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 > 正文

最忆南河头之父母的爱情故事

日期:2019-12-10 17:14:35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7
南河头,我可爱的故乡昨天,我在网上看到一则新闻“定了!平湖南河头历史文化街区将于今年西瓜灯文化节期间开街”刹那间,拨动了我的思乡情弦,南河头,我那可爱的家乡 !南河头,古称鸣坷里,位于浙江平湖当湖街道

最忆南河头之父母的爱情故事(图1)

南河头,我可爱的故乡

昨天,我在网上看到一则新闻“定了!平湖南河头历史文化街区将于今年西瓜灯文化节期间开街”刹那间,拨动了我的思乡情弦,南河头,我那可爱的家乡 !

南河头,古称鸣坷里,位于浙江平湖当湖街道南河两岸,呈现两街夹一河的传统水乡格局。晚清明国年间,街区非常繁荣。该区建筑形式多为穿斗式,或穿斗、抬梁式兼用。临河路面保持原有石板材料,河两岸条石垒叠的石驳岸整齐划一,岸边河埠头半掩水中,埠头边船鼻子工艺精巧。全长250米的青石板路两旁曾是莫氏、葛氏、张氏、陆氏、陈氏、徐氏等多个名门望族的旧宅大院、宅第祠堂、精美花园。现该地区仍居住大量居民,是嘉兴市文明示范小区之一。2000年2月,南河头被定为省级历史文化保护区。

最忆南河头之父母的爱情故事(图2)

最忆南河头之父母的爱情故事(图3)

最忆南河头之父母的爱情故事(图4)

最忆南河头之父母的爱情故事(图5)

最忆南河头之父母的爱情故事(图6)

最忆南河头之父母的爱情故事(图7)

我的外公外婆都是乍浦人,四九年解放后来到了平湖城关镇工作,全家就此从乍浦搬迁至平湖南河头30号,一座两层楼房的老屋居住。

时光岁月就象孱孱的溪水无声无息地流淌着,七十年的光阴转瞬即逝。

就在这老屋,我的父亲母亲从相识相恋,到喜结良缘,永结百年之好 ; 就在这老屋,我和弟妹们,天真烂漫地玩耍穿梭在快乐的小时光 ; 也就在这老屋,我那慈祥和蔼的外公外婆,幸福安详地度过了晚年…

最忆南河头之父母的爱情故事(图8)

南河头的老屋石街

记载了父母爱情故事

母亲今年已85岁了,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等多种疾病,但思维行为敏捷,生活自理能力强。她老人家在回忆起南河头六十多年前的往事时,记忆仍很清晰。记得我们家从乍浦搬至平湖南河头不久,你父亲所在的海军陆战师开拔来到了平湖,师部就驻扎在南河头几家大户人家。司令部设在南河头80号陈家豪宅,政治部在13号,就是现在的莫氏庄园。我家隔壁33号俞家大院是师部大食堂和军官宿舍。

当时,南河头好热闹呵 ! 白天,师部门口战士持枪站岗,敬礼口令声非常洪亮,官兵们进进出出显得十分忙碌。傍晚,南河头大弄口老树上的钟声响起,官兵们排列整齐唱着歌前往师部食堂就餐。饭厅内,军人们济济一堂,欢声笑语,热闹非凡。饭后,部队家属带着孩子们都在南河头小河边乘凉玩耍。南河头成了名符其实军营一条街

最忆南河头之父母的爱情故事(图9)

当我们好奇地问起母亲与父亲是怎样相识的?母亲扬了下眉毛,脸庞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都是那只西瓜…”

“西瓜,平湖西瓜?”我们追问着。

母亲顿了下,有点羞涩地接着说,那是一个夏天的傍晚,小妹,就是你们的小姨,当时她只有7岁,捧了一只西瓜回家,说是解放军叔叔给的。我们感到很奇怪,外公问她怎么回事,小妹吱吱唔唔也说不清楚。外公急忙跑出门去,左右没看见人影,就转身问隔壁29号,水果杂货店的毛师母。毛师母说刚才有位年轻的军官在店里买了只西瓜,送给了在一旁的小姨,说是给小妹妹吃。

“送的 ?我们不能吃。要不请你将钱转交给解放军”外公当时态度显得挺严肃。小店的店主毛师母诡秘地朝外公笑了笑,说“军民一家人么,小妹妹快吃吧”

最忆南河头之父母的爱情故事(图10)

“那时候,我积极上进,学习工作很努力,是平湖一、二、三届,在单位是团支书,工会,组织上还培养我去浙江省工会学校学习。当时来家说媒提亲的人不少,师部陈参谋长的夫人薜同志是平湖人,在县团委工作,和我联系挺多,她也笑着要给我介绍一名解放军。可我觉得自己只有十九岁,还年轻。同时,工作忙碌也无暇考虑个人问题”

“后来怎么样?”弟弟急着问。

母亲顿了下,喝了口水,“后来,后来,过了好一阵,天气逐渐凉爽起来,快到立秋了…”

“立秋西瓜最甜”我插了句。在江南一带,民间有立秋吃西瓜的习俗,据说可以消去余夏暑气,调理脾胃,滋养五脏,驱除“秋老虎”迎接金色收获的秋季。

母亲笑着看了我一眼,“就在立秋的那个晚上,我们刚吃完晚饭。隔壁小店毛师母走过来,轻声叫我过去。我过去一看,只见一位年轻英俊的军官正在小店挑西瓜。他看见我过来,脸庞红了起来。我仿佛知道了什么,心跳得厉害,急忙返回家”

最忆南河头之父母的爱情故事(图11)

没想到,毛师母竟和那位捧着西瓜的军官走进了我家。外公外婆和我见此景都挺惊讶,有点不知所措。只有小妹,在边上直拍手嚷着要吃西瓜。

毛师母笑嘻嘻地说,这位解放军同志讲,今天是立秋的日子,我们军民按照习俗一起吃个立秋西瓜话音未落,那军官也就是你们未来的父亲,就用刀把西瓜切开了。这西瓜真大呵,事后说这瓜足足有十四斤。大家吃,大家吃,当时他还主动地将一块块切好的西瓜分给大家。外公外婆和我都不好意思地接了西瓜,吃了起来。

毛师母吃着西瓜走到我身边,低声地,西瓜甜吧 ?我羞涩地扭身未答。心中却感到这立秋的西瓜真甜呵…

最忆南河头之父母的爱情故事(图12)

“我和你们的爸爸,就此开始相识了。那时,他在师作训科是大尉正营参谋,工作很忙,经常去浙江、福建沿海等地执行任务,一去就是十天半月。只要有空闲时间,他就和我漫步在南河小桥边谈学习,谈工作,在青石板路上谈理想,谈生活。他长我5岁,像亲一样关照呵护我…”母亲露出了笑容,沉浸在往事的回忆中。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又到了金色收获的季节。五五年秋天,经组织批准,我们结婚了。婚礼在南河头33号军营大食堂举行,参加婚礼的老红军、师领导、老科长和父亲的战友高朋满座,外公外婆和亲朋好友欢聚一堂。席间,陈参谋长和薜夫人过来敬酒,薜夫人看见我们,笑了起来哈哈哈,原来新郎新娘是你们俩,我原本就觉得你俩挺般配,想介绍你们相识陈参谋长拍了拍父亲的肩膀说好,挺好,军人就要有勇往直前的气概

哈哈哈哈,大厅内回荡着一阵阵欢声笑语,真是令我们终身难忘!

最忆南河头之父母的爱情故事(图13)

我和结婚后不久,他就随部队去福建沿海山区去剿匪,这一去就是半年多。这段时间我思念情浓又提心吊胆,睡不安稳。一人默默地坐在家门口小桥边的石栏上盼望他早时归来…

终于有一天,爸回来了。半年未见,他又黑又老,胡子拉碴,象变了个人。但精神很爽,双眼炯炯有神。他兴奋地告诉我,胜利地完成了战斗任务,凯旋而归,还双喜临门,立了战功升了职。我欣喜之余,也悄悄地告诉他一个喜讯,我们已有了自己的孩子。啊,太好了,太好了 ! 他一激动竟将我抱了起来

最忆南河头之父母的爱情故事(图14)

最忆南河头之父母的爱情故事(图15)

最忆南河头之父母的爱情故事(图16)

最忆南河头之父母的爱情故事(图17)

在平湖南河头33号我们一直生活到了60年左右,你父亲的部队接到上级命令换装改成了陆军,隶属于上海警备区,要换防去守卫大上海。我们作为家属也要随军离开平湖。

部队在离开平湖的那天,南河头的大街小巷都拥满了人,群众都自发地来欢送解放军。外公外婆是恋恋不舍,眼眶红润,小姨更是与我相拥痛哭流涕。而我也是第一次离开家乡,离开父母,离开亲友同事,心中感到十分痛楚,止不住泪流满面。

再见了,南河头 !那熟悉的老屋,那流淌的河水,那门前的青石路,那精巧的小石桥…家乡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我都永远铭刻在心中 !

最忆南河头之父母的爱情故事(图18)

最忆南河头之父母的爱情故事(图19)

最忆南河头之父母的爱情故事(图20)

最忆南河头之父母的爱情故事(图21)

文字:鲁平。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父母

父母fùmǔ(1)parents(2)父亲和母亲的总称父母者,人之本也。——《史记·屈原贾生列传》《记》曰:“士庶有人善,本诸父母。”——明·钱谦益《袁可立父淮加赠尚宝司少卿》(3)具有父亲和母亲作用的人(4)我们的第一位老师(5)我们的最好的朋友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