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 > 正文

红星观察,疫面,田园梦近在眼前,生意停摆,这次在乡下

日期:2020-03-25 14:53:4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931
3月20日,春分。老板牟成友放下喷雾器,在位于老家大山脚下的别墅里接待了姐姐牟成英和姐夫杨克平。“我们的KTV歌城好久能恢复营业?我已经撑不起了…”他一边撕扯手掌上的老茧,一边焦急地追问姐夫。新冠肺炎

3月20日,春分。老板牟成友放下喷雾器,在位于老家大山脚下的别墅里接待了姐姐牟成英和姐夫杨克平。“我们的KTV歌城好久能恢复营业?我已经撑不起了…”他一边撕扯手掌上的老茧,一边焦急地追问姐夫。

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城里的不少人发现,基础设施比不上城里、“地广人稀”的乡村,似乎成了相对更安全和自由的地方。于是,那个存在于不少人脑海里的“乡村田园梦”又开始浮现,有些人甚至计划在疫情过后就回乡村修房。

但对牟成友姐弟来说,乡下别墅大宅业已建成,“田园梦”近在眼前,却面临着不曾意料的现实掣肘:“田园梦”需要经济基础做支撑,疫情下城里的生意如何,决定着他们的“田园梦”还能否如想象中那般美好。

红星观察,疫面,田园梦近在眼前,生意停摆,这次在乡下(图1)

↑牟成友的乡间别墅和桃花

预感

疫情严峻 被迫滞留老家50来天

牟成友一家四口,是腊月二十八(1月22日)回乡过年的。1月23日凌晨,牟成友起来刷朋友圈,看到了湖北武汉封城的,“这么严重了?”他心里咯噔一下,“歌城危矣”

跟往年一样,牟成友忙完宜宾城里的生意,会在农历腊月间带着妻子和儿女回到乡下和父母一起过年。他今年43岁,是宜宾市叙州区干坝村人,在宜宾城区和姐姐、姐夫合伙经营着一家艺术玻璃公司。

多年打拼下,他们的业务从宜宾向外扩张,甚至发展到了云南、贵州和重庆等地。2019年10月,他和姐夫杨克平等人又盘下宜宾叙州区一家歌城,年前刚装修完开始试营业,生意还不错

原本,牟成友打算在乡下老家吃了年夜饭,大年初一就返回城里照看歌城生意。大年三十下午,在乡下的他接到朋友电话要订一个厅唱歌。他赶紧打电话给歌城经理,却得知宜宾叙州疫情指挥部要求,因疫情防控不允许人群聚集。歌城如果私自营业,将可能面临严重后果。

↑牟成友和姐夫经营的歌城

看来,歌城暂时无法营业,但他转念暗自庆幸:幸好把一对儿女带回了乡下老家。老家在干坝村一座大山下,再背后就是宜宾八大名山之一的“青山”牟家单家独院,一条独路连通外界。“当时就觉得,情况可能会越来越严重,各地会加强防控,我们幸好还有乡下可以去。”他事后感慨。

事实上,因为疫情,前后50来天,牟成友一家四口回到乡下老家后几乎就没离开过。这也是近15年来,他第一次过年期间陪在乡下父母身边那么久。

富足

为圆田园梦 耗资60万打造乡间别墅

一家四口虽然暂时留在了乡下,吃住还不愁—过年前杀了两头大肥猪,家里喂着鸡鸭鱼,堂前屋后的菜地里都是自种的蔬菜;至于住的地方,早在6年前,他就将乡下老屋改造成了乡间别墅。

牟成友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人,19岁高中毕业后前往云南昆明打工,送过报纸、进过餐馆、做过画师。15年前,他和妻子晋女士回到宜宾,和姐姐、姐夫合伙创办了宜宾锦艺艺术玻璃有限公司,既做艺术玻璃加工,又做玻璃工程。

“年少读书时,最大的追求就是离开农村进城去,摆脱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但进了城,年纪越大越想回农村。”乡下老宅是土坯房,对面的红砂地曾是集体的果园,已荒废。牟成友把果园承包下来,拓荒多年重新种植了果树。如今,桃李柑橘漫山遍野,如同花果山。

红星观察,疫面,田园梦近在眼前,生意停摆,这次在乡下(图2)

↑牟成友正在果园查看果树长势,背后是他的乡间别墅。

2014年,牟成友耗资60余万元在乡下老家打造了一栋两层楼的宽宅阔院,附近人称“牟宅别墅”而早在2008年,他就花费10余万打通了从山下村道通往自家老宅的道路。

牟成友之所以在老家修大宅,一是因为老宅年久失修,需要给定居乡下的父母一个安全的房子;另一方面,凡逢节假日,一家人都要回乡下住几天。“老了,回归田园。这也是为将来准备的。”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如今,国内疫情形势逐步向好,除了牟成友办事偶尔驾车外出,妻子和两个孩子仍然居留在乡下别墅。上完网课,孩子们可以漫山遍野玩耍,因为方圆几百米,都没有旁人。

红星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牟家这座建筑面积300平方米的别墅内设施齐备,家用电器一应俱全,甚至比很多城市家庭的设施还好。为方便两个孩子上网课,牟成友安装了WiFi,并购置了摄像头。夫妻俩白天在果园干活,要是儿子上网课不专心,他们在手机上一目了然。

红星观察,疫面,田园梦近在眼前,生意停摆,这次在乡下(图3)

↑别墅二楼会客室,牟成友儿子在上网课

“新冠肺炎坚定了我之前的田园梦,下一步就是尽快硬化通家道路,打造更美的田园。”不过,另一方面,他又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的问题:乡下的这种富足无忧的“田园生活”是立足于自己在城里的生意之上的,包括以后硬化道路,都需要一样东西:钱。

而现在,他的生意变得不太乐观,尤其是才投资的歌城生意。

焦虑

“城里生意停滞,撑不起了”

姐夫杨克平、姐姐牟成英,既是牟成友的亲人,也是他生意上的合伙人,同时也有着同一个“田园梦”

今年春节,眼看弟弟牟成友一家在疫情之下过着安适的“田园生活”姐夫杨克平按捺不住,曾趁疫情缓解驾车赶回宜宾书楼镇老家,准备装修自己的乡间别墅,但后来因城里的生意不得不赶回。杨家别墅,是在牟成友的老家别墅建成后不久开始动工的。花了三个多月,一栋三层西式独栋别墅拔地而起。但因忙于生意,别墅至今还没来得及装修。

红星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别墅大厅十分宽敞,底楼设客厅、厨房、饭厅、娱乐间、卫生间和酒库,七个卧室分布在二、三楼。楼上露台还设了烧烤和儿童活动区域,杨克平还在三楼规划了一间KTV。经历了这次疫情,他说:“今年必须把房子装修出来,再遇到突发情况才有地方去。”

但作为弟弟生意的合伙人,杨克平夫妻的“田园梦”同样面临着城里生意的掣肘。

红星观察,疫面,田园梦近在眼前,生意停摆,这次在乡下(图4)

↑牟成友姐姐、姐夫的乡间别墅

去年10月,他们一起盘下歌城后,牟成友向银行申请了一笔贷款,又借了些钱投入装修,打造出网红歌城的KTV。从试营业情况看,歌城生意还不错。“被要求暂停营业当天下午,就已预定了10个厅,当晚肯定满座。”牟成友估算,歌城照此下去,本来一年半就可收回投资。

然而,疫情防控下,不少生意都受到影响。门关了,生意断了,但开支未断。牟成友介绍,他参股的歌城两层楼,共1200多平方米,房租每月2万多,已预交一年。员工9人,每月员工的工资共4万余元。升级装修、更换设备等花了200多万,资金利息每月近2万元。

疫情来临,归田山乡,牟成友和杨克平虽然可以享受乡间乐趣,但离开了城市,也就临时中断了生意,失去了生活,还要面临较大的经济支出。“歌城再不开业,我真的撑不起了。”歌城停业两个月,牟成友和姐夫损失惨重。据牟成友估算,歌城直接经济损失近60万元。虽然他没有房贷、车贷,在乡村田园的生活自产自足,但田园之外每天仍需大笔支出,这让他压力山大。

这次姐姐、姐夫特地赶到乡下来商量歌城的生意,牟成友提出能不能把歌城开辟成私人影吧或者网红直播室,以图增加收入,但这个建议被姐夫杨克平否决了。对于疫情影响下歌城营收的“新出路”他们还在继续商量之中…

争吵

曾建议投资超市 妻子时有埋怨

丈夫在和姐姐、姐夫商量生意上的大事,晋女士悄悄走进厨房,炖了腊猪蹄准备招待姐姐和姐夫。但她的心里,其实别有一番滋味。

在朋友们眼里,她和丈夫牟成友算得上是模范夫妻。然而,这次在乡下,夫妻俩也开始吵架。“疫情之下,歌城和玻璃公司双双停摆,又没钱采购农资、粮食、建材等农场急需物资,在家没少吵架干仗。”牟成友说。

红星观察,疫面,田园梦近在眼前,生意停摆,这次在乡下(图5)

↑牟成友正在果园查看果树长势

牟成友回忆,在接手歌城之前,妻子劝他投资开家超市,但他嫌超市事多利薄,执意投资了歌城。然而,疫情下,歌城、饭店都关门歇业,超市生意依然稳定,这让妻子没少埋怨他。

另外,在过去建设果园过程中,牟成友申请注册了家庭农场,农场面积达到120多亩。这次疫情来临回不了城、生意中断,夫妻俩只好天天在地里干农活,一天下来不是一身粪味,就是一身汗味。而牟成友原来给妻子描绘的田园生活,并不是这个样子。

“现在乡下的农场果树,需要采购有机肥,但(我们)现在没钱采购,甚至也没地方有足够的货。今年果树完全没肥,可能会带来很大的损失。”晋女士抱怨,如果当初投资开超市,至少天天都会有点收入。

牟成友介绍,农场果树品种多样,好每年原本可以挣个几万十几万,现在看来损失已无法挽回。另外,养的土鸡土鸭和鱼,也因疫情拉不来粮食喂养,也面临困境。

红星观察,疫面,田园梦近在眼前,生意停摆,这次在乡下(图6)

↑牟成友的乡间别墅附属工程还未完工

“农村空气确实好,但疫情告诉我:好空气不能当饭吃。”牟成友一天天面临贷款利息的到来,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一不高兴老婆就埋怨他不该投资歌城,说着说着就吵架。“眼睁睁看着百余亩果树严重缺肥,鸡鸭鹅兔鱼‘缺粮’心头毛焦火辣说不出滋味。”牟成友说,希望歌城等娱乐行业能尽快复工复产,以帮助大家度过难关。

好在这次姐姐、姐夫带来一个好:宜宾叙州区相关部门组织了辖区歌城、影院等业态负责人进行新冠肺炎后期的复工复产培训,负责歌城的外甥小杨已完成培训。

这意味着,歌城有望在最近恢复营业。“到时,我要‘出山’好好吼几曲。” 牟成友说。

红星新闻记者 罗敏 张扬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歌城

《歌城》是连载于起点中文网的小说,作者是weilanweilan。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