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 > 正文

原创微小说连载九过年前后

日期:2020-02-26 23:14:3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200
上午9时许,我刚吃过早饭,社区的游动广播响了:居民同志请注意,少出门,不聚集,不扎堆,戴口罩,戴手套,勤漱口,勤洗手,勤通风,多喝水,有情况,早报告,早治疗,早隔离。″我从窗囗望去,广播声由近而远由远

上午9时许,我刚吃过早饭,社区的游动广播响了:

居民同志请注意,少出门,不聚集,不扎堆,戴口罩,戴手套,勤漱口,勤洗手,勤通风,多喝水,有情况,早报告,早治疗,早隔离。″

我从窗囗望去,广播声由近而远由远而近在反复地迴响着。社区四处人烟稀少,连小狗都看不到一只,十分的冷清,广播声显得格外的遼亮。

自大年三十以来,这广播声已经有几天了。并每天间断地广播几次。听着这声音,我有种直觉:尽管我所在的社区暂时还没有居民感染,但疫情还是比较严重的,还沒有宣布解除。而在这个非常时期,为了防控疫情工作,社区每天都坚持工作在基层第一线,真是辛苦她们了。

钦佩之余,一丝愧疚感悄悄袭上心头。我想,现在正是党和人民需要的时候,作为一名党员,我是不是该为社区分忧,做点工作呢?这可是考验一个党员的时候呀!而且正好在乡下亲家的儿子发来微信,要我今天赶紧去交通银行为他还贷款。这是个出门的好机会,因为一般情况下,老婆不许准我出门。

老婆还在蒙头大睡,不时发出有节奏的鼾睡声,估计一时半会还不会醒来。

为了不吵醒老婆,我拿起手机,给社区党委梁书记发了一条微信:“梁书记:我想为社区做点工作。我下午来社区一下,拿广播在社区和所辖小区转一转,可以吗?中午你们几点上班?”

梁书记马上回复:好的。″

午饭后,我与老婆说了出去为儿子还贷的理由,便肩挎挎包,戴上帽子与口罩,和一次性塑胶手套,全副武装地出了门。

老公,要快去快回啊。″老婆在嘱咐着。

“好啰。”我边下楼边答应着。

走到楼下,我从包里取出了社区发的治安红袖章戴在左臂上,朝社区办公室走去。

社区办公室干净整洁,口罩遮得严严实实,都各自的岗位有条不紊地工作着。梁书记正低头站在狹长的大理石办公接待柜台一处写着什么。

梁书记!″我站在门口原地不动,轻轻地朝她喚了一声。

听到声音,梁书记(她戴着口罩)抬起了头,扭过头望着我答道:叔叔。″

我来拿个广播。″

“好,″梁书记应允着,又朝一名正在伏案工作的姑娘吩咐道;”小王,把广播给叔叔啰。″

我连忙走上前,接过了小王递来的广播器。小王马上告诉了我使用的方法。

我拿着广播器,朝门外走去,并打开了广播。

叔叔,梁书记从里面赶了出来说:我先为您拍个照。″

我停下,手拿广播随意摆了个姿势,书记麻利地为我拍了照。

叔叔,您今年多大年纪了。″书记又问。

“67。”我答。这时我想,这么点芝麻小事,书记问我年龄干什么呢?我一时费解。

我一路朝社区走去,在社区的每个角落来回转了转,广播声响彻着社区四周。我心里觉得很踏实,觉得早就该这样了。

我走到我居住的楼栋2门一楼,掏出包里的电动车钥匙,开了锁,骑上电动车,朝附近两华里的交通银行驶去。我心里暗自思忖,先去把贷款还了,再去巡逻。因为这大过年的,又是非常时期,银行肯定下班下得早。

为了宣传,我一直沒关广播。一路上,冷清的大街上响彻着广播的声音。

交通银行很快到了。我锁了电动车,关闭了广播,并拿在手里走进银行。

与往日不同的是,除了几名,一个偌大的银行里空荡荡的,竟无一名顾客。

在门口,一名男走上前,拿着电脑体温测量器,在我的脑门上轻轻一点,很快测量完了体温。我问他多少度?他告诉我:35度8。

我取了号,走到6号柜台,从包里拿出钱和交行信用卡,交给,很快地办完了还贷手续。前后不到10分钟,比起以往的办事效率,真是前所未有的速度之快捷。

走出银行,我骑上电动车,加快了速度,往我所辖的社区急驶而去。

街上真冷呀!“嗖嗖”的北风吹在身上,冰凉冰凉的,我的耳朵都快冻红了。但是我的心是热的,一想到日夜奋战在抗病毒一线的广大医务工作者,想到工作在社区基层工作的同志,觉得自已做的这些算不了什么,也是应该的。

我居住的社区是个大社区,附近所辖有四个小区。

化工院小区到了。除了一个小超市在营业,其它门店紧闭,也是十分清静。我骑着电动车慢慢地到处溜哒着,偶尔有一个人在社区步行或骑电动车匆匆驶过,我注意到,他们都戴着口罩。

完毕,我又陆续了其它三个小区,情况都很良好,人们都静静地呆在家里,没人在外聚集与闲逛。这时我又想,人民真守纪律呀!相信在党和各级政府的高度重视和英明领导下,在全体医务人员和基层一线排查人员的努力下,疫情一定会过去,春天离我们不会太远了。

回到社区,我在社区又了一周。把广播器高到社区办公室,往家里骑去。

锁好车,我上楼叫开了门。

老婆见我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用装着酒精的喷务器帮我消毒,将我全身上上下下喷了一遍,才让我換鞋进屋。

老公,怎么去得这么久?″老婆诧异地问我。

“老婆,″我漫不经心地编出在路上早已想好的谎话说:”你还别说,银行里呀,还排了一会儿队,等了一阵。″

那你和他们坐在一起了?″老婆更惊讶了,她眼睛直瞪瞪地望着我。

我才沒坐呢。我呀,就站在银行外面等。等叫了我的号才进去的。而且他们当中也有些人站在外面,我与他们也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我平静地答。但我心里想笑,因为平时我很少撒谎,这次确实是出于无奈。不然,她会唠唠叨叨沒个完。

“哦,原来这样。那就好,那就好。”听我这样一说,老婆这才放心下来。

接着,我去卫生间用温热水洗了洗手,完毕又弄了半杯盐开水漱了口,喝了几口盐开水。

唉,出去一趟可真麻烦。我无可奈何地想。

时间还早,我脱了衣服,钻进被窝,美美地睡了一觉。

一觉醒来,天色已经渐渐暗下来了。

两个人吃饭很简单。沒多久,我俩的晚餐结束了。

晚饭后不久,我掏出手机,给梁书记发了条微信:书记:今天下午,我步行在社区巡视了一周后。骑电动车巡视了化工院,工院,阳光小镇,以及长电两个生活区。情况都好,到处冷冷请清,更无人聚集。只是我社区个别居民不自觉,口罩都没戴,在社区闲坐。一问他,他说沒口罩。我也很无奈,听说药店口罩奇缺。情况就这些,明天有时间我继续,可能是上午9时后。″

不一会儿,书记回复了。她发来了一个语音,两张图片。

我听了很激动,连忙用文字回复:书记过奖了,这是我应该做的,你们比我们居民更辛苦。″

书记最后回复了几个大姆指表情。

我放下手机,心里久久不能平静;我扬起头,望了望窗外幽静而漆黑的天幕,此时此刻我觉得,自已为党为人民刚刚做了一点点工作,就得到了社区及上级党组织的赞扬与肯定;这对我是种鼓励,更是种鞭策。我仿佛觉得党在用一种亲切的眼光在看着我,好像在对我说:同志,你做得很好。在这个非常时期,这也是考验一个党员的关健时刻。继续为人民工作吧,党是相信你的,人民也是看得到的。″

这时我想起了入党的誓词,心想,入党不光是要说得好写得好唱得好,而是要做得好。特别是在党和人民最需要的时候。

今天夜里,我感觉睡得特别的香。

/users/44863687/0cc3057efff9e2e0de39a7a1d621ef1d.jpg-mobile />

原创微小说连载九过年前后(图1)

原创微小说连载九过年前后(图2)

原创微小说连载九过年前后(图3)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社区

社区是若干社会群体或社会组织聚集在某一个领域里所形成的一个生活上相互关联的大集体,是社会有机体最基本的内容,是宏观社会的缩影。社会学家给社区下出的定义有140多种。尽管社会学家对社区下的定义各不相同,在构成社区的基本要素上认识还是基本一致的,普遍认为一个社区应该包括一定数量的人口、一定范围的地域、一定规模的设施、一定特征的文化、一定类型的组织。社区就是这样一个“聚居在一定地域范围内的人们所组成的社会生活共同体”。社区的特点:有一定的地理区域;有一定数量的人口;居民之间有共同的意识和利益;有着较密切的社会交往。

延伸 · 推荐

原创微小说连载十六过年前后

2020年2月27日上午,我为社区搞完流动广播宣传回来已是10时许。我将广播音响送到社区办公室的柜台上。都在各自的电脑前埋头工作。广播来了。″我的声音很轻,唯恐打乱他们的工作。叔叔辛苦了!″坐在第二排...

原创微小说连载十三过年前后

第二天清晨,我隐隐约约被一种喧哗的声音闹醒。我迷迷糊糊坐了起来,掀开窗帘布看了看户外的天空,东方刚刚露出鱼肚白,正向四周缓缓弥漫开来。社区内万籁俱寂,悄无声息;连小鸟们都好像躲在树上的窝里酣睡。我看了...

原创微小说连载八《过年》

时间过得可真快,今天离元宵节只差两天了。元宵节一过,春节就算是过完了。而2020年这个春节也许是人们这一生中刻骨铭心而难以忘怀的春节。这个春节,安静而低调,沒有了节日的气氛。沒有大红灯笼与烟花爆竹;沒...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