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 > 正文

紫荆山公园的荷花,作者,李秋海

日期:2020-02-26 23:16:4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852
久违的紫荆山公园郑州 李秋海柳条依依,莲花朵朵。年轻时经常去这座公园。最多的是带着女朋友,包括她后来成了我的妻子,甜言蜜语,加上花前月下,果然罗曼谛克…再后来,我们依然常去,那是我们的宝宝已有了自己的

久违的紫荆山公园

郑州 李秋海

紫荆山公园的荷花,作者,李秋海(图1)

柳条依依,莲花朵朵。

年轻时经常去这座公园。最多的是带着女朋友,包括她后来成了我的妻子,甜言蜜语,加上花前月下,果然罗曼谛克…

再后来,我们依然常去,那是我们的宝宝已有了自己的欲望,无论她希望得到什么,最好的办法就是领她去紫荆山公园。又近,又清雅,一举三得,大家都各得其乐…

紫荆山公园的荷花,作者,李秋海(图2)

30多年前,在这座桥上,留下了我和妻子多少窃窃私语?

紫荆山公园的荷花,作者,李秋海(图3)

迈步在这样的湖边,还真的忘记了周围就是嘈杂的都市。

紫荆山公园的荷花,作者,李秋海(图4)

闹中取静,紫荆山公园曾经是省府一带市民最常去的地方之一。

再再后来,我偶尔还去。那时,孩子已失去对公园的兴趣,妻子也再没雅兴随我去花前月下。我是陪年迈多病的母亲。父亲走得早,母亲含辛茹苦把我们姊妹兄弟六人拉扯大,成了家,该享福的时候,却饱受疾病的折磨。每当母亲来我这儿小住的时候,她嘴不馋,又不爱热闹,最好的办法就是陪她去公园坐坐。我能陪她在公园走走,稍坐片刻,就使她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人老了,都希望孩子们(特别是儿子)多陪陪他们,所以母亲常以渴盼的目光盯着我问:秋海,你退休还得几年?我总是含糊其辞地回答老人,快啦。或故意少说一两年。然而,母亲终究没能等到我退休…

紫荆山公园的荷花,作者,李秋海(图5)

母亲、女儿、妻子,与紫荆山公园都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怀。

紫荆山公园的荷花,作者,李秋海(图6)

荷翠欲滴,锦鲤游泳。

紫荆山公园的荷花,作者,李秋海(图7)

池水幽幽,顽石累累。

再再再后来,也就是最近这十来年,我几乎没有再踏进过紫荆山公园。细想一下,大体有这几个原因:一是又买了一套新房,老房子让岳父母住着,新房子离得远了,自然很少想起紫荆山公园;二是这几年,我所在的单位正经历第二次创业的奋斗,肩上有点的自己,说休闲之心不受影响,那不是实话。往往是晚上下班之后,往床上一倒,有时连晚饭都懒得起来吃;当然,最直接的原因恐怕要算第三:这些年郑州快速膨胀,高楼林立,人满为患,每每从紫荆山公园旁边经过,充斥入眼的,除了人还是人,哪有进去一挤之奢望?

紫荆山公园的荷花,作者,李秋海(图8)

公园里有一座鸽楼。洁白的鸽子,一群群,一片片, 时飞时落,跟随着手拿鸽食的孩子们,为公园增添了生机,使孩子们多了一份儿天真。

紫荆山公园的荷花,作者,李秋海(图9)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菏花别样红。

然而,今天这个周六的上午,在探望岳父母的间空,由于我正在坚持一项新的健身活动_走步,探奇般地又一次踏进了紫荆山公园的大门。人,依然是擦肩接踵;面积,却比过去少了许多。不过,这并不影响她的美丽。看,东园那座湖,一半是游船嬉戏的乐园,一半则变成了一望无际的荷塘。真可谓“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那莲叶之绿,青翠欲滴;那荷花之大,有的足可与排球比个儿,红的、粉的、黄的、白的…哇!在待放的花蕾和初现的莲蓬陪衬下,是那样的高洁阿娜,是那样的亭亭玉立!沿着池边木廊走过,不论是年已古稀的老人,还是风华正茂的小伙姑娘,都经不住眼前美景的吸引,纷纷端起手中的相机和手机,弓背探腰地把镜头对准了池里。当然,不光是这荷塘,还有那边专辟的儿童游乐场,游客聊天和打尖的茶滩和小排档,以及向孩子们争食儿的一群群洁白的鸽子…

紫荆山公园的荷花,作者,李秋海(图10)

湖边拍照的游客们。

紫荆山公园的荷花,作者,李秋海(图11)

紫荆山公园的荷花,预示着郑州美好的未来。

啊!久违的紫荆山公园,你依然那么美丽、迷人。透过你怀里吵杂的人群,我看到了你旺盛的生命,更看到了郑州的未来。你就像一位年轻的姑娘,充满着勃勃生机和青春的魅力,正在迎接着更加美好的未来。

2015年8月8日中午于郑州老宅子

2016年04月11日凌晨修改和发表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公园

公园,古代是指官家的园林,而现代一般是指政府修建并经营的作为自然观赏区和供公众的休息游玩的公共区域。具有着改善城市生态、防火、避难等作用。而现代的公园以其环境幽深和清凉避暑而受到人们的喜爱,也成为情侣们,老人们,孩子们的共同圣地,以至于在公园中发生了无数个故事,成为人们喜怒哀乐的又一聚集地,也因此很多的书籍、电影和连续剧的背景都选在了了公园。

延伸 · 推荐

向着遥远的一次出发,作者,李秋海

疆字906部队往事回顾 1向着遥远出发9495次军列留给我的故事西域老兵 李秋海※红色的记忆,伴随我45年了人生有无数次出发。我要记述的这次出发,却非同一般,因为,这是我告别孩童时代,走上社会,向着遥...

一生也忘不掉的,作者,李秋海

疆字906部队往事回顾 3一生也忘不掉的“三快一慢”西域老兵 李秋海※这些保存了近半个世纪的领章和帽徽,曾经伴随我度过了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那一年,我还不满17周岁。可是,作为一名头五星的解放军战士,我...

惊魂,偶尔传来强忍不住的低沉的咳嗽声,作者,张建生,秋海时空友情制作

惊魂,响彻午后的一枪特务连故事二三例906特务连 张建生一、夜间行军,其乐悠悠一九七四年初春,气候乍暖还寒。一天晚饭后,快到熄灯号吹响时,警侦排杭排长发出命令:一号作着装,紧急集合!什么是一号着装呢?...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