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 > 正文

我的那陈年往事——我在古城骡马市长大(上)

日期:2020-02-26 23:06:37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892
我五三年出生不久我家就搬到离钟楼不远的骡马市街水车巷居住,父亲供职于商务印书馆(新华书店的前身)父亲的工作就是接待来自各地的书商,选好了书,订完合同,陪同书商去西安五一饭店 吃鸡丝馄饨,听父親讲饭店的

我五三年出生不久我家就搬到离钟楼不远的骡马市街水车巷居住,父亲供职于商务印书馆(新华书店的前身)父亲的工作就是接待来自各地的书商,选好了书,订完合同,陪同书商去西安五一饭店 吃鸡丝馄饨,听父親讲饭店的鸡丝馄饨是很有名的,我父亲当时的月工资是:85块五毛五,后来听人讲,这份工资在当时是很高的。

我的那陈年往事——我在古城骡马市长大(上)(图1)

五八年时我朦朦胧胧开始记事,记得那时大炼钢铁,街道主任一边敲着一块铁板,一边喊上交废铁啦,各家各户都拿出来积攒下的废铁上交后集中起来,在巷子里就建有小土高炉炼綱,练出来一堆铁疙瘩,长大后我才知道,当时没有技术支撑,小土高炉就练不出什么钢来,最多炼点杂质好多的铁块,50年代搞除四害运动,消灭老鼠,苍蝇,蚊子,我记忆犹新,尤其是打麻雀,民兵们用站在房上。隔一段儿就一个民兵,发现麻雀就有人敲锣,民兵们眼睛瞪大硬是把这一个麻雀赶过来赶过去,麻雀累得不行就要休息,民兵果断扣动扳机,麻雀毙命,在那个时候,麻雀的确消灭的差不多了;消灭蚊子的举措是统一一个时间,居委会主任挨家挨户的动员,在统一的时间内,每家每户点燃发的驱蚊药,这个时候不管你走到哪儿,呼吸都感到困难,必须用毛巾捂住嘴…四害中,唯一被杜娥还冤的麻雀多年后证实是益鸟。

我的那陈年往事——我在古城骡马市长大(上)(图2)

我的那陈年往事——我在古城骡马市长大(上)(图3)

我的那陈年往事——我在古城骡马市长大(上)(图4)

我的那陈年往事——我在古城骡马市长大(上)(图5)

过后紧跟着就是难忘的三年自然灾害,我那时候刚上小学,印象深刻的就是,饥饿,浮肿,艰难; 记得我和我二哥抬水,一路上腿都打软好几次,由于营养 跟不上,还染上了轻度浮肿病,到现在额头上还有一个按下去没有起来的窝,我家男孩有三有一妹,为了更好的过日子,我母亲做些像大烩菜一类的菜,我还帮着抬到 位于骡马市的解放市场上去卖,记得一碗一毛钱,就这一个行为,文革中没少让批;我母亲有 缝纫手艺,平时有时摆个摊,做掉缝缝补补的事,就这样艰难的度日,我父親供职的商务印书馆五十年代经公私合营后经营几年於五六年改为国营新华书店,我父亲属于资方高级职员,那时候在资方人员展开自动减 薪运动,提出这是为减轻国家负担而举措,父親就自巳把85块五毛五减到62块二毛伍,这个工资从五六年 持续到文革后期。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书店来了新人,工资也就20多块,跟工厂学徒一样,慢慢往上涨,想拿到62块二毛五营业员的最高级别,不奋斗二三十年想都别想)由于父親在历史上有些问题没能做结论(唯一的见证人去了台湾)因此书店一直不能重用我父親,但父親在書店的作用那大了去了,首先是文化教員,老父親是四七年西北大学历史系毕业的)给那时普遍文化程度不高的书店职工上课,新华书店13级总经理是每节课不拉下的,其次是救火队员,我记得很清楚,书店内部刊物经常有报道我爸的事迹,末央区書店经老父親带领的总店组织的工作组下派叁个月,扭亏为盈。新华书店是企业单位)三桥書店我父親可是待了两年多,由落后的单位一下升至 全书店先进单位,在新华书店钟楼晝店 我父亲待的是最长的,主要在发行科负责工作,发行科可是书店很重要的岗位,进的书畅销则盈利,反之图書积压在 库房,文革中我爸爸又当运动员了,换了另一位职工负责发行科工作,进了3000本儿农民广播体操,一年只售出三本儿,一本作者,一本出版社,发行科自留一本儿,最后只好回炉送造纸厂,因此这件事成了老父親教学 教案之一,这就是不恰当的,盲目引进图书的教训,文革后期,我父親在全市新华书店职工培训课上,讲最复杂的图書分类″)文革前夕,总店似乎忘记老父親历史遗留问题,把 精明能干的老父親提拔为西安市新华书店钟楼门部主任,还沒 等到正式宣布, 一场史无前例的开始了,文革前新华书店钟楼门市部就我父親是唯一的大学毕业的…

我的那陈年往事——我在古城骡马市长大(上)(图6)

骡马市在古城属于市中心地段,一天到晚,车水马龙,人来人往,摆摊儿的,卖馍的,卖艺的,算命测字的,就数小纲炮卖 印象最深!每天小钢炮准时来到常来的地点后先是敲锣,吸引众人围观,看人到的差不多后,开始南腔北调的寒暄一阵,脱掉上衣,用一根铁棍儿,经运气后,对着左上胸 靠近肋骨的地连敲三下,铁棍儿顿时弯了;用 红缨枪对准咽喉一点儿一点儿用力红缨枪顿时呈弯状,众人齐叫好,小钢炮儿趁机拿出自制的开始叫卖起来,一丸三毛,二丸五毛,一块五丸,你别说还真有人买,无非就是男人补肾之类的自制补药。 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在骡马市一段时间 就有饿极了的人成了叼头子,就是趁人不注意抢人食物, 卖馍的吓的不敢把馍摆在人面前,把坨坨馍放在上衣里揣着,讲好价,看四下有没有叼头子,才敢拿出来,我记得很清楚一个坨坨馍五毛钱;这里买馍,算黑市交易,不收粮票的还看见叼头子从人手中抢走冒着热气的甑 糕,一边儿跑一边儿吃,被抢的人在追,追到了看见叼头子黑马咕咚脏兮兮的双手也没劲儿了,就是把甑糕还给他,他也无心再吃了,追到这样抢东西的人,被抢的人最多埋怨两句,但从没有像抓住小偷一样打这些人,谁肚子饱会去抢人,会去做这些丢人的事。.

我的那陈年往事——我在古城骡马市长大(上)(图7)

我的那陈年往事——我在古城骡马市长大(上)(图8)

骡马市一条街除饭店外,乐义食堂就是最大的 饭馆啦!小时候如果想在外边吃上一顿,头一个的选项就是乐义食堂,早上除了卖甑糕以外,二两粮票八分钱 可吃一碗素面,二两粮票一毛八分钱可吃一碗肉面,我记得文革以前素面倒是吃过好多碗,肉面超不过3碗,在那些经济不发达的时期,想吃碗肉面是件比较奢侈的事;饭店门口支了一个摊儿,卖 炒凉粉,用淀粉做的块状食品)旁边儿还卖 古城有名的稠酒,在我的记忆里,这家稠酒是最好喝的,有一个阶段,好像喝上了瘾,只要有钱就买一碗喝,我没钱买一大碗儿,一大碗儿四毛钱,我只买两毛钱半碗,熟悉的大妈每次都倒多半碗给我,心里很是感谢她,多年以后我竟然和她家住在一个院子里,但是这位大妈已经不在人世了,和他的儿子一家子 我们和谐共处了好几年… 文革开始后,自己长大了几岁,眼头高了,只要有点儿钱就叫上好朋友李玉长一块去回坊 碟一碗羊肉泡,感觉那时候太能吃了,吃一顿泡馍,掰四到五个馍,一大碗儿装不下,再装个小碗儿,号称一带二,拖拉机,吃一顿羊肉泡,似乎肚子几天都是饱的,吃羊肉泡的文章我专门儿写了一帖,朋友们可去作品集(国内篇)中可找到)这是那个年代改善生活的一个代表范例,南院门儿的葫芦头也是经常光顾的饭馆。

我的那陈年往事——我在古城骡马市长大(上)(图9)

五十年代未至文革前,每到十月一日那天,我和院子其它小伙伴都要早早起床,趁东大街戒严之前进入 钟楼新华书店屋面上等到十点多,在新城广场上开过会后,的队伍就要经过北大街环绕钟楼一圈经过新华书店门口往東门方向行进,各种彩车 看的眼花缭乱,尤其是在书店楼顶,看的非常清楚,那一天是我最高兴的一天。新华书店西安总店在骡马市北口对面的案板街中的一条小巷里,一到星六星天这里的电视会打开,前苏联的战争片几乎都在这里看过,像列宁在1918,格勒战役,卓雅和舒拉的故事等,南斯拉夫的《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还有阿尔巴尼亚等,在60年代能看上电视还算是一件比较奢侈的事,我记得书店刚开始是黑白电视,最后换了一个30多寸的彩电。

我的那陈年往事——我在古城骡马市长大(上)(图10)

我的那陈年往事——我在古城骡马市长大(上)(图11)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骡马

骡马指骡子和马,泛指牲口。古时候的一种交通工具。骡马是一种驴和马交配成公的新型牲口,这种牲口身兼驴和马的优点。深受老百姓的喜爱。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