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 > 正文

对话被割颈港警:希望香港恢复平静,自己可以重回前线

日期:2019-12-11 09:45:2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462
一道长约五厘米的疤痕,醒目地横在香港警员Alex的脖子上。行凶者是一名年轻男性。将其追截并制服后,Alex才发现,地上有血,自己的衣服也已经被血濡湿。Alex被送往医院,进行了一次长达4小时的手术,他

一道长约五厘米的疤痕,醒目地横在香港警员Alex的脖子上。

行凶者是一名年轻男性。将其追截并制服后,Alex才发现,地上有血,自己的衣服也已经被血濡湿。

Alex被送往医院,进行了一次长达4小时的手术,他的颈部静脉和部分神经受到损伤,幸运的是没有伤到动脉、危及生命。术后,Alex在医院住了9天。目前,他每两周见一次医生,需要接受持续六个月的治疗。

对话被割颈港警:希望香港恢复平静,自己可以重回前线(图1)

Alex颈部的伤痕仍未痊愈。新京报特派香港报道组

根据香港警方通报,警方以涉嫌“意图罪”拘捕了割伤Alex的男子。该名男子今年18岁,在新界的一所中学就读,警方在他家搜出了遗书。

这是Alex从警20余年间,第一次因公。据香港警务处统计,“修例风波”半年以来,共有493名警务人员,包括452名男性、41名女性。他们有的被汽油弹烧伤,有的被咬断部分手指,还有的被弓箭射中小腿。

伤害不止是生理上的,警员们的心理和生活也受到了很大影响。每当接到新的任务,Alex和同事们都要在同一个地点驻守,可能十几个小时都不能离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休息,承受着极大的压力。

Alex的妻子阿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事发后,Alex的身份被网友起底,孩子的学校也被起底,她很担心孩子的安危。“现在孩子都不能告诉别人自己爸爸是警察,以前他们是很骄傲的。”

12月10日下午,新京报记者在香港警察总部见到了Alex。接受采访时,Alex全程背对摄像机。因伤势还未痊愈,他戴着口罩,声音嘶哑,讲话十分吃力,偶尔咳嗽几声。

聊起这半年以来经历的一切,Alex语速缓慢地表示,他不憎恨伤害自己的人,相信自己受到的伤害也只是个别事件。他最大的愿望是,希望香港尽快恢复平静,自己可以重回岗位,“如果有可能,我想回到前线工作。”

香港警员Alex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新京报特派香港报道组

以下是新京报记者与Alex的对话:

新京报:目前,你的伤情如何?

Alex:我的静脉和一组迷走神经被割断了,幸好没有伤到动脉,所以伤势是乐观的。因为割断了我的一组神经,其中一个功能就是运作我右边声带的蠕动,虽然现在接补回来了,但是右边的声带还是用不了。现在暂时是在康复期,要看之后讲话会不会像现在这样(嘶哑)如果之后讲话都像现在这样,就会接受治疗。

新京报:家人知道你以后,是什么反应?

Alex:当时父母通过电视,都认出来可能是我,就打电话给我太太,我太太怕我父母担心,没有接电话。在手术之前我是清醒的,我跟我太太说,还是要跟父母说一声,我受了伤进医院,让他们不要担心,不用过来。

对于我做警察的工作,他们一直都很支持我,但是因为这次事件,他们确实有点担心。他们劝我,当我身体康复后,尽量做一些文书的工作,他们就会放心一点。

新京报:你如何看待这次事件?

Alex:我想我这次不过是个别事件,我不相信香港以后会变得更加暴力。我不憎恨他,不生他气,但是不明白为什么他要做出这样的行为。想对暴力者说,回头是岸,好好做人。希望大家可以停止使用暴力,令香港可以慢慢平复为以前那样。

新京报:最近半年,你的工作状态怎么样?

Alex:这几个月里,我们每天都要工作很长时间,不论是精神还是体力都透支,都有相当大的压力。与此同时,我们的家人往往都会因为我们工作时间长受到了忽略。但是我听说,好多同事的家人,都非常支持他们。整个警队里,我觉得是比以前更加齐心,更加团结。

新京报:你最担心的是什么?

Alex:我最害怕的是会影响到我的家人。我自己来说,我的都被公开了,我的家人受这种情况影响,很多原本正常的生活现在都变得不正常了,比如,接小朋友放学(怕被人认出来)

新京报:你的生活有哪些变化?

Alex:我觉得在香港生活有很大的自由,但是现在反而这些自由被剥夺了。因为有这些活动,影响交通,令我原本有的自由都没有了。之前,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他们有的自由是发表他们的意见、声音,但不代表他们的自由可以用武力的手段去解决。作为一个香港人,我完全不想见到香港有这么多的暴力事件出现,他们的,以和平合法的方式去表达他们的诉求,我完全不会说,完全没问题。当涉及任何暴力活动,不论是什么原因,都是不应该的。

新京报:你现在如何看待警察这份职业?

Alex:做警察二十多年,一开始只是把警察当成一份职业、一份工作,但是做了这么久,你会在这份工作找到一份满足感、使命感。你会知道哪些应该要做,哪些不应该做。所以这么久以来,我都很享受我的职业。等我康复以后,我会继续我的工作,我想重新回到前线。

新京报:有一些评论认为,警察在执法过程中,存在滥用暴力的情况,你怎么看待这种说法?

Alex:在这几个月里,好多同事使用武力已经好温和、好克制了,因为有的场面、暴力事件,他们(激进者)扔汽油弹、扔砖,有的时候甚至使用弓箭,这些都是一些致命的武器。我们警察经常使用的催泪弹,已经是好低层次的武力。我们使用武力其实是被动的。

但是从我个人来说,不论市民支不支持警察,警察都应当做自己的事,要执法。当然如果市民支持的话,我们处理日常的工作会更顺畅。如果不支持,我们都要做我们应该的工作。不论是什么人,即便是政府高官,违法的话我们都要处理的。

新京报:这半年以来,受到过哪些支持和鼓励?

Alex:谢谢他们支持我们香港警察,我认为香港警察不孤单,除了有香港其他的市民支持我们,还有很多内地的朋友,谢谢他们支持我们。我以后,收到了很多来自内地的慰问卡。

新京报:将来会考虑去内地看看吗?

Alex:内地有好多地方我都想去,但是我都没去过。起码北京我没去过,作为我们国家的首都都没有去过。当我身体康复了,有时间了,我会去内地旅游。

新京报特派香港报道组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警察

中国的警察包括武警和人民警察两大类。“公安”广义上是指人民警察,分为公安部门管理的公安警察(即狭义“公安”,包括治安、户籍、刑侦、交通等)、国家安全部门管理的国家安全警察、劳改劳教部门的司法警察以及法院、检察院系统的司法警察四大类。人民警察是国家公务员,实行警监、警督、警司、警员的警衔制度,服装以藏黑为主色调。武警全称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武装力量的一部分,是担负国家赋予的安全保卫任务的部队,受国务院、中央军事委员会双重领导。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