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 > 正文

第一章“隐形的翅膀”

日期:2020-03-24 22:59:1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263
隐形的翅膀听说,爱一个人是来自最挚心的热情,来自一个宁静灵魂的热情,然而,往往有些人,会把这种热情埋葬在心底,以朋友的义去若无其事的爱着一个人,或甜,或酸…他的双臂极有力的从后面环住她的腰,闻着她发丝

隐形的翅膀

听说,爱一个人是来自最挚心的热情,来自一个宁静灵魂的热情,然而,往往有些人,会把这种热情埋葬在心底,以朋友的义去若无其事的爱着一个人,或甜,或酸…

他的双臂极有力的从后面环住她的腰,闻着她发丝的清香,丝毫不语,因为他几乎猜得到他怀中的人,此时此刻的所有想法或许他现在正在等待她的问题。

此时的她在近乎于五分钟的犹豫之下,还是问出口了,只是装作洒脱:南鸢绝,听说你又有新女友喽,还是个学霸啊!不赖嘛。边说边用手捏住他的两个耳垂。

南鸢绝嘴角上扬,略带一丝调戏的味道,缓缓开口道:怎么?从哪打听到的,还敢对我直呼大名,找死啊?

她咯咯只笑,忽然,在他臂间转过身,用手托住他的下巴,猛的将唇靠了过去。

然而,与此同时,他做出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立马躲闪,头部向后倾斜四十五度,仰着脸:许绿时,你丫头现在越来越放肆了啊,把手拿开孙悟空的脸,说变就变。

许绿时很识相,故作不服气,把他的下巴用力推了一下,他的身子顺其自然的向后倒了下去,不过他用右脚跟稳定住了。

第一章“隐形的翅膀”(图1)

她走到阳台前,坐在贵妃椅上顺手拿起了放在那小卓上的红酒,小口泯着,眼睛看着窗外,片刻后,她转过头,对他微笑:咱俩就真不可能?她的语气带着我非常质疑的气息。

正在窗边修剪盆景的他,听见这话,舌头自然的舔了舔左边的小虎牙,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得了吧你,你,我,咱俩只适合在朋友的范围内发展,至于其他的嘛,恩—,我呢,不想做对不起她的事情。

许绿时眼神中拂过一丝失望,又很快消失,切,所以说,咱俩卿卿我我的这么多年了,终究也不过是个朋友呗!

不然呢?他反问,并逐渐跨步向她走来

看来这回这个小妖精让你迷的可以啊,竟然可以让你这么明朗的拒绝我,太心酸了她无奈又失落,但是除了一笑带过,除了洒脱,还能如何?

南鸢绝没有再说话,他也知道此时此刻的许绿时有多么伤心,或许许绿时的心情又不是伤心二字所能表达的。

她更加明白南鸢绝这次对那个女孩认真了从前的他即使一星期会换一个女孩,她也从不过问,因为她了解他,对于那些女孩他从不认真,但是这次这个不同了,她从未见过他心甘情愿去听一个人的话,为她慢慢变好,戒烟,戒粗,甚至不会再像从前那样乱发脾气了,他的很多坏习惯,都因为那个女孩而改变了。

他们俩经常会有肢体亲密,但也只是平日里的搂搂抱抱而已,并没有在外人心里想的之类的肌肤之亲。

第一章“隐形的翅膀”(图2)

其实,许绿时的初吻还在,虽然很多人都不相信,他吻她时只会吻她的额头和脸颊,从不去触碰她的唇。

而她主动时,就如刚才一般,他只会躲,会闪。

就这样,一直,她的初吻,为他保留着。

他看了一下手腕的手表,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我还有点事儿,回来的会比较晚一点,别喝太多,早点休息依旧叮嘱过后在她的额头留下了一丝好闻的咖啡味。

没有等她问什么,他早已拔腿而离,留给她一个背影。

许绿时清楚不过他走的如此匆匆,就是想去接那个女孩放学。

似恋人间的叮嘱,却是过客般的感情。

他留下啪的一身关门声,来来在她脑海中盘旋。

眼泪大颗大颗的滚落下来,立志要强的她,在这一刻,不知所措,她依然记得,在上学的时候见过这么一句话:如果真的有世界末日,我想在你怀里,安然的,死去…

每一次,都在徘徊孤单中坚强,每一次,就算很也不闪泪光…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南鸢

《南鸢》是蒲君创作的网络小说,发表于晋江文学网。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