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 > 正文

侥幸不翻车,我敬佩战友们一不怕苦,1970-1989,每年2月17曰來臨之际

日期:2020-02-18 23:07:15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501
应征入伍经过个人的积极努力和多方面的热情支持帮助,我终于符合了应征入伍的规定条件,从一个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知识青年”转变成为保卫伟大祖国的“现役军人”军旅生涯二十年的軍旅生涯,奉献了自己的青春年华

侥幸不翻车,我敬佩战友们一不怕苦,1970-1989,每年2月17曰來臨之际(图1)

应征入伍

经过个人的积极努力和多方面的热情支持帮助,我终于符合了应征入伍的规定条件,从一个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知识青年”转变成为保卫伟大祖国的“现役军人”

侥幸不翻车,我敬佩战友们一不怕苦,1970-1989,每年2月17曰來臨之际(图2)

军旅生涯

二十年的軍旅生涯,奉献了自己的青春年华。从在野战军的团卫生队担任“卫生员”工作开始,两年后到軍医大学进一步学习深造,最终成为了一名“人民軍医”

軍医大学毕业后,又回到野战军的团卫生队,继续肩负起部队官兵的卫勤保障工作。后来,又调入到了军队医院,还是一如既往地履行为部队伤病员医疗服务工作。

在部队二十年的服役期间,我始终严格要求自己,坚守着軍人的基本职责,坚持着軍医的职业操守,努力完成交办的各项工作和战斗任务。

侥幸不翻车,我敬佩战友们一不怕苦,1970-1989,每年2月17曰來臨之际(图3)

野战部队/卫国保家

在戍马生涯期间,每一个军人的脑海中都始终牢牢地记着自己的基本职责---“抵抗侵略,保卫祖国”

我努力地用自己的生命去詮释,就是一定要始终坚持做到,在祖国需要的时候,毫不畏惧地走上戰場,并且要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去拼搏。

侥幸不翻车,我敬佩战友们一不怕苦,1970-1989,每年2月17曰來臨之际(图4)

奔赴/保卫祖国

我有幸參加了1979年的“對越自衛還擊作戰”并且始终不忘履行“軍人是戰場主角”的基本职责。

那场战争,让我的脑海中始终記忆着一句永远难忘的话,就是团首長在戰前動員大會上说,“上戰場不是人人都會死,但每個上的軍人都要充分做好死的準備”

就是这句话,鼓舞著我大胆地走向了袓国的南疆邊陲,踏上了明知此行很可能是有去無回的行程,也要勇敢地面对,而且还要努力地去完成上一个个艰巨的任务。

侥幸不翻车,我敬佩战友们一不怕苦,1970-1989,每年2月17曰來臨之际(图5)

奔赴/保卫祖国

记得在战前准备期间,大家的情绪始终饱满激昂的。直到进入了开始剃平头,写遗书的阶段,才意识到真要上了,必须要面对死亡了,大家的心绪都有些低沉了。出发那天,我们整装齐备地坐在汽車上,大约是在下午的离开了驻地营房,一个小时后到达了火車站,傍晚进晚餐,随后登上了军列。

在舖满稻草的闷罐車厢里,我们30多个人,盖着被子静静地躺着,无人出声。至早晨约时许,火车停在了一个軍供站,大家下車洗漱,吃早餐,这时才终于打破了10余小时的沉默。每个人都在诉说,自己昨晚整夜都未入睡,听着隆隆的车轮滚动声,头脑里是一片乱糟糟的,好像是在想着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想------。

当我们赶到了广西宁明前线时,看到负伤或牺牲的战友被抬下来时,大家被震撼了,顿时精神振作起来了,开始准备迊接火与血的考验。

侥幸不翻车,我敬佩战友们一不怕苦,1970-1989,每年2月17曰來臨之际(图6)

奔赴/保卫祖国

我有次去执行临时任务,为运輸車队做卫勤医疗保障。那时候,越南经常派一些身着便衣的特工队员,越境潜入我軍的战区及后方。专门从事袭扰部队驻地;軍需庫,庫,油庫;包抄掳走軍队伤员,或医护人员;伏击运輸車队等恶劣行径。

那次,我们車队任务是运送炮弹,每台車都装有几十发,共有近卄多台車。不论汽车在公路上行驶,还是在公路边休整,大家都始终练持高度戒备。每个人都做到子弹上膛,手不离枪,眼观四周,防备可能的突袭。

因为装着千余发炮弹的車队,或被手榴弹炸燃,或被槍弹打燃,瞬间的就会造成整个车队都淹没在火海,之中,无人能幸免于死亡之外。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不能及时送上前线,怡误战机会造成更大的牺牲。

我们那次执行任务,幸运地未遇上越南的特工队,車队得以安全,顺利,及时地完成了运輸任务。

侥幸不翻车,我敬佩战友们一不怕苦,1970-1989,每年2月17曰來臨之际(图7)

奔赴/保卫祖国

我在前线时,是在野战部队的最基层救治医疗单位------军炮团“卫生队”担任軍医,主要任务就是在前线负责对的伤员进行分类。

就是根据伤员具体伤情,做出明确安排,或指定相应医护人员立即实施简单的紧急救护处理,或交由相关人员送伤病员到后方医院进一步处理。

伤员的分类过程,始终都要坚持做到,保证在前线的伤员能够获得有序,及时,有效的救治。

侥幸不翻车,我敬佩战友们一不怕苦,1970-1989,每年2月17曰來臨之际(图8)

奔赴/保卫祖国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曾经的一位部队好战友(曾经四軍医大的学友)在云南的前线,不顾个人安危,顶著隆隆的炮声,冒着弥漫的硝烟,和另一位卫生员一同救护伤员,当他们用担架将伤员送上救护車时,瞬间炮弾袭来,三个人无一幸免的都光荣牺牲了。

1978年底,我们俩人同时在河北廊坊接新兵,在返回營房的軍列上,我们得知了要赴中越邊境参战的,当时非都是常的兴奋,甚至約定,戰後回来要一起喝慶功酒。

沒想到,在戰後部队英模表彰大會上,我聽到他英勇犧牲的噩耗,心中悲痛不己,只能默默地祝福他的英灵。

侥幸不翻车,我敬佩战友们一不怕苦,1970-1989,每年2月17曰來臨之际(图9)

奔赴/保卫祖国

给我印像最深的是刚上就牺牲的两个年仅16岁的小兵。

1978年底,我到河北接兵时看到他们俩人天真,活泼,又可爱,非常的喜欢。因年齡较小,无法接收。未想到,他们经多方努力和争取,竞如愿實現了當兵保國的美好願望。

然而,他們穿上了新軍裝以后,僅僅二個多月的时间,就犧牲在了这次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的戰場上。

历史的傷痛,我们永远都不能遺忘记,純淨的靈魂更应该获得良好的安慰。讓我們永遠記住,這些曾经为我们过上安定,美好生活而流血犧牲的烈士們吧。

侥幸不翻车,我敬佩战友们一不怕苦,1970-1989,每年2月17曰來臨之际(图10)

奔赴/保卫祖国

在79年“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上,前线的各方面条件都是比较差的,可大家依然顽强地支撑着。

那时部队装备比较差,很多前线部队干战头无钢盔,面无防毒面具,缺乏有效的防护。战士都一样的住在帆布帐蓬里,白天日照酷热,晚上蚊虫叮咬,为了预防蛇伤害,就在帐蓬周边挖个沟洒上石灰粉。在饮食方面,菜肉常常都供应不上的,只是方便米,方便面用开水泡后,加上一点罐头菜肴了---。大家无一人怨言,全力地去完成各项任务

记得是在三月份,中央慰向团到前线后,特意向部队每人赠五斤鲜肉呀!大家高兴地手舞足蹈------。

侥幸不翻车,我敬佩战友们一不怕苦,1970-1989,每年2月17曰來臨之际(图11)

奔赴/保卫祖国

1979年的“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我能够坚定地走上前线,勇敢地投入到血与火的里,真正的实践了一次生死的考验和锻炼,这是我一生中不可多得的巨大收获,也是我人生中的最宝贵的财富,更是我在人生道路上能够不断大步前進的坚实基础。

侥幸不翻车,我敬佩战友们一不怕苦,1970-1989,每年2月17曰來臨之际(图12)

三十八年,弹指一挥间。每年2月17曰來臨之际,我都会想起那些曾经并肩工作,学习,并犧牲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戰場上的指揮員和戰鬥員。

我敬佩战友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戰鬥精神,也敬仰战友们視死如歸的英雄氣概,更感恩他们为保卫伟大祖国国土和人民付出的爱!

侥幸不翻车,我敬佩战友们一不怕苦,1970-1989,每年2月17曰來臨之际(图13)

军队医院/服务伤病员

在这个时期中,我被调到了川藏线上的一所軍队的综合医院工作,在医院的心血管内科担任军医。

“服务部队,巩固国防,全心全意为伤病员服务”也就成为了我必须具备和履行的职业操守。

侥幸不翻车,我敬佩战友们一不怕苦,1970-1989,每年2月17曰來臨之际(图14)

登上高原/服务边防

1983年,根据医院安排,我参加了“成都軍区后勤服务队”工作。登上了高原,在六个月时间里,行进在5000余公里的川藏公路线上。

这是一条山高险峻的路,要翻越海拔4000公尺以上的高山近10座,还要面对险相环生的悬崖峭壁,沟壑突兀,更要应对可德突然暴发的滑坡,山洪,泥土流,雪崩等等。同时还要承受着高原缺氧的折磨,更要经受着终年冰雪不化地区的严寒考验。

在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面对着惊险的环境,承受着缺氧的折磨,和无法遇测到的突发意外------,在我的心中,总是觉得自是在和死神相伴相行。但是,我们依然靠着不屈的斗志,顽强的信心,战胜了各种各样的艰难困苦,园滿而顺利地完成了上级交给的任务,并且安全返回了医院。

侥幸不翻车,我敬佩战友们一不怕苦,1970-1989,每年2月17曰來臨之际(图15)

登上高原/服务边防

我们军区服务队是从省成都市启程,驱車行驶在川藏公路线上,先后经双流、新津、邛崃、名山、雅安等县市,赶到了天全县西50公里处的“二郎山”这垂山的海抜高度仅为3437米,却是千里川藏线上的第一道咽喉险关。

“二郎山” 的上山公路特点是急弯多、坡度大、道路窄。不少路段地名被当地老乡称为“鬼见仇,鬼招手,鬼点头”------。当地流行一句谚语:“车过二郎山,像进鬼门关,侥幸不翻车,也要冻三天”

“二郎山”的上山公路是阴山面,常年都是冰雪、暴雨、浓雾、泥石流、滑坡不断,导致公路断道阻塞不通等频繁发生,该路段的撞车,翻车也是多发,恶性事故较多。

我们翻越二郎山时,是己经实行交通管制后的道路单向行驶,車轮都要系上了防滑链,在佈满小石子的泥泞路面缓缓前行,当然还要注意和躲避突然的泥石塌落和水流湧出,大家坐在车上,都是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車厢里雅雀无声,大多数人都是双目紧盯着崎曲的山路,生怕司机有絲毫的闪失------。

现在,二朗山脉己经是天堑变通途了,亚州海拔最高,距离最长的二郎山公路隧道早己建成了,并己于2002年完全通車,顺畅的道路确实保证了行車的安全。

侥幸不翻车,我敬佩战友们一不怕苦,1970-1989,每年2月17曰來臨之际(图16)

登上高原/服务边防

我们乘车行程中遇到最惊险的路段就是翻越“雀儿山”这座大山突兀于青藏高原的东南缘,位于川西高原,横断山脉的北部,呈现西北、东南走向。

“雀儿山”的藏名是“措拉”意“大鸟羽翼”冰雪皑皑,巍峨雄伟的“雀儿山”其最高峰海拔为爲6168米,山势挺拔,矗立于周围十座海拔5500米的群峰之上。

當地有“爬上雀儿山,鞭子打着天”之说。在川藏公路线上,雀儿山是以“第一高峰”而闻名于世的,也是以“公路垭口”海拔最高(4889米)而著称,还是川藏公路通行中的最著名险关,更是我们此次行进路上經歷中的最艰难的路段。

由於此路段的积雪是终年不化,驾驶员无法辬识被大雪复盖的公路面目,只能由公路道班履带拖拉机牵引导航,否則就有掉進萬丈深淵的可能。

而當時我們車上有些队员擔心牽引車是否會落下山澗,提出下車自己行走。在4889米的高海拔处,你又能走几米路呀?又怎能知道脚下那處雪踩下去会是安全的?經過反復的勸説,大家才又重坐上了汽車,继续行進在大雪彌漫的公路上。鏖戰了4个多小时,我們才翻過了”雀兒山“

據聞,世界第一高海拔的超特长的”雀儿山“公路大隧道。2016年11月10日上午正式贯通,预计在2017年7月份通车。

那个时候,只需10多分钟,车辆就可以穿过雀儿山,不必再绕行长达两个多小时的危险山路。隧道也可以避开三处共长达4700米的雪崩路段,六处共计为2220米的泥石流。冬季积雪厚度大于1.5米的路段可以减少了约22公里。车流量也将从现在每天1500余辆,增加到4000-5000辆。

侥幸不翻车,我敬佩战友们一不怕苦,1970-1989,每年2月17曰來臨之际(图17)

登上高原/服务边防

我们在川藏公路线上行进到了60公里到达了海拔4014公尺高的理塘县城。理塘,藏语:平坦如铜镜的草坝,因爲这里有广袤无垠的毛垭大草原得名。

中午时分在“理塘兵站”吃午饭,有几个队到“头痛剧烈”出现了明显的缺氧表现。上是在海拔4000多公尺以上的公路行车,还翻越了海拔为4429公尺的“卡子拉山”现在又来到了“世界最高城”—理塘縣,稀薄的氧氣环境,讓大家都感到難以承受。爲了大家有较好的身體状态,完成任務。我们只能尽快趕到距离最近的較低海拔休息处------义敦兵站休整。下午半天要赶100多公里的路程,还要翻越海拔4429公尺的“海子山”

中午时分,我们赶到“理塘兵站”吃午饭,其中就有有几个队员感到“头痛剧烈”出现了明显的缺氧表现。

我们上午是在海拔4000多公尺以上的公路行车,还翻越了海拔高变为4429公尺的“卡子拉山”现在又来到了“世界最高城”—理塘縣,稀薄的氧氣环境,确实讓大家都感到難以承受。爲了有较好的身體状态去完成任務。我们只能临时决定,尽快趕到距离最近的較低海拔休息处------义敦兵站休整。下午半天又要赶100多公里的路程,还要再翻越海拔高度为4429公尺的“海子山”

现在只能能無奈地揮手告別了,向這些常年駐守高原之城的理塘兵站官兵表示不能为他们服务的谦意,道聲“你們辛苦了,对不起”他們理解我們未能開展服務的緣由,并热情地預祝我們能早日適應高原環境,我們又开始了新的行程。

侥幸不翻车,我敬佩战友们一不怕苦,1970-1989,每年2月17曰來臨之际(图18)

登上高原/服务边防

昌都,是自治区的一个地级市,坐落在群山怀抱之中,也是从省和云南省進入的门户。

昌都,藏语:“水汇合处”其中的扎曲和昂曲在昌都相汇成为了“澜沧江”这也是昌都名称的由来。

我们中午时分赶到了这里,走进了軍分区的食堂午餐,当看到每个餐桌上都摆放着一新鲜的小白菜汤,一個個都高兴地欢呼起来。

确实,我们自从翻越了天險“二郎山”后,進入高原,在1500多公里的行程中,無論走过和驻过的大,小兵站,從來没有一处用餐可以吃到新鲜的蔬菜,顿顿下饭都是各种肉類罐头,最后食点水果罐头。

我們後來瞭解到,当地的小白菜價格很贵,是0.5元/斤(1983年)大家都非常感動,表示一定要以實際行動做好各項服務工作,感謝部隊官兵對我們的熱情款待。

侥幸不翻车,我敬佩战友们一不怕苦,1970-1989,每年2月17曰來臨之际(图19)

登上高原/服务边防

“察隅”是位于的东南部,重要边境县之一,其中包括中印边界401公里,中缅边界187.64公里。

我们到了察隅,刚一踏进某边防团的營房大門,就受到了部队官兵列队,敲锣打鼓的熱烈欢迊,安排了良好的食宿。

我们在這裏停留了一周的时间,爲边防团機關和直屬分隊的战士提供了周到而熱情的军需等多项服务。

最後一天,在军分区副司令员的带领下,我們一行人谵仰了位于察隅县下察隅镇沙玛村边境线上的“沙玛烈士陵园”這是一座建于1962年10月的烈士陵園,埋葬著60位在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中犧牲的烈士。

這位带队的副司令员,当年担任分區作训参谋。他告诉我们,这些牺牲的烈士大多都是18-19岁的新兵,他們听到了宣佈停火的命令后,就兴奋从战壕中冲出来,歡呼雀躍。而對面印度军人突然开枪,子弹射中了他们,战士們纷纷倒下后,依然是面帶笑容。

我們大家看著墓碑上小小年齡的烈士,除了军礼致敬,也不時流出挽惜的嘆聲。聽説後來在2010年9月,将这60位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的烈士、历年抢险救灾的烈士8位,搬迁到察隅县城英雄坡纪念园,以方便人們對烈士的瞻仰懷念。

侥幸不翻车,我敬佩战友们一不怕苦,1970-1989,每年2月17曰來臨之际(图20)

登上高原/服务边防

我们“成都軍區後勤服務隊”在高原的半年行程中,先后爲川藏南,北两条公路干线上驻守的二十余个兵站,及两个边防团的广大官兵提供了热情的军需,医疗等项服务。不仅受到了部队广大官兵的热烈欢迊,也获得了部队上级领导的表彰。

侥幸不翻车,我敬佩战友们一不怕苦,1970-1989,每年2月17曰來臨之际(图21)

1989年9月

转业离队/地方医院

1989年,我结朿了20年的軍旅生涯,回到了自己的故乡,走进了天津医科大学附,分配在住院部的内科担仼医生工作,开始了一段非常熟悉,且又难以忘怀的地方医院工作经历。

谢谢观览!欢迊指正!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翻车

是我国古代最著名的农业灌溉机械之一。《翻车可用手摇、脚踏、牛转、水转或风转驱动。龙骨叶板用作链条,卧于矩形长槽中,车身斜置河边或池塘边。下链轮和车身一部分没入水中。驱动链轮,叶板就沿槽刮水上升,到长槽上端将水送出。如此连续循环,把水输送到需要之处,可连续取水,功效大大提高,操作搬运方便,还可及时转移取水点,即可灌溉,亦可排涝。我国古代链传动的最早应用就是在翻车上,是农业灌溉机械的一项重大改进。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