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 > 正文

16岁的香港“暴徒”,哭了

日期:2019-11-09 10:58:4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TT   阅读人数:30
他还是个孩子,被暴力裹挟利用的香港中学生。听到判决后,刚满16岁的他哭了,不时咬紧双唇。据港媒报道,9月21日,在所谓“光复屯门”当日,香港警方截查一名15岁中学男生,在其身上搜出镭射笔、改装雨伞等物

他还是个孩子,被暴力裹挟利用的香港中学生。听到判决后,刚满16岁的他哭了,不时咬紧双唇。

据港媒报道,9月21日,在所谓“光复屯门”当日,香港警方截查一名15岁中学男生,在其身上搜出镭射笔、改装雨伞等物品。他因此被控“管有适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及“在公众地方管有攻击性武器”两项罪名。

11月7日,西九龙少年法庭审理此案,这是香港“修例风波”以来首宗正式受审的案件。

裁判官行使修订权力,将该男子的第一项控罪修改为“有意图而管有攻击性武器”并裁定被告两项控罪罪成。

16岁的香港“暴徒”,哭了(图1)

警察从被告身上搜出的整套装备

据港媒报道,被告在事发后才满16岁。庭审中,裁判官认为,虽然镭射笔本身不是攻击性武器,但它会伤人眼睛,并可令皮肤轻微烧伤。

控方专家证指出,被告携带的镭射笔,在36米内直射眼睛0.25秒,就能对人造成伤害。

而他被截查时携带的雨伞,也经过蓄意改装,拉动伞篷后能露出长达47厘米的伞杆,伞尖突出的部分可用作伤人,同时可让自己隐藏于伞蓬之中。

此外,被告被警方截查时,两端有金属螺丝的登山杖从伞中跌出,登山杖拆掉手柄后,两端均为金属部件,更易伤人。裁判官认为被告故意把登山杖藏起来,目的是向警方投掷。

裁判官认为,被告曾承认出现在现场目的是参与,如果只是和平,那他无需带激光笔或其他涉案装备。因此,裁判官认为被告的辩解属借口。

16岁的香港“暴徒”,哭了(图2)

警方曾展示一把改装雨伞

长安街知事注意到,庭上,被告的律师呈上7封求情信,称被告出生于单亲家庭,父亲年纪老迈。其父自责教导无方,被告才牵涉本案。

事发后,父亲病情加剧,让被告更加后悔。

被告学校的求情信也称,他并非“坏人”日常待人真诚有礼。被告班主任更为其请来立法会议员朱凯廸、邝俊宇等为他撰写求情信。

裁判官将判刑押后至11月25日,以待索取被告的劳教所、更生中心、教导所及青少年罪犯评估委员会报告,期间少年继续还押候判。

16岁的香港“暴徒”,哭了(图3)

长安街知事此前曾报道,在参加乱港活动的人群中,青年群体被推向前沿,而真正的祸港分子却隐藏在幕后。

没有社会阅历、年轻易冲动、被“黄媒”“黄师”洗脑,加上近年香港民生问题突出、青年生活压力加剧等各种现实因素,都是促成香港青年走上街头参与暴力活动的重要原因。

五个月来,祸港分子丑陋伎俩和表演,早已暴露了一个共同的特点:为实现个人利益毫无底线和节操。他们私下里拿着黑钱,嘴里却天天喊着“为香港利益而战”

而冲在前线的香港青年群体,浑然不知他们使用暴力,对香港造成的伤害,最终埋单的终归是每一位香港人,更包括他们自己。

浪子回头,迷途知返吧。

参考资料:文汇报、香港东网、海外网、观察者网、“有理儿有面”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被告

风流富商马奇在医院猝死,其三百万遗产出人意料地留给他的主治医生白雪芳。马奇遗孀朱莉萍是歌女出身,当她从遗嘱执行律师路景明处得知遗产已归白时,怒不可遏。在得知其夫马有非正常死亡嫌疑时,立即报案白是凶杀嫌疑人,采用医疗手段害夫夺财,公安局将白拘禁审讯……三百万遗产的突然出现,在白的医院和身边的亲友中掀起了轩然大波,人们的命运也因此出现了变化扭曲。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