们一起回大院呢。赶紧收拾收拾,我们去停车场等你。”

苏清音尴尬极了,她怯怯地抬眼,目光正好撞上程安安清澈的视线。她张了张嘴,试图说些什么,可最终也只是闷头推了一把秦霜,低着头飞快地跑了。

秦霜被她吓了一跳,迈了几步正要去追,随即又想到自己此刻衣衫不整的样子,暗咒了一声,反手关上门:“大哥大嫂,你们在楼下等我一会儿,我马上下来。”

女主也因此悄悄离家出走了好几天

最后男主在程安安的告知下去酒店

把女主找了回来

虽然被女主气得要死

但是秦霜还是决定负责

秦二爷被她气得够呛,这下把人抓到手了,这才松了口气:“你闹什么脾气。”

“我怎么就闹脾气了,又没跟你闹。”她不服气,张牙舞爪着就想反抗。

秦霜把她按得更紧,死死地压在她的身上,让她越发不能动弹。

“你再来一下,我直接把你打晕了扛回家!”

这威胁似乎奏效了,苏清音除了瞪着他之外,没有别的举动。

见她终于安分了,他沉默了片刻,终于道:“我负责。”

但是纸终究包不住火

两人的事情还是被双方的家长知道了

苏老爷子又训了几句,这才对着秦老爷子道:“是我家孙女不懂事,你也别怪秦霜了,小年轻犯下的错别影响了我们之间的感情。”

秦老爷子附和地笑了笑,目光微沉:“哪会。定是霜儿不懂事了,清音我打小看着长大,如今也出落得标致讨人喜欢。”

苏清音这才偷偷抬眼看了看秦老爷子,见他看过来也不躲不避,直言道:“不关秦霜的事情,我们喝多了…”

最后双方家长拍板决定

等女主毕业就订婚

苏清音见他又傲娇上了,不屑地“嗤”了一声:“你呢,我爷爷怎么就放过你了?”

秦二爷的身子明显一僵,很不是滋味地看了苏大小姐一眼:“放过我?他就没打算放过我。”

这下,苏清音来了兴趣了,忙追问:“啊,你是被踹了还是踢了还是怎么的?这都算轻的了。”

秦二爷险些没这个小没良心气死,但转眼一看见她那张脸还是有些气息不平:“等你毕业了就订婚,这辈子都摆脱不了你了。”

这回苏清音傻了。

男主也因为这件事

被自家爷爷丢进军营里去训练

我过几天就要去部队了,明天我送你回大院去,收拾下东西先回学校。

这下,苏清音目瞪口呆了。她记得秦霜高中毕业那会儿,秦老爷子逼着他去上军校,他硬是没答应,跑到很远的地方上了大学。

“你去部队干吗?”

秦霜看了她一眼:“还不是因为你。”说罢,径直走进卧室。

苏清音空落落地站在那里,盯着脚尖的那缕光静静发呆。

为了她—

那应该是秦老爷子的意思了。

女主从小就受自家爷爷影响,不喜欢服输

在订婚这件事情上

她希望男主是喜欢她才订婚

而不是这种方式

苏清音从小在苏老爷子身边长大,骨子里都是血性,都是不服输。她宁愿是秦霜自己发现她的好喜欢她,而不是这种方式绑住他。

此时此刻,她心底除了一点小雀跃之外,却是越发浓重的失落。

在秦霜的心目中,她现在一定是很可恶的吧…

当得知男主的教官是自己

担心会欺负男主

于是也跟着去了军营

苏爸见她都直接开口了,也不好不正面给回答,沉思片刻,才说道:“军队哪是你一个女孩子想去就去的。”

苏清音顿时蔫了,扯着苏爸的手一直晃:“爸爸,爸爸。我可以去照顾,打扫房间?”

苏爸睨了这丫头一眼,那眼神怎么看怎么不信任:“你别把他弄得一团糟就谢天谢地了。”

苏清音赶紧扑上去又是搂又是亲:“爸,你最好了。只要你同意了,哥就拿我没办法啦。好不好,好不好?”

却被男主各种嫌弃

苏清音见老哥放任不管了,开了矿泉水兜脸就往秦霜的头上倒,倒完了还尽职地扇了扇风:“你怎么样?”

别人不知道秦霜,她却是知道。

秦霜最怕热了,娇贵着呢。

秦二爷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终于凉快了些,但是对着苏清音,还是绷着脸严肃地说:“你这不是让我遭恨嘛。”

苏清音扫了眼一旁的新兵,不以为意:“臭,我还吃力不讨好了啊。”

之后女主从自家口中得知

其实男主一早就知道自己喜欢他

见她回来,他看了一眼便已经了然:“受委屈了?”

苏清音没精打采地把自己往沙发上一扔,躺了一会儿又磨磨蹭蹭地钩了苏清澈的胳膊:“哥,我又没有做错事。”

苏清澈不动声色地翻着报纸,便说道:“错了。你喜欢了不该喜欢的人。”

苏清音一默,死缠着他的手顿时无力地松开了:“我现在不想听你批评我。”

苏清澈合上报纸,呷了一口水,这才看过去:“我告诉秦霜你喜欢他,他说他知道。”

苏清音如遭雷劈,一下子跟被打了鸡血一样从沙发上弹了起来:“什么?”

备受打击的女主

决定去找好朋友程安安求安慰

最后在程安安的助攻下

决定光明正大的追求男主

程安安晚上接到苏清音的电话时还是十分意外的,她窝在秦墨的怀里,拿着手机听苏清音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吐槽,不由得附和几下。

等苏清音说完了,她冷着眉眼坐起身,一本正经:“秦二爷真这么说?”

苏清音抱着电话,哭得一抽一抽:“嗯。”

程安安奓毛:“那浑蛋,真当自己了不起了啊,敢说这种屁话。”

秦墨抬眼看过去,顺手把她拉回来,按在身前圈着:“冷静点,不要吓坏小朋友。”

程安安忍了片刻,又挑着眉笑了起来:“既然他都知道你喜欢他了,不如做给他看。”

苏清音一下子又噎着了:“什…什么?”

程安安默了默,这才严肃地说:“你追他。”

开始给自己创造各种见面的机会

得知男主

马上赶去医务室照顾他

军医是个女的,见一小姑娘风风火火跑过来顿时就猜出她是谁了,当下挑了嘴角笑:“骨头裂了,没一年半载好不了。”

“啊?”苏清音脸色瞬间白了。

秦霜也被逗笑:“只是扭伤了而已,两三天就好了。”

苏清音这才觉得自己刚才的表情不要太到位,直接一脚踢了过去,疼得秦霜龇牙咧嘴。她笑了起来:“那你好好休养。”

军医看着这两人,撩开帘子就往外走。

秦霜坐了一会儿,朝她伸出手来:“扶我回寝室吧。”

苏清音看了他一眼,见他脸色都是白的。

“很疼?”说话间,她递出手去,稳稳地扶住他。

会主动请男主去吃饭

苏清音顿时松开手,“走吧,吃饭去。”

这下轮到秦二爷惊悚了,他往后退了一步保持一个安全距离,这才小心翼翼地看着她,“你干吗?”

苏清音一把拉了他的手就往外拖,“我刚回来,饿了好久了,先吃饭。”

秦二爷瞬间放弃挣扎,乖乖地陪苏大小姐去食堂吃饭。

苏清音吃饱喝足了,这才拍了拍肚子满足的打算送秦二爷回去,“走吧,我送你回去。”

秦二爷这下的脸色越发变幻不定了,“你在干吗…”

苏清音看着他,一双眸子亮晶晶的,“我在追你啊。”

还会为了男主唱情歌

苏清音唱的是“Dont you forget”几乎她一开嗓秦霜就知道她唱的是什么了。

这首歌倒不是有什么故事或者说是有什么意义,但是秦霜却是记得清清楚楚。

那年他刚出去念大学,那天他在图书馆里正在自习,就接到了小怪兽发来的抖屏。她了“Dont you forget”给他,等他听完,又问,“这首歌你听了有没有什么感触?”

秦霜皱眉研究了好久,“还真没有…”

小怪兽在那边就炸了毛,你不觉得里面那句“‘Are you always gonna be there when I grow up.’和男孩子说的那句‘Cross my heart ’很萌吗?”

秦霜有些不能理解这位大小姐的思维,脆脆的下了企鹅,专心做他自己的作业。

“当我长大以后你会一直在我身边嘛,会嘛?”

“来我心里看。”Cross my heart。

穿过我的心—

撒娇要男主请她吃饭~

苏清音拍了拍,浑身跟没了力气一样直接靠在他的身旁,“我饿了,你快请我吃饭。”

秦霜手里正拿着书,只用一只手扶着她,她偏生还不老实,左晃来右晃去的,弄得秦霜无奈地只能扣住她的肩膀一把扯远了些,“你别闹。”

苏清音被他这么一推开,嘴一噘,不乐意了。“我没闹,钱花光了,我已经饿了一整天了。”

秦霜眉头都没动一下,径直翻着书。

苏清音见秦霜不理她,几步上前拽着他的手晃了起来,“你听见没有啊。”

秦霜被她闹得不行,书一合就往她头上一敲,“烦人精。”

苏清音也不跟他计较,见他把书递过来,很狗腿地把书塞回书架,转身跟在他的身后,就蹦蹦跳跳地往前走。

女主尝试用自己方式

一点点的进入秦霜的生活

不得不说,这种方式还是有效的

原本秦霜是嫌弃女主一直在跟前晃悠

但是两个人相处的时间久了

也渐渐习惯了她的存在

一时不在就忍不住找人打听她的情况

不过自打那一天苏清音把他送回寝室之后,就不见了人影。

只有林小爱一个人在那边嬉笑打诨,见他看过来还热情地招了招手:“帅哥,你的腿好了啊。”

秦二爷扫来扫去,还是没看见苏清音这头小怪兽,于是隐晦地问:“她呢?”

林小爱一听就知道他问谁了,当下把脑袋蹭过去,不解地眨巴着眼装傻:“谁?”

秦二爷冷笑一声,扯着她的相机,缓缓一笑:“嗯?”

林小爱忙把相机抱回来,赶紧汇报:“不是你说没意思让她回去嘛,她今天早上刚走。”

这下,秦二爷愣了。

嘿,这怪兽还有脾气了,二话不交代一句就闪人了。

他眉头一皱,不悦起来:“那你怎么还在这儿?”

林小爱眨了眨眼,捂着嘴笑了起来:“你担心她一个人?”

秦二爷:“…”有这么明显?

哈哈哈哈大型真香现场

二爷一生放荡不羁,最后那个尾音拖得又长又轻柔(图2)

男女主两个人认识这么久以来

男主说没有心动过也是假的

但是浪荡习惯了

再加上他心里一直把女主当做妹妹

没有往喜欢那方面多想

即使这样,但在行动上也掩饰不了

二爷一生放荡不羁,最后那个尾音拖得又长又轻柔(图3)

看见女主在酒吧喝醉了

又担心把送回家会被家里责骂

于是带到了自己住的地方

苏清音这下也顾不得别的了,忙抓着方向盘不让秦霜动,“你不能送我回大院。”

“为什么不?”他反问,黑夜里,这一双眸子尤其的亮,此刻盯着她的眼神也是凉飕飕的。

这证明秦二爷现在的心情并不好。

但苏清音还是不敢松手,小脸红红的,眼睛湿漉漉雾蒙蒙的,“你送我回去我爷爷会揍我的…”

她声音压得低低的,可怜兮兮的小摸样。

秦二爷这才翘了翘嘴角,拨开她的手,见她还要扑上来,冷冷一个眼风扫过去看的小姑娘缩了手,这才不紧不慢地问她,“我什么时候要送你回大院了?”

“啊?”这回轮到苏清音目瞪口呆了。

能容忍喝醉了的女主的调戏

秦二爷顺势探过去摸了摸她的额头,她也就微微笑着,乖乖的任他摸。

比起刚才张牙舞爪的样子,现在可爱多了。

趁着红灯,他侧过身来看了看,见她眼神迷离,就确认她是喝醉了。

苏清音的酒量,打秦二爷认识她起,就没好过。

等到家了她还是乖乖的样子,只是偶尔看着他,看着看着就笑了起来。

秦二爷摸了摸自己的脸,不由得好奇地问她,“小怪兽你笑什么?”

苏清音也不回答,只是抬手捏了捏他的脸,回答的问题却是风马牛不相及,“果然很嫩啊…”

秦二爷的脸色顿时黑了…

这是被调戏了?他居然被调戏了?他竟然被小怪兽给调戏了?

最大的乐趣就是欺负wuli女主

喜欢看她吃瘪的样子

苏清音把最后一口西红柿吞进去,捂着嘴嚼了好一会儿才拼命咽了下去。“为什么有西红柿?”

秦二爷是知道苏清音不喜欢吃西红柿的,但买三明治的时候却眼也没眨直接要了一份一样的。

此刻见她一副吞了苍蝇的表情,顿时笑出声来。“那你干吗还吃下去。”

在很多细微的事情上会选择保护女主

秦霜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略一皱眉,扫了眼苏清音单薄的外衣。很干脆利落地把身上的西装脱了下来,“快过来。”

苏清音犹豫了片刻这才一咬牙走过去就钻进了衣服下来。

秦霜和她贴的极近,都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气,不由得也微微有些心猿意马,扫了她一眼,这才往前走。

苏清音看了眼秦霜撑在两个人上面的衣服,轻叹了口气。“好贵的伞。”

秦霜没听清楚,微侧过头去,“什么?”

身旁就是滴滴答答的雨声,他这么一侧头踩到了水坑还溅起了水珠甩了苏清音一脚。

她却一笑,抬手抱住他的一只胳膊,伸手撑起另一边,“我说和你一起。”

秦霜一顿,抿了抿嘴角,眼底却晕开淡淡的笑意。

女主拜托他的事情能一一记在心上

并且完成

苏清音撇了撇嘴,对秦二爷挥了挥拳头,这才连滚带爬的抱着书下了车。

苏清音要的书已经被压在了前台的收银员这边,秦霜这边走过去就直接找了她要书。

小怪兽原本是站在秦霜的身后的,此刻见他手里拿着的书顿时眼睛一亮,“我都不抱希望了。”

秦霜见她高兴,眉角也是一舒,淡淡的勾起唇,“你什么事我没办好过,嗯?”

最后那个尾音拖得又长又轻柔,跟羽毛一样刷在人心上一般。

还会主动的跟女主说自己的行程

晚上要去大院,老爷子亲自召唤的,他哪敢不从。原本是想让小怪兽在大院等着,他吃过饭送去的。

但接到电话,听她重重的鼻音,不知道怎么就改变了主意。

等红灯的空隙,他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沉默了几秒道:“如果感冒了就留在大院里温习吧。”

苏清音抬头看了他一眼,掩着嘴咳嗽了几声才回道:“在大院我就看不进书了。”

说罢,又扫了他一脸,见他没什么表情便补充道:“你打算我?”

秦霜见她一双眼珠黑漆漆的动人,沉思了片刻才道:“我这几天很忙,你要是来就来我公司。 ”

看着女主和别的男生过分亲近

会忍不住 宣告主权

连女主的醋也要吃

他转头看了眼龇牙咧嘴的小怪兽,握着方向盘的手也是一抬揉了揉她的脑袋,低声道:“小怪兽,你说要追我的。”

苏清音闻言,瞬间忘记了疼,眨着一双雾气的眼睛看着他。

秦霜此刻却没有平日的那股痞气和桀骜不驯,眼底都是认真,他停留在小怪兽头上的手一滑顺势扣住她的下巴,语气也分外认真,“既然要追我,就要跟别人保持距离。苏清澈也一样。”

虽然男主一直把女主当做青梅竹妹妹

但是在平时的相处中

会包容女主的小脾气

偶尔也会欺负女主

女主不在他面前晃悠的时候会想女主

这样一副口是心非的模样

真的太太太可爱了

说他不喜欢女主真没人信

二爷一生放荡不羁,最后那个尾音拖得又长又轻柔(图4)

追书的同时

跳跳还发现书里的助攻都非常给力

女主在追求男主的时候

经常求助自己的军师程安安

苏清音见他不说话,立刻负手说道:“你放心,我既不会人身攻击你,也不会贴身骚扰你,给你绝对的人生自由。”

这回秦二爷觉得他活了那么久纯粹是白混了,当下幽幽的开口道:“你是不是去找过程安安了。”

苏清音眨着眼不说话,他就知道了,当下拍了拍她的脑袋,语重心长,“别跟她走太近,你会被教坏了的。现在赶紧回家睡觉吧…”

男主还在纠结自己对女主是什么感情的时候

也是wuli程安安一语点穿

秦墨却在这个时候走进来,手里搭了一件外套披在程安安的肩上,这才看了眼秦霜说道:“听说你前几日刚拒了和清音的订婚?”

程安安还不知道这件事,吃惊地看了秦霜一眼,挥手就是一下狠狠拍在他的手臂上。“瞧你这出息,带人模特出去逛场子不亦乐乎,订个婚是会死是吧?”

秦霜这回是冤枉的好么,当下捂着手,唧唧歪歪的叫疼。但没用啊,秦墨可是帮亲不帮理的。

当下歇了心思,脸色也认真了起来,“我并不是不愿意和她订婚,只是我不知道我对她到底是什么感情。”

程安安冷冷笑了一声,眉目间都冷了起来,“秦霜,你摸的心口就知道了。你要是不喜欢苏清音,我就立刻让苏清音走得远远的,保准什么都赖不。”

秦二爷这可不乐意了,当下板下脸来,“不行,那是我媳妇,凭什么让她走得远远的。”

秦霜明白了自己对苏清音的感情之后

会和苏清音订婚吗?

他们之后还会发生什么故事呢?

嘻嘻跳跳就不多剧透啦

想知道答案的话

小可爱们去书里找答案哦

二爷一生放荡不羁,最后那个尾音拖得又长又轻柔(图5)

跳跳一直都很喜欢秦二爷这个人物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一副不靠谱的模样

但是他的一切都可以给喜欢的人

仅仅这一点就让人心动不已

书里除了秦霜和苏清音这对cp外

还有《一线大腕》的主角

程安安和秦墨客串哦!

嘻嘻想要磕他们两的小可爱就更加不要错过了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清音

江西曲艺曲种。相传清乾隆年间即已形成。

秦霜

秦霜,香港著名漫画家马荣成的作品《风云》中的人物,衣着素雅,面貌谈不上英俊,步惊云和聂风的大师兄,武功是雄霸三位入室弟子中资质最平庸的一个,但为人正直,待人诚恳。他一生短暂,十分惜缘,后为保护龙脉和雪饮刀而被断浪杀死。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