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 > 正文

随笔 匆匆,太匆匆

日期:2020-02-13 18:08:1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254
老家,多么的字眼,又是多么心酸的字眼,只因为她是老家,而不是现在的家,前几天看到“西棱梗”舅舅的老家长条岩冬日让我深有感触,那里也是我的家,好想好想…今天下午先生做了煎饼,突然就好想好想…因为它再不是

随笔 匆匆,太匆匆(图1)

老家,多么的字眼,又是多么心酸的字眼,只因为她是老家,而不是现在的家,前几天看到“西棱梗”舅舅的老家长条岩冬日让我深有感触,那里也是我的家,好想好想…今天下午先生做了煎饼,突然就好想好想…因为它再不是老娘做的味道,好想好想…无论用多少个好想都无法形容那种思乡和思念亲人的心情…

随笔 匆匆,太匆匆(图2)

我的老家在龙岩大峡谷里沙瑶,虽然是个山沟沟。可是山美水美人更美,距离里沙瑶村三里路有个山庄长条岩,爷爷奶奶姥爷姥娘都住在那里, 姥娘虽然没有文化,但是勤劳善良,家里田里都是一把好手,姥爷是个有文化的人,写的一手好字,在这个不大的村里做了一辈子的会计,十里八村无不称赞。爷爷是个老红军,曾做过营长,时期受过不少磨难,一口牙齿就是那时候掉的,奶奶是大城市里新青年,来到长条岩这个小山庄里本就不容易,中年丧幼子抑郁而终…

随笔 匆匆,太匆匆(图3)

长条岩是我儿时记忆最多也最深的地方,小时候每次去都很开心,一到庄口,远远就能看到姥娘家,表姐表哥远远的就喊小客(戚)人来了,小客(戚)人来了,妈妈帮忙做饭,爸爸帮忙干活,姥娘家和爷爷家中间就隔两个大院子,我们四个小孩,这个院子出来那个院子进去捉迷藏好不快活,快乐的时光往往短暂,天黑前回村是多么的不舍…

随笔 匆匆,太匆匆(图4)

五岁的时候,就能不用大人的陪同一起去姥娘家爷爷家了,爷爷家的伙食是比不上姥娘家的,只有打了群架才会去爷爷家吃饭,一顿饭的功夫就又和好了,下河捉鱼虾,下地摘瓜果,上山摘野果…在姥娘家或者爷爷家一住就是好几天,那时候的我怕生人怕动物,所以我是四个孩子中最听话的一个,又排行,庄里的姥爷姥娘舅舅们都叫我小二…

随笔 匆匆,太匆匆(图5)

月盈月缺,匆匆,太匆匆,总想回去却总是因为种种而回不去…庄上的人更少了,平时只有舅舅妗还住在,只有去看舅舅妗的时候才去,好亲切,只是长条岩再不是我记忆里的长条岩,不光是曾经的亲人们还是曾经的花野,河流,山坡,小路,庄园…都不在是记忆中的模样,时光是多么残忍,肉包子打狗似的有去无回,任凭我淘尽记忆的全部,也拼凑不起儿时长条岩的繁茂…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长条

语出: (1).长的枝条。晋左思《蜀都赋》:“擢脩干,竦长条,扇飞云,拂轻霄。”宋苏轼《月夜与客饮酒杏花下》诗:“花间置酒清香发,争挽长条落香雪。” (2).特指柳枝。南朝梁元帝《绿柳》诗:“长条垂拂地,轻花上逐风。”南唐李煜《柳枝》词:“多谢长条似相识,强垂烟穗拂人头。”明高启《秋柳》诗:“欲挽长条已不堪,都门无復旧毿毿。”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