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 > 正文

竹马星空:的

日期:2020-02-14 17:52:1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833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知不觉中怀念起过去的一些往事来,尤其是小的时候看的那种露天的经历,不时还在脑海里边闪现,在记忆中回想,在睡梦中还会回到当时的那个情景。一一怀旧。闲下来不时回忆过去,这说明,我已

竹马星空:的(图1)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知不觉中怀念起过去的一些往事来,尤其是小的时候看的那种露天的经历,不时还在脑海里边闪现,在记忆中回想,在睡梦中还会回到当时的那个情景。一一怀旧。闲下来不时回忆过去,这说明,我已经在人生的旅途中,步入了下半生的节奏。

记得小的时候由于人们的生活水平普遍不高,所以文化生活十分单调。大人们除了劳动生产,就是政治学习和批斗会。冬季农闲时的雨雪天,也会偶尔邀请说书先生,在长海叔家的窑洞里,说上几部大鼓书、如:《解放兰州》或河南坠子《西安事变》等。大人忙,我们小孩儿白天上学,放学后还得帮大人拾柴、割草。农村晚上没电黑咕隆咚,只要是有月亮天的晚上,那就是我们的天下啦,我们十来个小孩儿一同出来玩:“战”“吊龙哩、砍大刀”“星星过腰”和“一点一”注:一种游戏名称女孩儿们也会趁着月光玩儿“丟手巾”“抓子儿”和“跳皮筋儿”的游戏。

记得七几年那会儿,俺城关公社有一个放映队,每个大队每月轮换一次。《沙家浜》《红灯记》《智取威虎山》《渡江侦察记》《打击侵略者》《上甘岭》《英雄儿女》《地雷战》《地道战》等我们是看了一遍又一遍,真是百看不厌。往往是罗卜庄(古严)看罢到洛峪,武湾看罢到三角(三教堂)河西看罢到杨庄。每逄夕阳还没落下,我们小孩儿就早早的聚集在打麦场和学校的操场上。椅子、橙子、砖头、石头摆放了一地。大人们早早的喝罢汤,成群结队拖儿携女“叽哇乱叫”的纷至踏来,跷首以盼。离家近的人端着饭碗,稳稳的端坐在自己早已撒好白石灰线的“王国里”静候开场。有时候,因为枪占位置,李家和王家吵嘴、斗气儿或打架,那也是常有的事。三里五村的群众成群结队来看更是常态。

竹马星空:的(图2)

竹马星空:的(图3)

孩子们则在放映场上戏嘻打闹跑个不停。有墙体的地方,放映员直接把“布景”注:影布挂在墙上,没有墙体的地方,放映员则在空地上“栽”上两根木杆把影布挂在中间,把喇叭绑在一侧的木杆上。开演之前是等候观众的时间,放映员往往会在喇叭上播放一些样板戏,如:《红灯记:临行喝妈一碗酒;打不尽豺狼决不下》或《智取威虎山:穿林海跨雪源气冲霄汉》等唱段。

开演之前放映员会把放映机的光照在影布上进行调试。一束刺眼的光柱投射到影布上,小孩儿们纷纷伸出小手,一时间影布上就出现了“小狗”“蝎子”“手枪”和各种各样的造型图案。

一切准备就绪,接下来是大队,就近期的生产学习和邻里关系等“村务杂事”做出一、二、三条讲话。一部分为了显示在群众中的地位,尽管文化水平不高却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露露风头,显显才能,往往是讲了半天也没讲个所以然来。如:把在中南海国宾馆会见外宾的钓字说成是“钩”鱼台等。注:因当时条件有限,大队更没有扩音设备,再加之当时是个新鲜事物,所以们都觉得,麦克风和喇叭很神奇和好玩儿往往是支书讲罢大队长讲、付支书讲罢妇联主任讲。讲完话后,接下来是放眏员预报此次放映的片名。在放映正片之前往往要加演《新闻简报》《祖国新貌》和自制的幻灯片如:安全用电、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等内容的宣传片。紧接着我们盼望以久的正片终于开始啦,我最想看的是战斗片、反特片和故事片。我们更爱看由八一、北京、长春和峨眉制片摄制的。

竹马星空:的(图4)

竹马星空:的(图5)

开始了,喧闹的放眏场上一片安静。除了银幕上忽明忽暗的亮光外,大地一片漆黑。放映机发出的“沙沙”声就象一曲动听的轻音乐,不紧不慢煞时好听。天上的繁星不时的向人们眨着眼睛,月亮也露出了少女般含羞的脸庞。村中的少男少女则早已耐不住寂寞,双双偷偷摸摸的来到麦秸跺后和小树林旁,说起了情谈起了爱。时至今日我村有好几对儿夫妻,据说都是在看的那个时候走到一起的。有时天公不作美,演到正精彩处时突然下起了大雨,人们边跑边骂一脸无奈,相信如果老天是人话,人们肯定会纷纷上前把“他”打个稀巴烂的。

除了每月各大队轮流的外,一年四季我们还常到九六八九厂(寺沟)小店钢厂和附旷(钢厂下属的铁旷)看。那时候的九六八九厂和小店钢厂,都是洛阳直属国营单位,企业形势十分看好。厂里都有自己的放映队,每周都会为职工放。春节、元旦和法定的节假日放映的就更勤啦。能在上述工厂上班是众人所盼而不可及的美事。当时那些厂里都有我们村里的人在上班,于是他们就成了我们的“通迅员”尽管有几个“特务”为我们做“内线”服务,但有时还会出现“白跑的战斗”的情况。我们生产队的队长姓马,也是个迷。我参加生产劳动时只有十五、六岁(壮劳力每天十分,我只有6点5分)于是我就变成了社员们的“员”队里出工让我步行经常到寺沟和附旷打探

那会儿的学生除了学习外,大部分时间则是劳动。只要是厂里有,我们就会挎着三节手电灯,掂着链子枪(注:用自行车链子做的砸炮枪)就和大人们一道结伴去看。看吧!一路上人们三五成群,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好不热闹。淘气的孩子扒拉青石的拖拉机,抓别人的军帽。有一次有一个老汉用架子车,吃力的拉了一车西瓜,当行至上坡路段时,正碰上六七个十几岁的淘气娃子去九六八九看,几个小淘气儿以帮人拉车为由,趁老汉不备抓起几个西瓜就跑,等老汉发现后把架子车停住就追,几个孩子各自手抱西瓜四散奔逃,最终老汉一个西瓜也没追回,来到架子车前更傻啦,原有的一车西瓜一个不剩全没啦。

大哥是高中生,二哥是初中生,人家大,个子高,我个子小跑不动。在去看的路上常常是一路小跑,我跟在人家后,哭闹着非要去。每次的结果是人家在前边跑,我在后边气喘虚虚的追,掉队是经常的事。记得有一年九六八九放《朝阳沟》的,由于当时该片非常受欢迎,无奈拷贝又非常少,所以“跑片”之人就非常忙,七0四第一场,县人民影院第二场,九六八九是第三场(注:跑片人就是负责接上一片场的拷贝。有演一片跑一片的,也有演一场跑一场的)那一晚九六八九演的是第三场。人们早早的等候在了放映场上,单等第三场。驻寺沟某部的解放军指战员,齐刷刷的坐在自己的背包上,唱着军歌《我是一个兵》《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和《的战士最听党的话》当时解放军高大、威武、坚强不屈的形象被我们羡慕的不得了。当看完第三场回到家,学校已经出早操啦。

附旷在汝河的南岸,为了方便上下班的职工,厂里在汝河上架起了一座吊桥,只供人和自行车通过。吊桥就象秋千一样上下乱晃左右乱摆。附旷有一个小礼堂,在娱乐看戏看的同时,还是职工食堂。演时不要影布,直接把图像“打”到舞台后的白石灰墙上。

竹马星空:的(图6)

竹马星空:的(图7)

正是通过当年看,才让我对人世间的真善美和丑与恶有了初步的认识。才让我知道除了我们贫困的家乡外,其实外边还有很多有趣儿的新鲜事,才让我迷上了文学创作和对艺术的孜孜追求。我常想:以后我能不能也把自己的所感所悟,所思所想,倾注于笔端,任思绪之舟在文学的海洋里畅游呢?

屈指算来如今的我已步入了中年,尽管平时终日为生计忙碌,但每每回忆起儿时看时的情景我就会在梦中笑醒。它就象一坛陈年的老酒一样让人回味,同时更让人终生难忘…

竹马星空:的(图8)

(作于2020年2月13日晚)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星空

《星空》,幾米/绘,现代出版社出版。改编电影计划启动,由于即将改编电影的消息散播开来,全国各大书城、网上书店的《星空》已近脱销,十分火爆。

影布

月精灵·月布·影布(日文:ブラッキー)为日本任天堂公司开发的掌机游戏口袋妖怪系列和根据它改编的动画“神奇宝贝”中登场的虚构角色怪兽中的一种。最早出现于神奇宝贝金、银、水晶版中。当伊布亲密度到达220时于晚上进化成月精灵(早上则是太阳精灵)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