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 > 正文

羞辱式抗议疫不可取

日期:2020-02-18 23:21:0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426
往年这个时候正是一年之计在于春,中国经济的高铁已经奔行在希望的田野上,但是今年的情况大不一样,现在全国上下最重要的任务是抗疫。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大家倍感焦虑,非常态之下的抗疫,发生了很多过犹不及的闹

往年这个时候正是一年之计在于春,中国经济的高铁已经奔行在希望的田野上,但是今年的情况大不一样,现在全国上下最重要的任务是抗疫。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大家倍感焦虑,非常态之下的抗疫,发生了很多过犹不及的闹剧,让人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在湖北孝感,有一家三口前两天在家里打着麻将,突然冲进几个戴着红袖箍的防疫人员,其中一个人怒砸桌子,并且指着这家的儿子大声训斥。

羞辱式抗议疫不可取(图1)

这件事情匪夷所思,因为私人住宅神圣不可侵犯,这是受刑法保护的。根据《刑法》二百四十五条【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搜查他人身体、住宅,或者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羞辱式抗议疫不可取(图2)

这些防疫人员,首先并非公安机关,其次想进入私人住宅,这个住宅中必须要有违法犯罪活动,而且还得有司法机关的授权。

这一家三口老老实实在家里,没有出门给别人添麻烦,不存在和外界的交叉感染的风险,只是打个麻将而已,不知道何罪之有。

我们要求的防疫,最低的底线只能到家庭这个单位,如果家庭成员在没有生病的情况下,在家里还要保持距离,那是精神病。没有任何办法可以保证,一家人不一起吃饭,夫妻不在一张床上睡觉,否则不生病也吓出病了。

真要交叉感染,还需要打麻将?

这家人为什么打个麻将就会招来防疫人员,其实想想就能猜得到,肯定是拜邻居所赐,这样的邻居比病毒更可怕。尽管我也讨厌打麻将,但我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可取的,从头到尾这都是一场闹剧。

羞辱式抗议疫不可取(图3)

在湛江雷州,一个农村小伙子,因为骑摩托车出去兜风,因为没有戴口罩,被防疫站拦下。

本来这种事情,批评教育一下就可以了,或者给予应有的行政处罚,但是他们用了一种作践的方式处理了这件事情。

这些人把小伙子绑在一棵大树上,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一个,勒到他的嘴上,哪怕他拼命挣扎也无济于事。

多大仇,多大恨?

我不得不指出,这些涉嫌触犯刑法中的侮辱罪。《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侮辱罪】是指使用暴力或者以其他方法,公然贬损他人人格,他人名誉,情节严重的行为。犯侮辱罪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江西丰城一位老师,因为在小区的空旷区域不戴口罩跑步,被小区内的防疫发现,不听从劝告并发生争执,被送去洛市隔离14天,并罚款一万元。这位老师坚称,钟南山说了,空旷的地方不需要戴口罩。

江西并非主要疫区,其实这位老师辩解的,并非没有道理,因为不仅仅钟南山认为空旷地带可以不戴口罩,国家卫健委也这样给大家普及过常识。这种事情批评教育,比强制隔离要更恰当一些,罚款一万更是不知道,到底依据的哪条法律法规。

羞辱式抗议疫不可取(图4)

近日,一段牌友被民警拉着游街示众的在网络流传。中,9名男女顶风作案,不顾疫情聚众打牌被抓。随后,9名男女被民警拉到大街上,沿街朗读相关制度。

有人喊咎由自取,也有人说,聚众打牌的确不合适,也可以进行相关的处罚,但是游街示众这种羞辱式的处理方式,是不是有点过分了?难怪有人说,上一次看到游街示众的,还是上世纪80年代严打的时候,某某犯,接受人民的审判。

在防疫大计一盘棋的今天,防疫的确高于一切,但是防疫过度,尤其是这些羞辱式防疫,真的是我们防疫工作的初心吗?

无论防疫如何紧迫,都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进行,不能以践踏他人尊严的方式来开展,这是非常危险的信号。

尽管防疫大战还没有到胜利的那一天,但是我们必须要看到,目前除了湖北以外,其他省市和自治区新增确诊病例已经12连降,新增疑似病例六连降,除了个别城市外,湖北本省新增确诊也在持续下降。

羞辱式抗议疫不可取(图5)

在一切向好的情况下,这种草木皆兵的防疫方式,是不是适合于所有的省份,真的值得商榷。

人口学家、携程董事局主席梁建章就呼吁,要重新审视KPI式的隔离政策,因为这已经严重影响到疫情之下的中国经济复苏步伐。

疫情刚开始发酵的时候,只有从湖北出来的人需要隔离14天,随着时间的推进,现在已经演化成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都需要隔离14天,那么如果你迁徙一次,就需要隔离28天。

28天意味着一个月,这种漫长而苛刻的隔离方式,已经让那些疫情并不严重的城市和省份,在开工方面受到严重的影响。

无差别式的一刀切,人人都要隔离14天的方式,已经不适用于现在的疫情防控,以及迫在眉睫的经济活动。

羞辱式抗议疫不可取(图6)

这种传染病,很难在短期内,在各种数据上归零,可是我们的生活还要继续,如果人们不能出去工作,无法生产社会价值,那么我们的社会将陷入到另一种巨大困境中。

如何在疫情防控的尺度,和允许人口流动,以及经济活动的规模上,寻找到一个平衡点,已经是一个新的难点。

要知道,经济活动才是最好的抗疫武器,我们不能因噎废食而失去反击的能力。

如果防疫以经济发展为代价,那么这种胜利,代价就太过惨痛了。

羞辱式抗议疫不可取(图7)

羞辱式防疫,是值得我们高度警惕的,还有一些类似问题,可能情况没那么严重,但同样不容忽视。

在不少城市,都有人反映,因为基层一刀切的防疫手段,激发了很多人莫名其妙的权力膨胀欲,就连平时本来和颜悦色的小区保安,都变得骄横跋扈骂骂咧咧起来,故意为难业主,不允许他们出入小区的情况时有发生,这种情况下自然会发产各种冲突。

国家卫健委明确表示,不应限制外出回到小区,可是就这一点,想执行下去都很难。层层加码的政策,在最终实行的终端,以高压的方式呈现出来。

现在的很多小区,一个人生病,整个小区都要进入一级战备状态;哪怕是一线防疫人员想回家,都出现了不被欢迎的情况,仿佛这种疾病是不可治愈的绝症。

基层防疫的精神面貌,最能体现目前社会的精神状态。

我们要做好与病毒长期并存的心理准备,只有从被动防守,逐渐到攻守平衡,再到主动出击,将病毒控制在一个最小的范围内,尽可能去消灭之,才是真正的上策。

如何理性面对疫情,既不轻视也不恐慌,这是对整个社会心智的一次大考。

希望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在这次疫情中得到成长。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羞辱

《耻辱》是一款第一人称潜入、暗杀、动作冒险游戏,GI最新8月刊独家以封面特辑披露这部新作。Bethesda的全新作品是一款第一人称潜入、动作冒险游戏《耻辱(Dishonored)》,由《DarkMessiahOfMightAndMagic》的制作商Arkane创作,Bethesda发行,《半条命2》的首席设计师ViktorAntonov作为该作的艺术设计师。于2012年10月9日发行。《耻辱》由《黑暗弥赛亚》的制作商Arkane创作,Bethesda发行,《半条命2》的首席设计师ViktorAntonov作为该作的艺术设计师。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