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 > 正文

今年的冬至来的有些不寻常

日期:2020-03-25 07:51:4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265
今年的冬至来的有些不寻常。冬至前夜的雨唏哩哗啦地下了一夜。早晨出门上班时候,天空还在淅淅沥沥,仿佛一个饱受委屈的女人在那里还没有哭够似的。。。各地迎接冬至的习惯和方式是有很多不同的。中国人讲究祭拜天地

今年的冬至来的有些不寻常。

冬至前夜的雨唏哩哗啦地下了一夜。早晨出门上班时候,天空还在淅淅沥沥,仿佛一个饱受委屈的女人在那里还没有哭够似的。。。

今年的冬至来的有些不寻常(图1)

各地迎接冬至的习惯和方式是有很多不同的。中国人讲究祭拜天地神灵,喜欢寄托哀思梦想,放孔明灯和折纸船都是寄托哀思梦想的一种方式,民间习俗虽然很多,唯有吃饺子和祭祀应该是最具有普遍性的了。

今年的冬至来的有些不寻常(图2)

父亲已经走了五年。这五年来,父亲从未有托梦给过我。

我心里总盼望着在某天夜里,能够见见梦境里的父亲是什么样子。是不是还是像他生前那样,在他对我不满意时候,依然用那严厉的眼神瞪着我?但父亲一直没有给过我这样相见的机会。

倒是女儿告诉我她能时常梦见到爷爷,说都是在老家宅子里,爷爷坐在椅子上,总是对她笑嘻嘻的,但只是笑,从不搭话。这让我很是嫉妒。

或许是父亲生前对我这个做儿子的不甚满意缘故,大概是不想再与我相见了,父亲故意以这样方式冷落了我这个儿子。

前几年每到冬至这天,我也和小区里大部分人家一样,晚上找个背风的路口或墙角,用树枝在地上划个圆圈,蹲在地上,烧上些纸钱冥币,嘴里嘟嘟些我们和母亲过的很好之类言语,以此寄托心中对父亲的哀思。

今年冬至我却忽然有了种强烈的上坟祭祀父亲的念头。那天吃饭时就告诉了妻子这个想法,妻子听了说想去就一定要去,对死去故人不能说了又不去,会有报应的。

于是,我把今年冬至上坟的想法又特意告诉了母亲,希望带母亲一起去上坟看看父亲。没有想到母亲说她已信仰,父亲的墓园她不去了。母亲心里现在只有存在,母亲说以后她会上天堂,父亲在地下九泉,将来不会再和父亲见面了。

这让我哭笑不得。

母亲没有读过书不识字,但父亲走后母亲床头却放了一部厚厚的«圣经»和一个专用的复读机,那些和她在一起的姊妹信徒还教我母亲认字看书,母亲现在还带着老花镜用铅笔能写些天地上下,水木火土的字。五年来,母亲居然也能背诵大段大段的福音。母亲常教我们对长辈生前尽孝,死后别哭。

我想,一切随缘,只要母亲开心安好,一切就好。

今年的冬至来的有些不寻常(图3)

上周日约了弟弟妹妹,带着女儿和外甥女一起去了父亲的墓园。

在父亲的墓碑前,我再次默读了一遍我为父亲写的碑文。父亲在民国孤儿院读过书,能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这篇碑文在父亲病重时我为父亲写的,我给父亲读过,父亲自己还修改了几个字,曾经叮嘱我找人刻在碑背面 。后来我找了个刻字工匠按照父亲的要求做了,魏碑体阴刻,涂了金粉,工钱是500元加一条烟。五年的风雨洗刷,金粉字迹有些斑驳褪色了,明年清明前得找人再上次金粉。

凭吊过后,抬眼望去发现山上又开辟了一大片新墓地,西头又竖起了密密麻麻的一片新墓碑。来上坟的人络绎不绝,有些女人在墓碑前撕心裂肺的哭诉,晚辈儿女们在一旁拉着劝说着,这应该是亲人离去不久的。只是墓里睡着的人再也不会听见活人的诉说了,整个墓园悲凄凄的景象。

有家人给墓主人烧了一大堆祭祀品,纸做的电视机,大别墅,竟然还有一个的美女画像,就是那种靠在大超市门口迎宾的那种广告像,路过时走近一看,画像居然是影星张柏芝,也不知道躺在墓里的人喜欢不喜欢这个女星。

下山的时候,遇到一个熟人带着女儿也来上坟,她丈夫曾经是我好朋友,只比我大二岁,几年前因脑疾病去世。我喊了她一声: 嫂子,您也来了? 没有想到这位遗孀嫂子立刻有些泪眼婆娑,明显有些哽咽,我自己心头也忽然有了一种难言的酸楚。

此刻忽然感觉到一家人能团团圆圆健康活着是多么美好幸福的事! 人啊,其实真的是除了生死再无大事,人生许多烦恼和痛苦都是自己内心的看不开与丢不下。穷人抱怨自己没有一双新皮鞋,断腿截肢人却羡慕穷人有一双能奔跑的臭脚。能健康的活着就感恩知足吧!

今年的冬至来的有些不寻常(图4)

上坟回来时已经是中午,我请弟妹家人在一个农家饭店吃了午饭。母亲终究没肯随我们去上坟,吃饭时弟弟开车去接了母亲来饭店一起吃了饭。母亲一入席,我才感觉这个家的与完整,整桌氛围也立刻不一样起来,大家都自觉地收起了手机,围着母亲聊起了亲切的话题,听母亲那永远没完没了的挨个数落一番。这种氛围我实在是笔拙描写不出来,可这种“娘在家就在”的浓浓亲情却实实在在寄存在我们每个儿女们的心中。

今年的冬至来的有些不寻常(图5)

岁月静好,我们不散。

愿天下所有的家庭都团团圆圆。

愿所有的父母都健康长寿!

愿九泉之下的父亲一切安好!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父亲

父亲,读音:“fùqīn”,口语叫“爸爸”,一个人直系血统的上一代男性。父亲,一词书面语色彩较浓,一般不作为面称。

母亲

母亲,是子女对于双亲中女性一方的称呼。在社会学上,母亲可指养育与教养子女成长的女性。在法律上,女性也可以经由合法的渠道,领养子女,或与有子女的男性结婚,进而成为该子女的法定母亲。经领养而成为母亲的称为养母,与有子女男性结婚而成为母亲的则称为继母、後母或晚娘。在生物学上,子女体细胞中成对的染色体,有一半是由母亲的卵子的提供,因此可借由DNA分析来辨别亲属关系,且父亲精子与卵子结合时,只有提供细胞核的遗传物质,因此子女细胞中粒线体的DNA皆来自母亲,可由此来判别母系祖谱。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