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线

时间:2017-02-26 21:45:27 公众号:体育最前线


一叶


他,30岁出头,大概1.68米的样子,眼睛高度弱视,戴着一副很厚镜片的眼镜,借以提高眼睛对周围事物的识别度。聊天的时候,看手机视频的时候喜欢嚼槟榔,所以几十平米的推拿馆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槟榔味。说不上喜欢还是讨厌,槟榔的味道似乎述说着他的一切!

在他那里办了张会员卡,断断续续地在他那里按摩,慢慢地读着他的故事。

他独自带着一个的女儿,6岁,五官很漂亮!为什么和妻子离婚,我没有问,但是从他自己抚养女儿看得出他心中那份父亲的坚持。

女儿放学回来,直接在推拿馆里面做作业,他在推拿馆的一角,为女儿单独准备了一张桌子。他忙着为客人按摩、拔罐,女儿就乖巧地自己做作业,然后玩着飞行棋。有时候,他觉得女儿玩飞行棋会吵着按摩的客人,会大声提醒女儿不要发出声音。女儿很听话,收起飞行棋,拿出手机来玩游戏。他为女儿配备了电话手表和手机,问他为什么给这么小的孩子准备了这些电子产品,他没有说具体的原因,就这样给孩子买了。也许,他觉得陪伴女儿的时间不够,电子产品可以打发女儿学习之外无聊的时光。没有向他求证,因为不想打扰他。

有时候按摩完了,会跟他聊聊天。他很健谈!有一次晚上,他的推拿馆里来了个高个子,看上去有点轻浮的男子,进来就往他的按摩床上一躺,身体的朝向跟客人们按摩时躺的方向相反。他很生气地叫他起来,让他坐沙发上去。男子自顾自地坐在了沙发上,无聊地低头看着手机,自然而然地点燃了一根烟。

“出去抽!”他毫不客气地对男子说道。

男子没有任何语言上的回复,站起来走了出去。

第二天来按摩时,我忍不住问了他,那位男子是谁?他的脸上有一丝难过,丢了一颗槟榔到嘴里,用力地嚼了几下:“以前一起玩的一个朋友。”然后,他停顿了一会儿,大约是在回忆和考虑怎么说吧。

槟榔的味道已经开始将他慢慢包围,他看着透明的玻璃门,接着说道:“他以前做空调销售、安装和维修,一年有个十几万的收入,虽然不富裕,但是日子还过得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一来就跟我的按摩客人谈保险,客人们没有直接说什么,但是我感觉到了他们的不满意。我不是说保险不好,而是来这里的客人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让紧张的身体放松一下。他没有像个真正的业务员那样去跑保险业务,而是指望在我这里捡现成的。客人们不会因为相信我,而购买他的保险,但是却会因为他的行为,而对我产生质疑和反感!”

“我就劝他,他可以做保险,但是请不要在我的推拿馆里跟客人推销!后来他又做了直销,天天说着可以很快可以成功、赚大钱了。我没有看到他的大钱,我倒是看到他找我借回家的路费!我没有办法,如果他还是继续这样,大家就不要做朋友了!”他嚼槟榔的速度渐渐慢下来,那位男子的故事随着槟榔的味道越来越淡……

“有一天在你这里看到三个人跟你谈合作,好像是很大的项目啊!你怎么考虑呀?”我很好奇,他的推拿馆似乎规模并不大,为何那个我听起来很赚钱的大项目要找他呢?眼前的他,究竟有些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他们跟我谈过两次了,上次是谈嫁接一个生物治疗项目在我的推拿馆,我拒绝了。因为那个生物技术我知道,我的几个推拿行业的朋友都在那个项目上栽了跟头,我不会傻到跟他们底线赔钱。这次是谈培训,不过是上次项目的花样翻新罢了!”他非常地嗤之以鼻,嘴里依旧嚼着他的槟榔。“他们让我以推拿馆为点,招收学员,去他们的公司总部学习生物技术,我从中赚取培训费用的抽成。天知道学员到了他们公司,会被弄走多少钱?学到的技术也没有用武之地!这底线跟媒体上说的传销有多大区别?他们多次邀请我去他们投巨资打造的旗舰店参观,以为我不了解当然不会动心。其实,我去了又如何?那几百万是他们投资的么?他们花了多少钱?赚了多少钱?他们自己心里清楚!他们说我太容易满足,我只是想好好地给客人按摩而已!”

“你这样简单的目的和坚持,很好啊!”我由衷地赞道:“现在许多人不再安心做实事,以为靠说别人成功的故事,就以为自己也会有那样成功的一天,轻易地放弃了过往安身立命的工作或者事业,却把自己过得狼狈不堪!”

底线

他吐掉已经没有什么嚼头的槟榔,点燃了一根烟,推开玻璃门,走到了门外。抽了一会儿烟,扔掉还没有抽完的烟头,又走进来坐下。

他继续说道:“这几年,我的推拿馆越来越不好经营,去年甚至没有赚到什么钱!但是,做推拿的人,放着本职工作不做,靠着到处忽悠人买产品和做昂贵的理疗,把产品说得神乎其神的,也许他们能赚到很多钱,但是这样的方式,即使可以赚再多的钱,我也不会做!我有我的底线,一旦触及我的底线,无论是谁,都给我滚!”

透过镜片,他坚定的眼神,聚焦在远处!仿佛穿透了金钱和世俗,却始终连接着他守住底线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