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 > 正文

蔚蓝诗刊第(32)期

日期:2019-11-22 10:51:0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32
冬雨文/江北黑白灰天地的三原色一种裸的暗示淫威的记忆刻骨铭心情不自禁缩着脖子苍穹和人间都矮了三分带着莽荒的萧瑟野性的疯狂终于露出刻薄的本色山水瘦硬成印象派的工笔画地平线太多的留白凄凉了想象这个季节天堂

蔚蓝诗刊第(32)期(图1)

冬雨

文/江北

黑白灰

天地的三原色

一种裸的暗示

淫威的记忆刻骨铭心

情不自禁缩着脖子

苍穹和人间

都矮了三分

带着莽荒的萧瑟

野性的疯狂

终于露出刻薄的本色

山水瘦硬

成印象派的工笔画

地平线太多的留白

凄凉了想象

这个季节

天堂也会流泪

粗犷的闪电和雷声

不会安慰悲泣的心事

情绪失控的气温

以大提琴的颤音

拉出发抖的旋律

不想开口散逸热情

暮色的窗帘提前拉上

红泥小火炉

是不多的温暖

翻滚的火锅

煮沸了冬天

忽然想喝几杯老酒

和一段往事

围炉夜话

❄️

泥巴墙

文/鱼米栀

回到乡下,在日渐消瘦的泥墙根游走

我渴望捧起年少的痕迹

顺那凹凸砖块翻翻记忆里的风

掩藏午时夏日里的蝈蝈蚂蚱

我要寻找遗落在这里的童年

骑在矮墙上的昨天历历在目

牛的哞哞声唤醒时空

几个泥娃娃推推搡搡嬉笑打闹

童年的裤衩挂在树上摇摇晃晃

三寸金莲的小脚奶奶举着牛鞭边追边骂

我把最高的树枝丫摇得猎猎作响

红彤彤的柿子饼跌在怀里扑通乱撞

爷爷把那口生锈的铁锅烧得通红

猫狗老鼠麂子在滚沸的汤料里阵阵喷香

第一个上桌的女娃娃总要被爷爷扛在肩头

晕头转向的我总是不服输地咯咯大笑

堂哥抓出几只青蛙放在奶奶的被窝里

妈妈采摘的小菌子在圆圆的菜盆里探头探脑

我的傲娇就这样在泥巴墙的缝隙里肆意张扬

爸爸把兄弟姐妹们拉上了南来北往的列车

蛇皮袋挨个挤在车厢里打盹

五块钱的来一桶记忆最深

糍粑米饭渐渐没有了爷爷铁锈锅的香味

我的惆怅开始没来由一天天长大

又回到了童年的泥巴墙

历尽沧桑的故乡仍在殷勤眺望

留守的心酸与委屈一同释放

苦涩的桥头堡干瘪的稻田十多年没有欢唱

暖阳逗留了很久很久

没有了喧哗吵闹鸡鸣狗叫

故乡的孤独早如山河日下

❄️

蔚蓝诗刊第(32)期(图2)

银杏树下的仰望

文/孤独与快乐

你是 北方的天空下

一把擎天的利剑

你是 星垂平野的故乡

一只骄健的岩羊

春天绽开你生命一片绿叶

给予生活一种绿色希望

夏天投入阳光无私的怀抱

风雨的洗礼中茁壮成长

秋天把一枚枚杏果

镶嵌于湛蓝色的天幕之上

柳黄色的叶子翩翩起舞

婀娜的身姿披着羽衣霓裳

冬天为你镀一树金身 北风

掠过枝头 天空的辽阔与空旷

每一片叶子都是时光的箴言

每一缕金黄都有生命的馨香

哦 金色的银杏树 你就是我可亲可敬的

北方的父老乡亲啊 生命扎根于

荒原与广袤之上 那一种粗砺 坚毅果敢

那一种不屈刚强 冲天向上的力量

❄️

压缸石

文/孤独与快乐

从一条河的石头中脱颖而出

能走进母亲的视线的石头

不能不让人去相信缘份

满怀秋天收获的喜悦

为了冬莱的贮存 这沉甸甸的

压缸石肩负着成熟的使命

千挑万选 掂量权衡的结果

绝对有女性纤细的心思打量

享受过目光温热的摩挲

以清水反复洇洗 像极了那双

牵着儿女远行的糙手 抻平

宝贝衣服上每一道那怕细微的皱折

是压缸石镇守着这一方水域

生命在岁月的煎熬中脱胎换骨 待浮华褪尽

日子的台面上才有了佐餐的这道美味

款待远客 腌菜是一味乡愁的大方亮相

听客人啧啧称奇 看孩子们狼吞虎咽的场景

母亲脸上的笑容与额头的白发交相辉映

母亲 才是这个家里

含辛茹苦 饱尝生活百味的压缸石

❄️

蔚蓝诗刊第(32)期(图3)

供养

文/诗话人生(陕西)

梵音袅袅中

有多少虔诚与敬畏

一声木鱼

一次醍醐

慧根

生在静极之中

慈悲

心生了多少善念

一片青瓷上

有佛陀的圣容

两行热泪

迎奉了心中的荣光

是我一生的追随

无住

就活在当下

无影

无所不影

老妪的眼神

黑夜的星辰

哪一个

不是你的七十二化身

行住无踪

在举手投足间

心若淡定

便可花开见佛

奉养的心

从来不曾寂寞

❄️

文/诗话人生(陕西)

我的驴子在一棵草下

嚎啕大哭

绳索和犁铧在它的身上

黄土的气息

弥漫在那个温暖的午后

一行行庄稼

铺满感恩的大地

咸的泪水

有多少委屈

不在乎劳作

那是亘古的命理

人的心眼

弯弯曲曲

贪婪

泯灭了人性

从一块田地到另一块田地

无休止的争执

消耗太多元气

秋天有些辛辣

那棵白菜心里

有七星瓢虫的窝

牵着我的驴子回家

在青草浓密处

割一捆青芽

我的那只老山羊

一天一夜未进水草

打开栏杆

把它揽在怀里

在亲昵中

了结那份愧疚

❄️

蔚蓝诗刊第(32)期(图4)

知遇

文/诗话人生(陕西)

暖气来了

我的北方依然寒冷

折叠的翅膀

准备过冬

谁的千纸鹤

还在空中飘零

总想在一首诗里

寻找依靠

那些单薄的脊梁

早已风化成伤

辽远的风景

点缀了生命的荒凉

一根秋草

忘了回家的路

零落的格桑

迷失在乍起的寒风中

蝴蝶

已把阳光收藏

打开季节的扉页

谁的心思

密密麻麻

等一场雪

或一次邂逅

围炉夜话

任那一壶思绪

沸沸腾腾

❄️

立冬随笔

文/彼岸书生这个季节姗姗来迟

如同我未曾某面的爱恋

闻着这苍白的气息

努力踏过街头巷尾

田野阡陌

还是那般风淡云轻

城市地喧嚣渐远

泉声愈发清脆

腊梅久久地蕴育

是那含羞欲放花骨朵

寻思着该如何告白

一次次翻开日记

总是在纠结中选择了沉默

还是沉默

有谁能明白此刻的无力

那是久病不能自理的颓废

努力摇转过身躯

蹒跚的步履忘了说一声再见

今夜或将初雪

埋葬这莫名的痕迹

且点亮一丝烛火

任她左右摇摆

细细地诉说

❄️

蔚蓝诗刊第(32)期(图5)

流星

文/容乃大(湖北)

你就这样随随便便的

一闪而过吗

撒下铺天盖地的愿望

留我匆匆忙忙

敷衍得不知所措

本就拮据的人生早已骨瘦如材

捡不出一句象样的承诺

我想我该重新面对

接下来的每个星辰满空

我其实不知肉味久亦

笨拙的口舌

只能品出青菜的苦涩

我的承诺也太显苍白

象秋天的黄叶

承受不起夜半的霜重

我最好还是挪开我的视线

在你惊艳的那一刻

或者本就该宅在屋子里

操练日渐生疏的青春手册

为你长长的流连写下后记

疏解你

总也解不开的心结

❄️

荒诞之事

文/紫陌曦风

麦子在墙上生长的时候,窗外飘着雪花

一个额济纳旗的孩子

头戴羊皮帽。身穿羊皮袄

手里拿了一截羊皮鞭子,坐在雪花上

他赶他的羊

雪白的羊。奔跑着

叫着。向某一个特定的称谓

向她。她站在窗子前

想打开窗子

想坐在墙上—

如果她能成为一片绿草

如果允许,她做麦子的邻居

她招手。呼喊那个孩子

她聆听

群羊啃食青草的声音

❄️

蔚蓝诗刊第(32)期(图6)

设防

文/燃烧

从前,嫩绿充斥着

仙人掌最初的理想

天真让烂漫以为

这个世界除了亲切

就只有温柔

后来,伤痛学会了尖锐

岁月让你长成满身的刺

不是为了伤害,只是设防

❄️

故意

文/燃烧

晨鸟没留意

把季节填成了歌词

秋风不小心

把树叶染成了诗色

而我是故意的

我把你写进日记里

❄️

勿念

文/燃烧

你走了,我来时

思念常常错过遇见

校园有一页风吹落的诗歌

像极了你那飘逸的修辞

揉进心扉的清浅,署名勿念

❄️

蔚蓝诗刊第(32)期(图7)

夜,是流星的情人(外一首)

文/刘春茹

夜与流星本是天空中的

两颗恒星

夜是流星的情人

在之后

为逃避牛王星的无理纠缠

他们匆匆逃向地球

流星一脚踩空而坠落

化作一道闪电

夜因思念

哭瞎了双眼

流星的遗腹子

化作了月亮

为母亲作心灵的陪伴

夜知道

冤冤相报无休止

选择了没心没肺地活

于是她

无限度地包容

于是

夜是诗人与思想家

灵魂自由出入的黑洞

这个黑洞

虽然屏蔽了他们的光辉

但在漫无边际的思索中

灵光乍现

谱写出

华彩乐章

夜是哲学家的摇蓝

一个个真理

诞生在黎明前的黑喑

夜是被太阳屏蔽的眼睛

能洞悉我们的心灵

夜是光明的前奏曲

在三更时分

让公鸡啼鸣报晓

夜是黎明的子宫

孕育着黎明的诞生

夜是爱情的温床

在微风的抚摇中

诞生了一段段

美情佳缘

且是一切幽灵的天堂

它们神出鬼没

干着不可告人的勾当

撕开了一切虚伪的面纱

在暗夜

上演着一场场弱肉强食

血腥杀戮的场面

夜是一切

螭魅魍魉的娱乐场

在夜色中姿意狂欢

饮毛茹血

杀生如麻

夜是灵魂拷问的审判堂

一切丑恶的欲念

都在夜里肆意流淌

黎明前逃逸

却把一切罪过

扔给了

成了它们的替罪羊

用月亮做钓钩

用流星做游艇

诱惑那些痴情的人啊

一步步在她的怀里沦陷!

你包容着一切美善丑

掩盖着一切罪恶

一切的一

一的一切

既是一切的开始

又是一切的结束

夜胸博大又包容

邪恶之人巧色令

是非对错三七开

人心不古寡念功

午夜。初雪

为写拙作近午夜

星已怠倦云已歇

踱步窗前放心情

喜见天公降瑞雪

❄️

蔚蓝诗刊第(32)期(图8)

诗社编委成员简介:

9.审稿老师:江北、鱼米栀、容乃大、彼岸书生、微雨丝路、一叶扁舟、雪莉高、棠梨煎雪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诗刊

《诗刊》是以发表当代诗歌作品为主,兼发诗坛动态、诗歌评论的大型国家级诗歌刊物。创刊于1957年1月,由中国作家协会主办。“文革”期间停刊,1976年1月经毛泽东主席批示“同意”复刊。《诗刊》一直坚持“刊载诗歌作品,繁荣诗歌创作”的办刊宗旨,坚持“二为”方向和“双百”方针,团结和推出了一代代中国当代诗人,名篇佳作如林,为我国诗歌事业的发展和繁荣做出了独特的贡献。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