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 > 正文

树叶河流泛滥般沙沙作响……

日期:2019-12-15 22:14:2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496
横过两条街,就可以看见一栋很老的房子了。差不多178年的样子,其实也并不老,只是和新西兰这个国家的建国历史同龄。我会常常走到这条街道,去发现1840年左右的痕迹,仿佛访问一个老大爷一样。那大爷就坐在拐

树叶河流泛滥般沙沙作响……(图1)

横过两条街,就可以看见一栋很老的房子了。差不多178年的样子,其实也并不老,只是和新西兰这个国家的建国历史同龄。我会常常走到这条街道,去发现1840年左右的痕迹,仿佛访问一个老大爷一样。那大爷就坐在拐角的椅子上,阳光不分季节的温暖着。椅子的脚部生了一些绿苔 ,手心那么大,偶尔会有好几只蚂蚁排成队,往上爬。它们并不急于寻找吃的东西,只是围绕着椅子转来转去,它们应该属于天使的家族,要是人类能够探究它们关于存在的理解,其实很有意思,—要知道,它们可以随意地从椅子背部钻到另外一个悬崖一样的地方,冒出来一个头,开始张望。对于眯着眼睛的大爷来说,阳光不宜太明亮,也不宜早早地就拖着长长的影子,告别什么一样。

为了这样的老房子,我也会长途驱车经过一个遥远而静谧的小村庄,就在那带着古老色相的房子四周走动。野地里的雏菊常常会一年四季的开着白色黄色的花朵,蜜蜂不知道从哪里飞过来,一朵花一朵花地闻着,它们似乎从来不和时间做任何的商量,直到天色暗淡,山脊上还有一点酱红色的晚霞之际,才会离开。我相信它们第二天第三天还会过来。这些建筑漂浮着一层你仿佛猜不透的因素,当年那些从英格兰苏格兰漂洋过海而来的殖民者,如何将新的生活和血液里最宝贵的记忆糅合得恰到好处,实在令人惊讶。我们会不经意的谈论文化,谈论传统,谈论旅游的脚步所到之处,却少有人在一栋建筑面前沉思。

记得离开巴塞罗那圣家堂大教堂的时候,我一再地想起了我奔跑的丛林,那些梧桐树叶河流泛滥一样的沙沙作响,想起了母亲从菜园子里采回来的刀豆,还有后背山干枯的紫藤条。我被自然的精神所收摄,所以后来到了任何一个地方,总有一种莫名的怀古情节,就如我珍藏起来的林语堂《生活的艺术》的英文原版,那种感觉非语言可以描述。即使谈论旧现代艺术博物馆那斑马纹的天窗,我的脑海里全是辽阔的草原,万千奔袭的斑马群。

在我住的小村子,我曾经指着一块1890年的奠基石,告诉朋友,这个村子是从这里开始的…,也曾站在街口,告诉他对面那栋1857年的房子,如今是这个地方最有名的咖啡馆之一,营业时间从早上五点到深夜12点,而只要走两步,咖啡馆的隔壁,就是我最喜欢的 time out书店…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椅子

古代席地而坐,原没有椅子,“椅”本是木名。《诗经》有“其桐其椅”,“椅”即“梓”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