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 > 正文

《父亲,是榜样,是精神》

日期:2019-11-15 21:57:3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842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父亲去世已经十四年了。时间,久长,岁月,已远,想念,却更深重,梦中的情景,好像是昨日重现。题记建国初期,国家为了加强东北经济建设,尽快恢复鞍钢生产,从全国各地调派了五百三十多名省地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父亲去世已经十四年了。时间,久长,岁月,已远,想念,却更深重,梦中的情景,好像是昨日重现。

题记

《父亲,是榜样,是精神》(图1)

《父亲,是榜样,是精神》(图2)

建国初期,国家为了加强东北经济建设,尽快恢复鞍钢生产,从全国各地调派了五百三十多名省地县级领导到鞍钢,史称鞍钢的“五百罗汉”父亲就是在那个时候从原热河省辗转先到东北局,随后来到了鞍钢,开始了鞍钢和鞍山的经历,也就有了我们,“钢二代”

写父亲的过去,总觉得有些遗憾,那就是老照片或老物件太少了。我知道,父亲扛过枪,负过伤,立过功,受过奖,有勋章有证书是一定的,小时候似曾见过。文革时期和“抄家”把我家几近毁灭,父亲那么多珍贵的老照片和他的勋章“不知去向”使得这个美篇里,少了珍贵的历史资料做佐证。

《父亲,是榜样,是精神》(图3)

《父亲,是榜样,是精神》(图4)

1918年10月,父亲出生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是原察哈尔省山西省与河北省交界的地方。“察哈尔”是古突厥语,意为“汗之宫殿的侍卫”小山村,很穷很偏,交通十分不便,出了山沟几十里才是镇上,到县城就更远了,得一百多里,反而去搭界的山西省和察哈尔的镇旗要方便些。

父亲在1939年冬加入,于2005年11月15日走完了他近70年的历程。

《父亲,是榜样,是精神》(图5)

《父亲,是榜样,是精神》(图6)

一、的父亲。

父亲去世不久,征得市委同意后査阅了他厚重发黄的档案,拿到的一瞬,手里沉重的,心里是酸楚的,话语难于言表,因为那是父亲70年的史…

卷首的第一张表,是冀热辽中央分局组织部印制的,父亲于1947年填写。久远的岁月,使表册发黄,纸张有点儿脆,且边角破损。在履历一栏里,父亲第一句话就说,7岁时给地主放驴,12岁起做农活,是“赤贫家庭“1936年11月,开始参加二区和村里的减租减息斗争等活动。抗战爆发后,在村里成立的抗日自卫队中任班长。父亲原名叫高天运,为了躲避当地日伪的追杀,后改名为高林。

1937年10月,侵入县城,县政权解体,八路军一一五师教导大队来到县西北山区开辟抗日根据地,全力开展党组织的恢复和建设工作,1938年春建立了“灵寿县中心委员会”从此,灵寿党组织在晋察冀省委、四分区特委的直接领导下,在日趋严峻而残酷的斗争形式中,得到迅速发展壮大,到1938年5月时党员达到2165人,父亲在1939年的12月,经邢斌仁介绍加入党组织,并于同年转正。

1945年,父亲26岁时,被派往对敌斗争残酷艰苦的原热河省工作。父亲先后任热河省喀喇沁旗旗属二区、四区、一区的区委书记,旗委部长。1947年10月,冀察热辽中央分局在建中县五家村召开土改工作会议,热中地委书记强晓初(原中纪委书记)报告了热中土改部署情况,会议由分局副书记黄火青(原最高检检察长)宣传部长赵毅敏(原中联部副部长)主持,东北局主席讲话。父亲作为旗委部长参加了会议。后来改任旗委组织部长,1949年3月,热河省政府通令,喀喇沁右旗建西县联合政府改为喀喇沁政府,5月喀喇沁政府改为喀喇沁旗人民政府,父亲任旗长时只有30岁。

父亲是喀喇沁旗人民政府的第一任旗长,任期虽然不长,却在剿匪土改防疫等工作上颇有建树。2000年的初夏,我专程去了喀喇沁旗,那天是周末,我找到旗政府值班室,我自报家门后,没料到一位值班的叫王帅的青年同志(后来得知是旗政府办副主任)脱口说出,那是我们的老旗长啊。中午,旗里领导热情款待的午餐上,请到了父亲当年的老部下,叫边国忠(还有一位张姓)等两位老人,虽然年逾古稀,但对战争年代的过去,记忆犹新。他们谈起父亲时,眼睛里含着泪水,说五十年没看到老旗长了,我把父亲的照片拿给他们看,两位老人神情激动。告别时,两位老人一人抓住我的一支手,握得紧紧的,微微有些颤抖。我清楚的记得,我开车已经走几十米远了,从后视镜里看见他们还在挥手,那场景至今让我热泪盈眶。

父亲和母亲是在喀喇沁旗王府里结婚的,他们没有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的浪漫恋爱,也没有大摆宴席宾客滿堂的热闹婚礼,只有首长和战友的祝福见证了他们的结合。旗政府当时在寺庙里办公,一间厢房的小屋,成了他们的新婚洞房。父母原本并不认识,而是由组织上确定,并经东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李富春批准成为夫妻的。

1951年10月,父亲接到调令去东北,离开热河省前,把随身携带多年的马牌撸子上交组织。过去形容撸子手枪有句顺口溜,好像是,“一枪二马三花口,四蛇五狗张嘴蹬”马牌撸子在撸子手枪里是好枪。父亲先到东北局报到,随即就被派往鞍钢弓长岭铁矿任党委书记,小说《沸腾的群山》就有他的身影。

父母在弓长岭矿工作了二年多。前不久,我们兄弟俩妯娌俩一起陪老娘去弓长岭矿,想看看当年住过的老房子。找老房子也是费了些周折。老模糊记忆,是杨木山那一带的日式平房。辗转找到杨木山,那里的房院大都是人去房空。几经打听,听说原来的一位韩姓老矿长还住在这。一个热心人把和我引领到山坡上的一个小院,杨木街35—1。一个老太太打开大门,经询问得知,她的老伴叫韩永金。随即,韩永金老来到大门口,听说我们的来意以后,你父亲叫啥名,我说是高林,他说知道知道,是我们的老书记。老娘走得慢,不大会儿也蹒跚的走上山坡,韩永金老人把我们一家人请进了房间。韩永金叔叔89岁,老伴93岁,身子骨看着都挺硬朗的。老俩口和老娘三位老人唠起以前的事,是那么的兴高采烈,脸上泛起了青春年少般的笑容。韩叔叔又亲自领着我们走到当年住过的日式老平房,是在杨木北的山坡上,圆了老梦,找到了曾经的家,也圆了的梦,因为他就出生在这儿。

去弓长岭,必然经过寒岭。寒岭对我来说一点也不陌生,很小的时候就听父亲说起过。父亲在弓长岭工作期间,寒岭一带没少走。那个年代,山区不大太平,土匪或敌特的残余偶有作乱,作家李云德的小说《沸腾的群山》中就有这样的描写。父亲在弓长岭工作期间,不论去矿山,下巷道,他都像在战争年代一样,走在前面。即使坐车外出走山路,他也是坐在前排。感觉有可疑情况时,情不自禁的摸向腰间,好像摸那佩戴多年的手枪。尽管父亲到弓长岭前几年就脱下军装,喜爱的佩枪也上缴了。但摸枪的下意识和军人的敏锐,一直伴随着。

1954年,父亲离开鞍钢,调往当时为中央直辖市的鞍山市委工作。那时正值鞍山、鞍钢重建,还有一些那个年代我不知道的其它繁重工作,反正我只知道,那时候父亲走得早回来得晚,找父亲的电话特别多,父亲房间的灯熄的特别的晚,忙于工作的父亲,几乎成了我生疏的亲人。

文革时期,父亲成了,我们家躲避在市委大楼暂栖,鞍山军管以后才重新回家。那时,家里的一楼目不忍睹,二楼破烂不堪、物品洗劫一空,在买任何东西都凭票证的年代,重新安家绝非易事,是内蒙古的亲戚紧衣缩食给我们家布票粮票,肩扛手提给我们家送牛羊肉和鸡蛋,帮助我们家渡过了最为困苦的一段。因此,尽管不是在内蒙古出生的,虽然远离草原,我始终认为那里也是家,不夸张的说,是内蒙古的牛羊肉和奶制品养大了我,这也是我始终念念不忘内蒙古的原因。

1973年,病中的父亲被调往市委党校。那时候的市委党校,和“五七”干校属“一个机构两块牌子”校长由市委副书记兼任。在漫长的病程里,父亲始终不忘工作,始终不忘自己是个党员,始终关心国家和鞍山的经济与社会发展,父亲的脉博始终与党和国家一同跳动。

《父亲,是榜样,是精神》(图7)

《父亲,是榜样,是精神》(图8)

二、终生学习的父亲。

父亲没上过一天学堂,但我在翻看他的档案时,看到的是秀丽工整的字迹。用父亲的话来形容,是党和部队培养了他,学习了文化,懂得了理论。

父亲有一只黑色的、粗粗的、红星牌老式钢笔,陪伴他走过战斗和学习生涯。1980年底,我刚提干时,他把心爱的钢笔送给了我,尽管那只笔比我的年纪大很多,依然好用,写起字来非常流畅,我也喜欢至极,后来几次搬家却不知道哪去了,怎么找也找不到,成了我一生的最大最疼的遗憾。

家里有个高高的、大大的书柜,那是父亲独有的,里面装着他几十年来学习的书籍,既有马恩列斯毛的经典著作,也有经济和社会等方面的工具书,还有父亲喜欢的老版《十万个为什么》记忆最深的还是父亲总摆在案头的新华字典。在几百册书籍中,有不少书是父亲经常看的,还用红笔划下杠杠,在书边空白处写下简短的笔记,至于报纸那更是父亲每天必看的。遇到不认识的字,一定要马上查字典,把读音,字意记下来。正是由于父亲几十年刻苦学习,求知求新的精神,水平及能力才能到了一个相当的高度。

父亲填写第一张履历表,是在1947年,文化程度是“粗通文字“到离休前填写的最后一张履历表史时,文化程度已经发生了变化,为“初中”我知道这里面既有父亲的谦虚,又体现了文化程度方面的进步。

《父亲,是榜样,是精神》(图9)

《父亲,是榜样,是精神》(图10)

三、俭朴的父亲 。

按照当时的级别,父亲三十多岁的时候,已经属“高干”了,他仍然是俭朴生活。父亲骑着那辆至今我也想不起来牌子的旧自行车或步行上班。即便是周末,父亲也很忙,要是能用自行车带着我出去转一圈,我能兴奋好几天,上学时还和同学讲述父亲骑自行车带我玩儿的趣事。

在弓长岭铁矿工作时,父亲也很少坐车。我的同学肖建国,是小时候走得很近的发小,上学放学一起走一块玩。他的父亲叫肖史,也是“五百罗汉”之一,是父亲在弓长岭时的搭档,父亲是书记,肖叔叔是矿长。肖叔叔就说,“爸他时常徒步去矿井矿点”只有到鞍山开会等特殊情况才坐车。

到市委工作以后,父亲更是从严要求自己和家人,我们家人好像只有爷爷的一次重病送医院,才坐过那辆伏尔加轿车。1969年,由于父亲历史清楚,出身贫寒,各个阶段的证人都健在,作为第一批被“解放”的老重新安排了工作,这是父亲一生中坐车时间和频次最多的一段,也是最苦、最累的一段。父亲常被派捉弄,无奈的情况下父亲曾几次步行去过效区的很多公社,父亲说,走路不算什么,战争年代早已经练就了“铁脚板”

父亲在衣着方面很节俭朴素。月薪170多元,在上世纪50年代初,是很高的工资了,可他除了参加重要会议或接待外宾时,两套好一点的衣服外,身上基本是旧衣服,内衣就更是如此了。当然,父亲也喜欢新的好的衣服。父亲有一件狐皮的大衣,这在当时应该是件很贵重的东西了。父亲去世后,整理遗物时看到那件大衣几乎是全新的,那是父亲唯一的一件奢侈品,嗅着尚存一丝丝父亲的体味,追忆着父亲对我在小节上的教诲,更觉得父亲的高尚和平凡。

破旧的军装,普通的衣着,掩饰不住父亲的英姿、帅气,一样是那个年代最值得敬佩的男子汉。1991年,我在原鞍山宾馆理发时巧遇原市委老领导杨克冰。当我正在理发,杨大姐走了进来。我赶紧站起来让她坐下先理发,她执意不肯。我理发,她等候,成全了的半个多小时唠嗑。在她一再追问下我告诉了父亲的名字,她说父亲是当时市委大楼里的帅小伙,她还纠正说,我比你父亲大十来岁不应该叫我杨大姐啊。我说“杨大姐”已不是辈份的称谓,而是一种特定的尊称,她点头赞许。我理完发,起身和她告别,她说不许走,陪我说说话。讲起父亲时,她除了说父亲有能力有水平,性格刚毅、正直诚实、是个难得的好同志之外,还对父亲穿衣戴帽的简朴之习也称道不已,这一点在父亲的老同志那里都可以找到佐证。临走时还特意问我在哪工作,说有机会去看看你。

1974年的秋天,我代父亲去看望时任辽宁省委、省委的张树德(后调任河南省委书记)父亲任旗长时,张树德叔叔任旗政委(即书记)一起搭班共事。张树德对父亲给予很高的评价,只是那时候我还小,有些话似懂非懂。他在工作那么忙的时候,还特意回家陪我吃了顿午饭,和我这个小孩子谈了一个来小时,是我没想到的。临走时,他还让我给父亲捎了一盒茶和一串红辣椒,可见他们感情挚深,交往淡如水。

《父亲,是榜样,是精神》(图11)

《父亲,是榜样,是精神》(图12)

四、谦虚和严以律己的父亲。

父亲的谦虚和严以律己,是他工作过的单位有口皆碑的。个人问题上,坚决服从组织安排,从不向党伸手,从不给组织上找任何麻烦。父亲档案中的第一页,是1947年9月25日填写的履历表,在本人履历一栏中他是这样自述的: “抗战开始前的1936年11月,参加村里和二区的减租减息等活动。1937年中,抗战刚开始村里组织自卫队,任班长,20岁任青年队。” 这意味着父亲参加的时间,应该是1936年而不是入党时的1939年,这三年的差距是至关重要的。据说,建国后,国家考虑到在战争年代填表时记忆和马虎等原因,为许多老同志更正了参加及入党时间。尽管这与那个年代的待遇紧密相关,可父亲对此只字不提。一些老同志,尤其是在市委组织部工作过的老同志,还说起父亲曾两次主动在提高级别的文件上勾划掉自己的名字的事。这样算下来,父亲应该是红军时期参加,并且是行政10级。父亲的老部下,原市委组织部办公室主任的张廷玉、李升照叔叔都不止一次的说过,父亲是不争名利、不争待遇的老实人,推功揽过的正直人。

父亲在村里、二区表现突出,1943年3月由区委选调地委党校学习一个半月,受训后留在区委,任宣传委员、组织委员,直到1945年8月,本来秋季要去抗大二分校培训的,冀热辽中央分局的一纸紧急调令,被派到原热河省,错过了已经确定的去抗大二分校培训的机会。父亲没有二话,坚决服从,立即动身从老区根据地去了对敌斗争更艰苦险峻的原热河省。

父亲的档案中,奖励一栏都是空白。而我却听父亲的老同志讲过,父亲曾多次被表奖,还是当年的“省五好“呢。相反在处分一栏中却有着被组织上处分的自述。1949年,因为抗灾,旗委作出决定砍了6万棵树,作为旗长的父亲没坚持己见执行了旗委的决定,而处分时父亲却承担了过来,足可以看出父亲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的博大胸怀。2000年我去喀喇沁旗时,父亲的两位老部下提及此事都替父亲鸣不平。

“文革“以后,国家曾经对遭受的老按政策给予补偿,可是父亲没有提出任何要求,用默默的工作回报党的关怀。我偶尔与父亲开玩笑说,从1953年工资“分”改“元”开始,就没提过级别、涨过工资。可父亲说,现在已经很好了,与那些牺牲了的战友相比很知足。父亲去世前,对自己的丧事提出简单、节俭,不给组织上添麻烦,也不要告诉老同志的要求。

小时候的记忆里,父亲从未收过礼,逢年过节也是如此,成了我们家的铁律。即便是他的老同志老部下,也毫不例外,他收下最多的就是问候和握手。父亲的老部下离休前官至某师副师,可每次来看望父亲时,进门后一定是,立正,敬礼,才落座,陪父亲聊天。他们那一代人好像都是这样的,哪怕有过命的交情,交往也淡如水。

《父亲,是榜样,是精神》(图13)

《父亲,是榜样,是精神》(图14)

五、坚强的父亲。

1940年秋至1943年初,先后任青年先锋队、灵寿二区党支部宣传委员、组织委员、支部书记。经常带领民兵用长矛、大刀、土枪和手榴弹骚扰打击鬼子,领导民兵开荒种地做出成绩,出席晋察冀边区的三专署群英会。占领陈庄,经常四出扫荡。父亲带领青壮民兵,昼伏夜出和敌人周旋,消灭小股伪军,摧毁数个的维持会。在县里发起大生产运动时,父亲组织动员二区,先别人后自己亲属,先军烈属,后一般群众。为了抵御敌人生产和抢夺粮食,安排组织民兵刀枪不离肩,手不离锄镰,昼夜打场,迅速坚壁粮食。1939年9月,在今华北实施所谓“秋季讨伐”有1500余侵占陈庄,妄图一举深入晋察冀边区腹地,消灭我根据地领导机关。八路军第120 师主力和晋察冀军区参战部队,经6 天5 夜周旋,全歼进犯1200 余人,成为是抗日战争初期敌后抗战的一次模范歼灭战,父亲所在的区小队也参加了战斗,他右手掌有个很大的条状伤疤,是父亲与鬼子搏斗时,用手抓住刺刀留下的。由于战斗中表现突出,被任县农会青年先锋队。他说,经历过的战斗和险境不下几十次,身上只有一处伤,实属那个年代的幸运。

在“文革“中,父亲一方面顶着“派”的压力,另一方拼着命的工作,好像要把被的时间抢回来似的。爷爷去世也是妈妈一手料理的后事,父亲只是回来看爷爷最后一眼,作个告别就匆匆走了。

“文革”中,在那么大的灾难面前,父亲的坚强、镇静,至今回想起来让我折服。说起这件事,不由自主想起父亲的老部下王廷风。印象里的王廷风,对父亲特别好,即使是在文革时期,也是关照有加,体贴入微。在那个年代,不是所有的人都敢这么做的,这也是我特别尊重喜欢王廷风的原因,我从小就认识他,七八岁就开始叫他王叔叔,王叔叔的称呼,一晃叫了50多年,似乎叫成了我的亲人。

我工作单位同事知道我与王廷风叔叔熟悉,让我代为求字,一次我递上写好的词句,他,这是谁写的字?我说是我写的。他说这字骨架不错,是个练字的坯子,笑着说,小子,你拜我为师吧。他以后又说过几次,我也没认真,也没拜师。几十年后想起这事仍然让我自责鞭挞,当初肯定会让他伤心的,这是我这一生最懊悔的,错过了与学艺,错过了王叔叔学德的机会。

父亲在战争年代里,艰苦的工作面前,在病魔的折磨下从未呻吟,即使是与父亲风雨同舟50多年的母亲也没有听过。父亲去世前的一个多月,应该是父亲最痛苦、最难熬的。那时父亲的体重从一百五六十斤,到不足百斤了。父亲说既使我摸他的皮肤,都会有钻心的痛。那一个多月里,我们姐弟跑医院、请医生、买药品,就是想让父亲在最后的一段时间里能有稍许舒服安逸。父亲走了,在11月18日的《鞍山日报》上最后一次留下了他的名字。他走的那么轻松、安详,脸上似乎有一丝笑,正是这一丝笑,让我没齿难忘。父亲的遗体告别仪式上,鲜红的党旗覆盖父亲的身体,最后一次表现了父亲的心、肌体与党的贴近,这不是一般的褒奬,而是对父亲一生的政治肯定。

《父亲,是榜样,是精神》(图15)

《父亲,是榜样,是精神》(图16)

父亲的精神,父亲的性格,父亲的形象,时常强烈的高大的展现在我的面前。儿子想父亲,是深深的,隐隐的,随着时间推移,时间越久,就好像累积似的,对父亲的精神感悟越深。想念,是无声的,流泪,是不由自主的,那种更开阔更深厚也更持久的想念,会持续很久,以至一生,因为这不仅仅是想念,而是因为有这样的父亲,油然而生的骄傲、自豪。如果有来生,我一定还做他的儿子。

回忆父亲,不仅仅又是一年忌日的来临,而是要把父亲的过去,记录流传下来,让我的儿子,让我的儿子的儿子,永远的知道并牢牢地记住,我们的家族里,有一位让我们后人永远值得骄傲的前辈,我们的血,流淌着比血液更红的遗传基因。

我记得您的模样

我记得您的模样

魁梧英俊

透着与生俱来的品格如钢

我记得您的模样

朴实无华背后

闪烁着厚实的春阳

我记得您的模样

耄耋时病痛的折磨

依然迸发着坚忍的刚强

喜欢您穿着“土八路“军装的模样

破旧的衣着

掩饰不住您帅气的模样

破旧的衣着

一样透着阳光灿烂的模样

军帽上虽然没有闪闪的红星

可是军人的铁骨无比光鲜闪亮

您的军装上虽然没有军衔

可是军人的韵味依然如故的昂扬

黑暗中

您找到方向

赤心从戎

年轻时

您精忠报国

一心向党

血与火

粹炼了戎马生涯

腥与风

吹皱了铮铮侠肠

您让我

记住了父亲的草原

您教我,

学习了前辈的铿锵

您,虽没有留下万贯家财

却传承了红军八路的精神食粮

您,虽没有写下洋洋万言

却铭刻了流传后人的无字语腔

思念,像丝絮一样缠绵

怀旧,像缠藤一般增长

我在想您的思念中

读得懂您的安详

相信您在我的生活里

言行中,依稀可见您自己的影像

我感到

您的眼睛在看着我蹒跚

继而是放心后洋溢着的爽朗

我感到,

您的心灵在为我祝福

祈祷长生天把福份普降

夏去秋至

季节轮回

我始终不会忘记您的模样

我渴望

来生还与您相遇

继续那没做够的父子:

我娇惯,您慈祥

您领路,我成长

此生记得您的模样…

《父亲,是榜样,是精神》(图17)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父亲

父亲,读音:“fùqīn”,口语叫“爸爸”,一个人直系血统的上一代男性。父亲,一词书面语色彩较浓,一般不作为面称。

榜样

“榜样”是北京趣寻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旗下一款针对校园市场的学习社交应用。过来人经验传授,做最暖心的教育咨询平台;同路人一起奋斗,做最好玩的学习交友社区。

  • 网友评论
  • 黑色蔷薇籽
    黑色蔷薇籽
    不要长时间盯着手机屏幕,或者躺着看电视,这些姿势容易影响颈椎和视力,更会造成精神疲劳
    2019-12-11 15:28
  • 爱上她的他
    爱上她的他
    怎样才能精神好?
    2019-12-10 12:21
  • 黄黄黄黄哈
    黄黄黄黄哈
    第七,由内到外充满信心
    2019-12-07 07:28
  • 惠城小板头
    惠城小板头
    精神匮乏,其主要原因在于身体的透支,能量消耗过多
    2019-12-05 08:15
  • 祖儿2011
    祖儿2011
    第六,阅读与写作,通过阅读各类书籍,扩大自己的知识面,开拓自己的眼界,丰富精神世界
    2019-12-05 18:2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