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 > 正文

风花雪月·边塞风,关于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的介绍

日期:2020-03-24 22:15:55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12
边塞风蝶恋花·出塞清 纳兰容若今古河山无定据。画角声中,牧马频来去。满目荒凉谁可语,西风吹老丹枫树。从前幽怨应无数。铁马金戈,青冢黄昏路。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宁远占据了地利的优势,如同“北

风花雪月·边塞风,关于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的介绍(图1)

边塞风

蝶恋花·出塞

清 纳兰容若

今古河山无定据。画角声中,牧马频来去。满目荒凉谁可语,西风吹老丹枫树。

从前幽怨应无数。铁马金戈,青冢黄昏路。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

宁远占据了地利的优势,如同“北门锁钥”一样,使得清军无法逼近山海关,但宁远却是一座孤城,而我就是一个孤守边关的将领,带着皇上和朝廷的重托,坚守着,拼命死守着,维系着命悬一线的大明。

今晚的风依然凛冽,依然刺骨,吹到脸上如同刀子一般。从西北边刮来的风每天都这样呼啸着,穿透了宁远城,似乎从来没有想要停止过,歇息过,风就这样一直刮到北京城,而父亲就在那里,在天子脚下匍匐着。

松锦大战,明朝不仅丧失了数万大军,丢弃了关外4城,而且被清军降服了精明能干的洪承畴和祖大寿。洪承畴是我的恩师,有知遇之恩,而祖大寿则是我的亲舅舅,他们是为数不少的降服将领中和我关系最密切的人,转眼之间,我们由亲密无间变成了水火不容的对立面。

城头的士兵在夜里依然保持着警惕。清军组织过无数次的进攻,宁远经历了无数次血与火的考验和洗礼,尸骨堆了清,清了堆,血迹干,干了湿…现在宁远依然没有被攻下,这全都靠了这些离乡背井,对明王朝忠心耿耿、浴血奋战的士兵。松锦之战后,敌我双方都有了一段喘息修养的时间,接手这里的我集结了下来的散兵,又把当地民众集结团练。我将宁远城变成了一个雄壮的练兵场,除了安排一些兵士轮换守城外,其他的兵士全部投入了训练,一些有能力的属将与骨干士兵训练辽民。经过几个月的艰苦训练,我总算拥有了一直强干的部队,有精兵4万,辽民8万,另外还有一支突击部队,个个善于骑射,箭无虚发,力大无穷,最重要的是,这支队伍拥有一种气势,一种舍生忘死、勇猛善战的气势,即使在清军中以强悍骑射闻名天下的八旗兵也奈何不了他们,他们就是我的骄傲,是我的家人。

黑漆漆的夜晚,我站在城头听不到任何声响,只有满天的繁星陪伴我,我习惯性的抬头看那颗最亮的星星,它无疑是最美丽动人的,就像来自江南的官兵谈论最多的她,美若天仙,巧笑可人,嗓音绝美,舞姿曼妙,无人可比。我想象着她的脸上永远挂着甜甜的笑,不妩媚却让我心动,她的歌声温软动听,久久不绝于耳…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我特遣了一名心腹,取千金前往苏州礼聘她为妾室,现在已多半到了苏州。

守城的士兵又送来一封表兄的来信,这样的信我不用看也知道是劝降信,自从奉命镇守宁远以来,亲朋好友的劝降信如雪片一样,这些信都被我付之一炬,我期待的是另外一封信。

未完待续

我在2010年9月和2014年7月分别游玩了苏州、杭州和上海,上海世博会的博文曾经写过一篇,但是苏州和杭州写什么,一直犹豫不决,是写一千零一遍的《苏杭日记》还是“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的《天堂苏杭》一下2005年曾去过的北京,再想想昆明,我脑海里闪现出了一些人物,他们和这几个地方都有关联,写写他们的故事或许有点意思,这样的游记兴许别有一番新意。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清军

清朝统治中国的基本武装力量。最初由满族建立八旗军队,通过战争建立了清王朝,后来又发展蒙古八旗和汉军八旗,历史上统称为清军。在镇压太平天国时,曾国藩为其湘军建立了附属的内河水师(1853年,咸丰三年),至1864年(同治三年),在曾国藩建议下,清廷成立“长江经制水师”,制提督一人。洋务运动中最终建立了四支舰队:受北洋大臣节制的北洋水师,受南洋大臣节制的南洋舰队,受福州船政局节制的福建水师,受两广总督节制的广东水师,但四只舰队互不统属,独立作战。

延伸 · 推荐

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

雪小禅说:“听雪,也是听心,听雪的刹那,心里定会开出一朵清幽的莲花”梅,凌寒独自开。雪,为有暗香来。梅与雪,相依相偎的爱,此情可待。序你说,春天会来我的相思便成了等待你说,风雨兼程我的等待成了一个梦那...

一个人的风花雪月

风那些滚烫的,凉薄的刺骨的,都已从我的生命里经过现在,我越来越矮它越来越小似乎,我们同时完成了与这世界的和解直到最后再也感觉不到彼此花如果你不愿意开那就不开了如果你不愿意结出果子那就不结了如果你愿意凋...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