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 > 正文

灾难来了,我们不怕!

日期:2020-02-13 22:40:5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921
2020年的春节,当人们还沉浸在佳节与亲人团聚的喜悦中时,新型冠状病毒的魔幻出场打的人们猝不及防。一场春运,本该是美好的相聚,却成了恶梦的开始;一次病毒,让人们以家里蹲的方式开启了鼠年的正月;一个个刷

2020年的春节,当人们还沉浸在佳节与亲人团聚的喜悦中时,新型冠状病毒的魔幻出场打的人们猝不及防。一场春运,本该是美好的相聚,却成了恶梦的开始;一次病毒,让人们以家里蹲的方式开启了鼠年的正月;一个个刷新的数据与封城,造成了心理上的白色恐慌。

武汉,让所有人趋之若鹜。

但是却有人逆流而上:钟南山院士84岁高龄,奔赴站场,人们有了主心骨。无数的志愿者瞒着父母爱人孩子,奔赴武汉支援。就在昨天,亲赴现场慰问医护人员。

捐赠物资的集团公司、宣传正能量的感人文章,与之相得益彰的还有国家对疫情的果断措施和投入的大量人力资源与物力资源,火神山医院速建、推迟假期、免费治疗、房贷可晚还、水电费可晚交…这些使得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打的温情而有力,尽管传染的数据仍在不断上涨,但是总是让人们充满信心,以现在中国的实力与人心的凝聚力,很快就能控制住疫情、研制出疫苗。

灾难来了,我们不怕!(图1)

灾难来了,我们不怕!(图2)

我想起了Sars那年,同样的场景,同样的恐怖,历历在目。

那一年是我在朝阳一师上学第三年,也是升入本科最为关键的一年。那一年的寒假,我们准备升本的学生几乎都没回家,在学校补加试科目。我还记得我因为感冒,曾吊着吊瓶去听课。为了这个考试,有梦想的我们真正把青春燃烧了起来,忙碌、兴奋又期待…但就在我们积极准备着迎接大考的到来的时候,一场灾难—Sars席卷而来。因为小和无知,我们开始都不太在意、也不懂得恐惧,直到学校封校了,不允许我们出校门,我们才知道这真是一个大事。但照样学习和玩乐,年轻的我们即使不出校门也能找到很多乐趣。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批学生发烧了,其中包括我。我们住在校医室输液治疗,不允许上课,有朋友定时给我们送饭。对于体质本来就不好的我来,感个冒、发个烧、输个液是家常便饭,所以我就觉得也没什么,换个地方学习而已,只遗憾不能去听老师讲课,只能自学了。红那时候天天给我送饭,我们的钱是放在一起花的,当然由她掌管。每天红总是给我送来好吃的,而且顿顿有菜,要知道我们被封校了,很多人都没钱了。在那个没微信转账支付宝预支、爸妈给打个钱还得跑其他乡银行的年代,很多时候没钱了就只能父母给送。但是特殊时期,谁也不敢让父母冒险坐车来朝阳,就只好没钱了就将就,吃泡面或不吃菜就吃馒头、或两个人吃半份菜都很正常。红每次来送饭都看着我吃,都说她在食堂吃完了,都说我们还有钱。我竟然那么傻,就相信了她的话。

然而Sars留给我的恐怖记忆远不止于此。在医务室住了几天,我与另外一个系的女孩的高烧始终不退。学校领导恐慌了,我也终于恐慌了。因为有一天,一辆急救车开进了学校,两个穿着全副防护服的医生来到了医务室,带走了我和那个女孩儿。当救护车特有的声音刺耳的响起在去医院的路上时,我清楚的感觉到了我的腿在打颤。那一瞬间,我开始恐惧了。我担心去了医院我就再也回不来了,我担心从此再也见不到父母,我开始以我已身中病毒自居…到了医院,我几乎是被医生托拉着走了,我看不到他的长相,他也不跟我说话,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我觉得我好像是他的敌人,他恨不得给我几枪。踉踉跄跄地到了抽血窗口,我因为哆嗦被扎了好几个眼,受了抽血的好顿奚落。我记不清说了什么,也记不清后来是怎样度过了在医院漫长的一天,只记得那种恐怖,整个过程都是恐怖的,是恐怖埋没了我后来的记忆。那是对于一个十六岁的女孩来说,独自面对枪口的恐怖。

结果却出乎意料,我并没被感染,发烧不退是因为我要长风疹了。然而风疹也是传染的,学校把我发配回了家。我一个人带着口罩坐在客车上,无凄凉无助。

在家的日子更是折磨,担心传染给家人,隔离自己。单独在一个屋里学习、吃饭、睡觉,爸妈说不怕,但我怕,万一还有潜伏期呢。我就用学习来打发时间,脑袋突然异常好用,自学效率很高。在学校需要与同学讨论出结果的题,我研究一上午,不行就再来一下午,反正时间有的是,总是能做出来的。

在那期间,红打来电话说她实在没办法了,我们其实早就没有钱了,又不能叫父母送来。不知道我顿顿有菜的日子,红是怎样过来的,我内疚的直哭。我就冒着被传染的危险,坐车回学校给红送钱。学校的大门紧闭,门外一条线,门内一条线,我们离着十多米的距离大声喊着说话。我说着说着就开始哭,好想进去,那是我的学校啊,可是学校不让。

于是回家闭关,身体是没事了,但精神被折磨的几近崩溃。我担心考试,想念学校的课堂,甚至想念老师的教训。那中间又恰逢七一,本来是我积极分子转为预备党员的日子,导员打来电话,无比遗憾的告诉我因本人不在场,我无法转预备了。非常时期,他无能为力让我回到学校。一场,我没能入党。那时候能入党的学生寥寥无几,我痛失了自己学生时代唯一一次入党的机会。

在家呆了18天,我瘦了15斤。终于等来了学校的电话,允许返校了。然而因那时传言建平有疑似病例,我回学校仍要被隔离,证明身体无碍了才能进校园。

于是我被关在学校外的师专招待所里,每日有人在门外送饭,又是漫长的12天。我于是干脆就不学习了,因为马上就考试了,觉得已无力回天了。好在有个同是建平的女孩与我一起被隔离,不知道那时候学校是怎么想的,即是隔离,应该是一个人一个屋才安全吧,万一我们互相传染呢。

庆幸12天以后,我们都好好的。因风疹长出的满脸疙瘩已经痊愈,排出了毒素脸竟变好了,我又瘦了一大圈。妈怕我心情不好,还给我买了新衣服。

我——竟美美的回到了学校。

但一点也不斗志昂扬……

我还要面对五天后就要参加大考的残酷现实

灾难来了,我们不怕!(图3)

去考试那天,在去考场的车上,导员开导我一路。他说考不上两年后还有一次机会,别因为考不上放弃自己,人生不只前进是风景,有时候转头也是风景。

我也不知道考不上我会怎么样?我本来是以全系第二的成绩考上的,在升本的志愿中,我的第一志愿本是辽师,之后改为沈师,又担心考不上退到锦师。如果再考不上,那就是命吧,我想我只能接受了。

结果呢,上了。不但考上了,志愿还报低了,就是报沈师也考上了。

人生果然处处是惊喜……惊喜的代价是要付出,付出才会有收获。

灾难来了,我们不怕!(图4)

灾难也可能是人生的转机,在灾难面前,人心、人情、人的坚守都会变得弥足珍贵。经历过灾难的人会更加热爱生活,会更加喜欢,会更加懂得感恩。

所以当2020年当病毒再次出现的时候,尽管我此刻肚子中怀着八个多月的二宝,随时面临产检及生产去医院与可能的病毒亲密接触的情况,但我不再恐慌。我相信自己的命运,更相信国家,相信现在中国的实力,一定很快就能够战胜病毒!

加油,我的国!

加油,我的同胞们!

戮力同心抗病毒,期待春暖花开,我们摘下口罩行走在春风中…

仅以此文,向人生的磨难致敬!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学校

学校(英语:School)教育是由专职人员和专门机构承担的有目的、有系统、有组织的,职工是教师、教工、辅导员,名称起源于民国,以影响受教育学校教育者的身心发展为直接目标的社会活动。学校教育是与社会教育相对的概念。专指受教育者在各类学校内所接受的各种教育活动。是教育制度重要组成部分。一般说来,学校教育包括初等教育、中等教育和高等教育。学校主要分为四种:幼儿园、小学、中学和大学。学校是教师职业的活动场所,也是教师专业发展的组织环境。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