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 > 正文

那天,我放了一个“老赖”...

日期:2019-11-10 14:15:3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141
2018年6月初,一个借款案件里的被执行人阿文因为欠申请执行人刘晨的三万五千块拒不归还,面临司法拘留15天的处罚,我正在办这个执行案子。有财产而拒不履行生效判决,算是比较典型的“老赖”司法拘留,没什么

2018年6月初,一个借款案件里的被执行人阿文因为欠申请执行人刘晨的三万五千块拒不归还,面临司法拘留15天的处罚,我正在办这个执行案子。有财产而拒不履行生效判决,算是比较典型的“老赖”司法拘留,没什么好说的。但就在将要把人拘留时,阿文的妻子拿着准考证找到我,说:“我们儿子要高考了,如果在这个时候把拘留起来,肯定会影响高考发挥,能不能暂缓一下,让他陪伴完孩子高考?”

那天,我放了一个“老赖”...(图1)

网络配图

作为一个参加过高考的过来人,我知道高考对一个人而言意味着什么;作为一个父亲,我更清楚在关键时刻,陪伴对于孩子意味着什么;作为一个执行法官,我当然也很清楚,法外留情不是我可以作出的决定。在这个案件里,能不能暂缓司法拘留,申请执行人的意见至关重要,我要问问刘晨的意见。

我上门找到了申请执行人刘晨,刘晨的态度很坚决,他所认识的阿文不是那种会主动低头的人,刚得知我的来意是征求他的意见,能不能先行暂缓对阿文司法拘留的时候,刘晨当着我的面关上了门。

我把结果告诉了阿文的妻子,事情本来就这样可以结束了。但是有一瞬间我又想到准考证上面那张青涩而又有些迷茫的脸,那张脸像影子一样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我决定再试一试。第二天,好说歹说把刘晨请到了来,我继续对他做调解工作,当然,通过交谈,我知道了刘晨和阿文之间几十年的交情和他们作为朋友的过往,也知道这笔钱借得轻松、还得艰难,还知道在借与还的交涉过程中,两人怎么就一步一步交恶了。经过将近3个小时的长谈,刘晨在下午五点多终于松口,跟我说了这样一句话:“阿文是“老赖”但孩子不是,我同意等孩子高考完再强制执行。”

成了。

高考结束三天以后,我接到了刘晨打来的电话,很短,就两句语气很轻的话:“阿文已经还钱。谢了。”我当时在忙别的事情,但是心里还是微微震了一下。刘晨和阿文因为这几万块从多年的好友变得势同水火,像一根打了死结的绳子,今天刘晨的话虽少,但是隐约让我感觉这根死结开始有了松动。

高考成绩公布以后,阿文夫妻带着儿子找到我专门表示感谢,说孩子发挥得不错。我也谢谢了这个看起来和阿文一样倔强的男孩,谢谢他的发挥,让我觉得工作有真正的成就感,这个案件算了。我没有再问阿文和刘晨之间关系有没有缓和一些,阿文没说,我也觉得不必问。

在那以后,我偶尔会想,群众对那些有钱不履行判决的“老赖”在情感上有怨气甚至痛恨,于理于法都无可辩驳。我们要求生效判决尽快得到兑现,一直在追求执行的震慑力,集中执行行动也往往冠名“雷霆”“风暴”之类的。但申请执行人和被执行人都是“人”只要是人就有温度、有故事、有缘由、有难处、有情绪。而兼顾法律效果的风暴雷霆和人情冷暖的和风细雨之间的那个最优解,也许正是执行法官努力追寻的“最大公约数”吧。

吴清平。

赣州市中级人民。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阿文

红尘有梦叹红尘世间红尘有梦

刘晨

1.东汉仙人。后重返天台山寻访仙女,行迹渺然。明袁宏道《托龙君超为觅仙源隐居,诗以寄之》:闲中每爱天台去,好与刘晨间屋居。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