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正文

向西,向远方

日期:2019-12-11 21:57:3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320
60年前交通大学的西迁,绝对不是一个学校为了自己而做的孤立事件,而是国家近百年来社会变革中很有代表性的一个历史事件,是全国战略布局过程中的标志性事件。这个过程从50年代初,陆续进行到文革前。成百上千的

60年前交通大学的西迁,绝对不是一个学校为了自己而做的孤立事件,而是国家近百年来社会变革中很有代表性的一个历史事件,是全国战略布局过程中的标志性事件。这个过程从50年代初,陆续进行到文革前。成百上千的央企(每个工厂都有自己的代号,如邮电部5XX厂)像交大一样向西北迁移或新建;千万人离开故土到边远山区开始新的工作与生活。交通大学则是这些西迁大军中最典型的代表。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个过程并非只是“支援三线建设”“备战备荒”那样简单,而更像是中国工业化进程中的“西进运动”它是中华民族千年史上唯一一次轰轰烈烈的三十年工业化的开始。只不过这一运动是在国家主导下逐渐完成,而不是由资本和利益驱动。如果没有一大批西迁人的付出,广袤的西部就不可能培养出一流的科技人才以及建立完整的工业体系。

在世界格局已定,新中国被四面包围的那些年,如果没有国家的主导,我们今日所见之中国恐怕还有一半仍在农业社会中挣扎。在这个“西进运动”中,无以计数的西迁人为了他们子女不再经受他们所经历的苦难而几乎奉献了一生,不少人已故去,并把自己永远留在了他乡。他们不可能都是留洋的教授,他们之中还有工程师,医生,工人,甚至是厨师,服务员, 在这滚滚西进洪流的裹挟中,他们自己可能都不清楚为什么要这样做,只是朴素地跟着走、踏实干而已。但实际上,正是他们每天再普通不过的工作、劳动,结果却深刻地改变了他们的第二故乡,西安,即是如此。这样走向远方的人们,其实从来就不那么遥远,就在我们身边。

我本人出身在上海,父母親1956年随交大西迁大军带着不到4岁的我来到西安,成了外来的“西安人”无独有偶的是,我1970年参加工作的那家国营工厂也是1958年从北京迁到西安的。我父母为交大奉献了一辈子,而我自己,也为那家西迁企业了退休。这种奉献虽说是平凡的,但是真切的,是实在的。由于我少时从幼儿园,附小,到附中都是在交大上的,参加工作后也一直未远离父母交大的家,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自己会和这座大学如此纠缠的原因。今天,我要赞美交大,并非只是一种托古缅怀,而是真心想感恩我成长中经历的人和事。并且想让我们的后代知道,老一辈人默默地付出,从来都是值得的,是应当被铭记的。

时光流逝到现在,我们回忆过去,就是想让未经历过那个年代的学子们感受到一种责任,一种来自身边祖辈父辈的传承,并从中汲取到这个民族的精神,它并不是一种虚无缥缈的东西,而是在有利于中华民族复兴的进程中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懂得给予而不光是索取。

2016年,西安交大隆重举行了建校120周年暨西迁60周年校庆,它不仅仅是为了交大本身,而是这个国家给那个年代千千万万西行先驱者们的一个交代,一份荣耀,是正确面对历史的一种负责任的态度,因为从西迁号角吹响,西去快车开动的那一刻起,历史就无法再往回倒退了!我亲爱的青年朋友,你们真的了解那段波澜壮阔的历史吗?

向西,向远方(图1)

西安交通大字教学主楼(2006年)

每当樱花怒放,每当梧桐落叶…我总会到西安交大的校园中转一转。为什么?因为在西安交大,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充满了无限的魅力。梭罗说过:“一切改变都是值得深思的奇迹,但它又是一种随时会发生的奇迹”1896年创建,1956年西迁,1959年改名,2000年三校合并,到2016年再向西,建设西部创新港,这一系列传奇的背后,刻写着一个百年学府厚重的历史。从某种意义上说,一座西安交通大学,就是半部中国科学技术史,两个甲子的时代变迁。

向西,向远方(图2)

时光穿越

1896年,当盛宣怀带着“自强首在储才,储才必先兴学”的信念在上海创建南洋公学时,可能未曾想到,一百多年以后,他亲自种下的种子,如今在中国西部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

向西,向远方(图3)

座落于主教学楼东侧的盛宣怀雕像

西安交通大学的前身南洋公学,是近代中国创建最早的两所高等学府之一。建校初期就以中西合璧的新式教育,率先实行“理工管三足鼎立,工文并重”的新型高校办学方针。著名教育家、国学唐文治校长曾留下“求一等学问、成一等事业、育一等人才、塑一等品格”的教育思想,彻底与“学而优则仕”的虚功旧制决裂。民国期间,他还邀请先生莅校演说,给学生讲解振兴实业、科技强国的理念。后来,这里果然培育出一批崇尚实业的伟大科学家:钱学森,凌鸿勋,茅以升,张光斗,

向西,向远方(图4)

120周年校庆修建的仿1894年南洋公学的创校纪念门

向西,向远方(图5)

坐落于东花苑的唐文治校长雕像

西安交大有一个古老醇厚、高雅恳挚的16字校训:“精勤求学,敦笃励志,果毅力行,忠恕任事”其出自《论语》等经典著作中,体现了中华传统文化的精义,蕴涵做人做事的基本品格和道德情操。该校训自1937年颁行后,沉浮历史近70年,于2005年西安交大110年校庆时被恢复启用。

向西,向远方(图6)

1937年校训,2005年4月4日恢复启用

西行之履

1955年,为适应全国战略布局需要,国家决定将交通大学由上海迁往西安。那年冬天的气温低至零下15℃,但挡不住二千五百名工人夜以继日、争分夺秒地施工,硬是不到一年时间就完成了10万平方米的基础建设,从而保证了第一批迁校师生教学和生活用房的需要。至1956年9月10日开学,西安交大共有西迁学生3906人,教职工815人(其中教师243人)家属1200余人。一所六千人的交通大学,就这样以令人瞪目的建设搬迁速度在古都西安诞生了!

向西,向远方(图7)

120周年校庆修建的西迁纪念广场

1956的西安,物质供应短缺,生活艰苦。但面对国家需要,许多著名教授放弃了上海的舒适生活,毅然决然来到西安。如被誉为中国电机之父的钟兆琳教授,将瘫痪的夫人安顿在上海,孤身一人奔赴西安。再如热力工程先驱陈大燮(xiè)教授,变卖了上海的房产,举家西迁, 。他们用行动践行着“果毅力行”的校训。当时西迁的教职工都持有一张特制的粉色乘车证,正面印有火车图案以及“向科学进军,建设大西北”的字样,这是珍贵的历史见证。

向西,向远方(图8)

座落于东一楼前东南侧草萍上的钟兆琳教授雕像

向西,向远方(图9)

座落于东三楼前西侧的陈大燮教授雕像

向西,向远方(图10)

西迁时的特别火車票

在那个百废待兴的年代,数千师生在西安东郊那一片充满希望的田野上,用“西迁精神”精心浇灌、辛勤养护着“交通大学西安部分”这棵幼苗,使她在黄土高原上迅速扎根、开花、结果。至1959年7月,由于“交通大学西安部分”发展迅速,国家决定西安、上海两地独立建校。西安部分定名为“西安交通大学”原交通大学校长彭康被任命为西安交通大学第一任校长,由此完成了交通大学西进这一历史壮举。

向西,向远方(图11)

座落于西花苑的彭康校长雕像

向西,向远方(图12)

向西,向远方(图13)

向西,向远方(图14)

向西,向远方(图15)

向西,向远方(图16)

向西,向远方(图17)

向西,向远方(图18)

向西,向远方(图19)

向西,向远方(图20)

西安,是一座十三朝古都。正因为交通大学西迁,著名景点兴庆宫公园才得以出现。原唐长安城兴庆宫遗址恰好位于学校北门对面,1958年修建公园时,需要开挖面积达200亩的人工湖。那时,西迁的交生大多参加过公园的建园劳动,他们把湖中泥土一锹一锹挖出后在湖边铺堆成别致的假山。所以,公园的每一寸山水都浸透着西迁交大人的汗水。兴庆宫公园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向交生免费开放,当时被市民称之为交大的后花园。

向西,向远方(图21)

向西,向远方(图22)

交大学生在兴庆宫公园度周末

西迁后的西安交大,伴随着反右,三年自然灾害,文革等剧烈的社会动荡,迎来了70年代末改革开放的春天。1984年,西安交大重建学院,同年,恢复建立物理系、化学工程系、机械学系、社会科学系等院系。1994年,恢复理学院建制。2000年,西安交大与陕西财经学院、西安医科大学三校合并,后设经济与金融学院、医学院等。经历了又一个甲子的光阴,如今西安交大的学科门类已涵盖理、工、医、经济、文、法、哲、教育和艺术等十多个,成为西北地区排名第一的综合性大学。

向西,向远方(图23)

交大兴庆校区雪夜览胜

今日交大

标志性建筑

有道是“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西安交大修建于1955年到1958年的那些红屋顶主楼群,如今已被绿荫所包围,它们无须言语,即可透露出古朴典雅的历史气息。2007年5月,这些红瓦坡顶的楼群被西安市政府作为第三批文物保护单位。2014年6月20日,又入选“陕西省文物保护单位名单”成为省、市近代建筑的瑰宝。

向西,向远方(图24)

红瓦坡顶的主楼群(1989年)

向西,向远方(图25)

经过修缮的中一楼(现理科楼)

向西,向远方(图26)

西安交大现在的北门

向西,向远方(图27)

饮水思源喷水池

向西,向远方(图28)

向西,向远方(图29)

腾飞塔

向西,向远方(图30)

腾飞广场喷水池

向西,向远方(图31)

图书馆北门

向西,向远方(图32)

图书馆东侧

向西,向远方(图33)

图书馆南门

向西,向远方(图34)

四大发明广场

向西,向远方(图35)

主教学楼北侧

向西,向远方(图36)

主教学楼南侧

向西,向远方(图37)

思源学生活动中心

向西,向远方(图38)

西安交大南门(校名碑)

向西,向远方(图39)

今日体育场【横看】

校园特色风情

西迁交大人都记得,校园主干道两旁列队而立的参天梧桐是当年西迁时种下的,如今已有60余年的历史,成为交大校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每年随着季节的变化,这些梧桐或绿荫蔽日、或满地落黄、亦或是身披银甲,仿佛在向人们反复讲述着这座大学难忘的过去。

向西,向远方(图40)

彭康路上遮天蔽日的梧桐树

向西,向远方(图41)

梧桐(秋)

向西,向远方(图42)

在西安,提到樱花,没有人不知道西安交大。每年4月,校园樱花东西两道被粉色所覆盖,肆意绽放的花朵使得春意更加盎然。尤其在校园开放日,观花市民络绎不绝,摩肩擦踵。这样的场景,你再匆忙的腳步一定会嘎然而止,发出赞叹,并拿出相机,记录下这美到爆的瞬间。

向西,向远方(图43)

樱花盛开

向西,向远方(图44)

花美人更美

向西,向远方(图45)

含苞怒放

向西,向远方(图46)

花枝招展

向西,向远方(图47)

路人遥指樱花道

向西,向远方(图48)

肆意绽放

向西,向远方(图49)

樱花道(夏)

向西,向远方(图50)

工程坊小道(初秋)

向西,向远方(图51)

红叶满枝头

园林美景

向西,向远方(图52)

湖畔(东花苑)

向西,向远方(图53)

小桥(东花苑)

向西,向远方(图54)

倒影(东花苑)

向西,向远方(图55)

花树•椅(东花苑)

向西,向远方(图56)

散步(西花苑)

向西,向远方(图57)

树荫•椅(西花苑)

向西,向远方(图58)

青石连廊(南草萍)

向西,向远方(图59)

亭台拾阶

向西,向远方(图60)

东亭竹影

向西,向远方(图61)

东亭碑记

向西,向远方(图62)

红绿相间

向西,向远方(图63)

桃红柳缘

向西,向远方(图64)

含苞待放

向西,向远方(图65)

花开几朵

向西,向远方(图66)

香气袭人

向西,向远方(图67)

海棠疏影

向西,向远方(图68)

石榴花发

校园雕塑

向西,向远方(图69)

交大校风题字墙(1985年)

向西,向远方(图70)

西迁纪念馆门石

向西,向远方(图71)

腾飞塔下少女雕塑

向西,向远方(图72)

位于主教学楼西侧的“秦公礴”青铜

向西,向远方(图73)

位于东花苑的熊猫壁石

向西,向远方(图74)

雕塑“思”

向西,向远方(图75)

雕塑“莫尔多西”

向西,向远方(图76)

雕塑“罗兰之歌”

向西,向远方(图77)

航天火箭模型

向西,向远方(图78)

白居易塑像

向西,向远方(图79)

倾听

校园随拍

向西,向远方(图80)

交大学生妹

向西,向远方(图81)

晨读

向西,向远方(图82)

过去曾经排队

向西,向远方(图83)

现在依然排队

向西,向远方(图84)

“梧桐苑”餐厅一瞥

向西,向远方(图85)

开学季

向西,向远方(图86)

送学子入校

向西,向远方(图87)

来去匆匆

向西,向远方(图88)

军训

向西,向远方(图89)

图书馆自习(2017.8)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远方

《远方》是当代小说家刘东衢的一部生态寓言类小说,首刊于《小说林》发表。

西迁

西逝。死亡的委婉说法。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