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 > 正文

飞越时间的极限

日期:2019-12-09 21:59:20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84
飞越时间的极限现 代 诗 · 陈 熠 明心灵诗幻原创作品想你也在想着想着那一个曾经和你一起相逢的从前那一个缠绵了历史的故事仿佛飘荡在了梦里也仿佛飘荡在了昨天更迭了流年的岁月每一个更迭了流年的岁月并没有

飞越时间的极限(图1)

飞越时间的极限

现 代 诗 · 陈 熠 明

想你也在想着

想着那一个曾经和你一起相逢的从前

那一个缠绵了历史的故事

仿佛飘荡在了梦里也仿佛飘荡在了昨天

更迭了流年的岁月

每一个更迭了流年的岁月并没有

并没有因为你的离去而遗忘

遗忘着时空里那一片苍茫了轮回的情缘

一段穿越过时空的爱恋

那时光的辗转太过于漫长也太过于遥远

轮回了

多少个千年的前缘

虚虚幻幻地

浮动了我多少个千年对你的思念

飞越时间的极限(图2)

念你也在念着

想着那一个曾经和你一起相遇的从前

那一个痴醉了年华的传说

仿佛流淌在了梦里也仿佛流淌在了天边

变幻了经年的时光

每一个变幻了经年的时光并没有

并没有因为你的别去而丢失

丢失着时空里那一片纷扰了轮回的望远

一心穿越过时空的情缘

那岁月的来回太过于迷茫也太过于缠绵

轮回了

多少个千年的绝恋

模模糊糊地

憔悴了我多少个千年对你的想念

飞越时间的极限(图3)

问世间

有没有哪一种概念可以固定

可以固定着

两颗心那一度不变的情缘

甘愿着把影子

映入了水里的太阳

是因为

他想借着水的明镜

才能清晰地看到了

看到了自己那一张真实的笑脸

一江水望见了

望见了深邃的蓝天

可两片情的望远啊

却不能真来着一个实实在在的相连

太阳煎熬了

煎熬了一天的挂念

那是为了心求得一片

坦荡于自己也广阔于自己的蓝天

飞越时间的极限(图4)

问世间

有没有哪一根红绳可以绑定

可以绑定着

两个人那一情不变的爱恋

甘愿着把影子

抛入了水里的月亮

是因为

她想借着水的倒映

才能清晰地看到了

看到了自己那一身亮丽的容颜

一清晨热恋了

热恋了瑰丽的黄昏

可两颗心的相恋啊

却不能真来着一个说说笑笑的遇见

月亮煎熬了

煎熬了一夜的失眠

那是为了心求得一片

璀璨于自己也灿烂于自己的星天

飞越时间的极限(图5)

时间与空间的飞越

那永远是一个又一个来来往往的明天

如果用一世的生命可以相连

可以紧紧地相连着那一情不变的情感

我宁愿舍去了

舍去了所有的轮回去热恋

去热恋着我和你那一段滚烫了尘世的良缘

可以用善良的话来说谎

说谎骗过了那每一个漫长的轮回吗

如果可以的话

我和你相逢的距离就不会再那么的遥远

不会再那么遥远地错过

遥远地错过了那一个相逢的前缘

飞越时间的极限(图6)

岁月与时空的飞越

那永远是一个又一个反反复复的想念

如果用一世的灵魂可以渲染

可以绚丽地渲染着那一情斑斓的夙愿

我宁愿抛去了

抛去了所有的信仰去绝恋

去绝恋着我和你那一段芬芳了尘世的浪漫

可以用诚实的心来说谎

说谎瞒过了那每一个遥远的轮回吗

如果可以的话

我和你相见的距离就不会再那么的等远

不会再那么等远地错过

等远地错过了那一个相爱的前缘

飞越时间的极限(图7)

一个月亮升起

另一个白天就会别离了

别离了两颗心

那一度纷扰而又纷扰的挂念

我一个人用了多少个

用了多少个等远的当下也换不回

换不回那一个

我和你一起相聚在窗前的昨天

干枯了落漠的心里想写

想写下那一首推敲了很久的诗篇

可写到了中间啊就又落下了

落下了时空里那一片轮回了过眼的云烟

飞越时间的极限(图8)

我那一个

浪迹了天涯的身影

什么时候才可以

可以寻找得到你别我而去的爱恋

一眼相思在默默地望远

望远了我想你和我寻你的那一个天边

还是飞越吧

一双翅膀还在飞越

一双长上了想念的翅膀还在飞越

每一个

遥远了轮回的情缘

一双翅膀

辗辗转转地飞越过了

飞越过青春里

那每一个风动了时间的极限

飞越时间的极限(图9)

一个太阳升起

另一个月夜就会别离了

别离了两颗心

那一度缠绵而又缠绵的思念

我一个人用了多少个

用了多少个望远的今天也换不回

换不回那一个

我和你一起相恋在月下的昨天

干渴了惆怅的嘴里想说

想说出那一句埋藏了很久的再见

可话到了嘴边啊就又缩回了

缩回了时光里那一双回眸了过往的泪眼

飞越时间的极限(图10)

我那一行

踏遍了天涯的脚步

什么时候才可以

可以寻找得到你离我而去的从前

一水思念在静静地流远

流远了我等你和我盼你的那一个挂念

还是飞越吧

一片心思还在飞越

一片选定了方向的心思还在飞越

每一个

距离了思念的空间

一片心思

遥遥远远地飞越过了

飞越过青春里

那每一个风动了情感的流年

飞越时间的极限(图11)

诗文作者·陈熠明

飞越时间的极限(图12)

作者简介 陈熠明,笔名心灵诗幻,男,1976年生,广西平果县人。爱好文学创作,曾有一千多篇诗歌发布于多家报刊杂志和网络。目前行医,热衷于传统文化传播。诗是文笔与文笔的向往,诗是朋友与朋友的交心。诗是千难和万险的将来,诗是岁月与年华的渴望。诗是春夏和秋冬的风景,诗是父亲和母亲的嘱咐,诗是父亲和母亲的叮咛。诗是渡船与碧波的远航,诗是生命与大海的彼岸。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飞越

飞越,是指从上空飞行越过;飞扬,《文选·刘琨》:“承问震惶,精爽飞越。

轮回

轮回,在佛教之中,他们认为一切有生命的东西,如不寻求“解脱”,就永远在“六道”(天、人、阿修罗、畜生、饿鬼、地狱)中生死相续,无有止息。轮回并非释迦牟尼佛所创,而是他把古印度婆罗门教的轮回思想加以发展而形成佛教的轮回思想。婆罗门教中的轮回是说自我轮回于天、祖、兽三道中,就像人从一间房子走进另一间房子。轮回(Samsāra),是流转之意,在印度是由奥义书时代(公元前七百至前五百年间)以下各派宗教的共通思想,其起于梵书时代(前一千至前五、六百年间),成熟于奥义书时代。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