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锁红楼:黛玉和凤姐死因是一样的

时间:2017-01-12 12:04:40 公众号:体育最前线


写尘锁红楼和小说对我来说,当真是烧脑的事情,因为我总想不落俗套又能从与众不同的角度,写专属于我的红楼梦及小说。也可以讲我是为了标新立异,这没什么不好,如果不能够有独特的见解,人云亦云,这对写作者而言,就是生不如死的痛苦。

而我又是个有好的思路才能够写出文章的写作者,我可以允许自己文笔差一些、词语不那么华丽丽,但我无法忍受没有自己独立的见解。如今那么多人都在写红楼梦,所以,尽管如今这世界讲究快速,但为了“标新立异”,我还是以自己的速度,写得比较慢。这样可能会掉粉,不过相信真正的漠粉,不会因为我慢一点就跑掉的,不是吗?看啥?还看?说的就是你!

好,今天的尘锁红楼写一下黛玉与凤姐的死亡事件。事实上,我一直敬畏并且恐惧死亡,因为先父母先后早逝,带给我的重创实在不轻,至今仍偶有阵痛,每每想起他们,会无声地落泪千行。但死亡是任何人都无法逃避的,更残酷地来讲,从出生那一刻起,我们就开始一步一步朝向死亡走去。而曹公笔下,始终有着死亡的气息,最可恨的是,还没有全本红楼梦,导致秦可卿、黛玉、凤姐、元春等人的死法被各种猜度。讲真,漠尘并不愿意认同黛玉、秦可卿是自杀而亡的,也不喜欢让凤姐死在狱中。

然而,无论讲她们是怎么死的,都似乎能够从书中找出蛛丝马迹来证明一下。不过,我不喜欢这么玩,所以,继续往下看,大家有可能会失望。不过,也许你接着看下去,对于人生会有新的认知。不管你是失望,还是和我一样愿意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待黛玉和凤姐的死因,既然都看到这里了,就继续读下去吧!



我们先来说说黛玉,还未出场,就从《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冷子兴演说荣国府》中,在描述贾雨村为了盘费而教学的过程中得知,她自小就体弱多病。及至母亲病逝后初到贾府与外祖母贾母相见时,更由她本人亲自说明了自己这一身病:众人见黛玉年纪虽小,其举止言谈不俗,身体面貌虽弱不胜衣,却有一段风流态度,便知他有不足之症。因问:“常服何药?为何不治好了?”黛玉道:“我自来如此,从会吃饭时便吃药,到如今了,经过多少名医,总未见效。那一年我才三岁,记得来了一个癞头和尚,说要化我去出家。我父母自是不从,他又说:‘既舍不得他,但只怕他的病一生也不能好的!若要好时,除非从此以后总不许见哭声,除父母之外,凡有外亲一概不见,方可平安了此一生。’这和尚疯疯癫癫说了这些不经之谈,也没人理他。如今还是吃人参养荣丸。”贾母道:“这正好,我这里正配丸药呢,叫他们多配一料就是了。”

我们不需要猜测黛玉到底得了什么病,只从客观事实上来讲,一般婴幼儿在一周岁左右即可进食吃饭了,也就是说,黛玉从一周岁左右便吃药,是常年捧着药罐子的小女孩。这样体弱多病之人,在四五岁这个还不懂世事的年龄段,接连遭遇弟弟与母亲相继离世的重创,然后又被送往外祖母那样复杂的大家庭中,其内心的郁结,可想而知了。

尽管有贾母、宝玉、凤姐等人的疼惜与照顾,但终究替代不了围绕着父母双亲、与自己家人团聚的日子,更何况,贾母不可能一心一意顾及到黛玉、凤姐虽也有情,但总是一半为着讨好贾母之嫌。宝玉呢,是那种见了妹妹不要姐姐、见了姐姐忘了妹妹的花花公子,即使再知心,黛玉的很多心里话,也难以对宝玉说尽的。

再加上其他人有意无意地冒犯了黛玉,却把小心眼这样的罪名加诸在黛玉身上,私下底不知道怎么给黛玉小鞋穿呢!我们能看到的,是周瑞家的送宫花、宝钗扑蝶时为了金蝉脱壳给黛玉背了一口黑锅这样着重去描述的事情,我们看不到的,又何止这两三件事情?

一个几岁的孩子,还未从失去亲人的伤痛中走出来(可能一辈子都难以走出来),却要小心谨慎地应付贾府那样复杂的大家庭各种关系中,别说还是病身子,就是健康的人,多半都会抑郁成疾。后来又是父亲离世,彻底成为孤儿的黛玉,内心更是凄风苦雨。

幸运的是,还有宝玉,这是黛玉生命中唯一也是最后的希望。而黛玉性格中有着十足的倔强劲儿,恰恰是这股劲儿,让她得以在贾府里活成特立独行的一株花,并且用真心收获了很多人的情谊与尊重。比如,湘云与袭人从最早的拥钗,转而成为黛粉。就连香菱、紫鹃、平儿等丫鬟,对黛玉也是额外的多了一份敬重。包括贾母与凤姐,也始终是疼惜黛玉多一些。

所以,如果宝玉迎娶的是黛玉,这最后的希望之火仍然继续燃烧,我们都知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那么,黛玉的这份希望之火,又是全心全意的爱的希望之火,爱的力量是这世上最强大的,又怎么无法燃烧起她对生命的尘锁红楼:黛玉和凤姐死因是一样的渴望?因此,黛玉就是会凭借着顽强的意志力与倔强的性情,很好地活下去,兴许病好了也是有可能的。

她不可能投湖或上吊自杀,因为,当心底里仅存的希望之火彻底灭尽之后,本来就在病中的她已经倒在床上,连爬起来的力量都没有了。她如何走出潇湘馆,去投湖或上吊?或许你觉得漠尘这样讲过于个人化或者有些偏激,但一个从未绝望过的人,是不可能理解黛玉得知宝玉要娶宝钗那一刻的心死如灰,她是恨不得那一瞬间就闭上眼睛,永远地离开这个多灾多难的世界,再也不要见到宝玉,不要见任何人。如果她有自杀的念想,以她的性格,是完全可以直接去湖边或林子里,一了百了的。

她病着,也明白自己与宝玉之间有太多障碍,但无论怎样,她都顽强地活着,哪怕全世界都反对宝玉迎娶她,但只要宝玉一直守护着她,她就有活下去的韧劲,她就可以对抗她的病弱之身,以及世俗的凄风冷雨。除非,宝玉违背他们的爱情誓言,她再无任何希望与活下去的动力,才是加速她病重并走向死亡的原因。所以,黛玉死于绝望、死于对世间再无眷恋,而非投湖或上吊。一个那么有才华、几近病入膏亡又完全绝望、对世间毫无留恋的人,事实上根本就不稀罕自杀这样的方式来了结生命。



凤姐虽然有丈夫、有女儿,但她和黛玉一样,是死于绝望的。

凤姐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咱不说她有多狠毒、有多无情,单从她一手支撑起贾府的家务事这一点来讲,她就是个争强好胜、重名誉重事业的女汉子,她可以被人骂成泼妇或淫妇,但尘锁红楼:黛玉和凤姐死因是一样的她绝对不容许自己的事业方面有任何给人把柄的阴暗面,所以,当她背负的人命案被曝光于天下,当她敛财的劣迹被贾琏等家族人中唾弃时,又逢抄家被抄去多年来积累的财富,贾琏也不再给她好脸色时,她内心的绝望,不亚于听到宝玉迎娶宝钗这种晴天霹雳的消息的黛玉。

当然,有人说凤姐最后被贾琏休掉,还有人猜测凤姐也是自杀,因为在《第四十四回变生不测凤姐泼醋,喜出望外平儿理妆》里写道:这里凤姐见平儿寻死去,便一头撞在贾琏怀里,叫道:“你们一条藤儿害我,被我听见了,倒都唬起我来。你也勒死我!”贾琏气的墙上拔出剑来,说道:“不用寻死,我也急了,一齐杀了,我偿了命,大家干净。”

很多人就是这么猜度红楼梦的,把个本来比较简单的事情,搞成了千载难解的谜题,也不知道养活了多少红学家及爱好者们。事实上,即使凤姐确实被贾琏休掉了,回到金陵娘家师更哀也不大可能选择自杀。漠尘之所以这样讲,是因为凤姐还来不及自杀,就已经病亡在贾府或是狱中了。

之前已经说过,凤姐最后是绝望的弃妇,即使不被休,贾府上下人等也都不再善待她,等同于弃妇了。对于一个有才干又事业心非常强的女汉子而言,再也不能发挥自己的才干,又无力保护唯一的女儿时,其内心的绝望,是可想而知的。

最要命的是,凤姐虽然大权在握,但实际上她的身体也早就是病入骨髓了,只不过是硬撑着而已。至于她的身体是如何变成跟黛玉似的一个病秧子,书中多处提到,或者暗示到,年轻时与贾琏房事不知收敛,虽然不是夜夜云雨,估计只要贾琏在家,除了生病和巧姐病时,凤姐才得以独自一人安睡,其他时候差不多是每晚都爱爱的吧!后来又小产,更添了些许病,总不见好。

同样的道理,一个要强的人,在有希望时,即使身子不健康,也是可以支撑过去的。人就怕完全绝望,对世间毫无眷恋,哪怕是个健康的人,如果这种心态,也活不过几年。病得不轻的凤姐,在失去靠山、失去权势、失去财富又失去亲人的照顾之时,又如何活得下去?只怕,她的心里也是想着早死早解脱。一心求死,什么药都治不好的,就算是不严重的疾病,也仍无法治愈,更何况凤姐的病,实际上在抄家之前就已经很严重了。



记得母亲病重时,因为我工作的事情迟迟未解决,所以似乎她还在支撑着,直到有一天,让我恨了一辈子的大舅妈对我母亲撒谎,说我的工作马上就能解决了(事实上根本就没给我办工作的事情,不过是因为我母亲问起,她不得不以谎话来哄我母亲而已),让我母亲放心养病。结果没过几天,母亲就放心地随父亲而去。

也看过一个故事,说一位母亲得了癌症十多年,身体里的脏器早就被癌细胞给毁坏了,但这位母亲为了与还在狱中的儿子有团聚之日,一直与体内癌细胞对抗,尽管没有药物止痛或治疗,也活了十年左右。

我自己也是身体不太好,遭遇的坎坷与困境也是多得几天几夜都说不完,然尘锁红楼:黛玉和凤姐死因是一样的而每每绝境时,一想到我的宝贝女儿们,想到不能让她们跟我一样早早失去父母双亲,我就可以对抗任何困境与坎坷,哪怕多次几近精神崩溃,也照样活了下来,而且越来越好。

我们身边也比比皆是这样的例子,很多人就因为还有一丝丝希望之光,无论是什么境遇下,都坚强地活了下来。所以,不要轻易说出令人失望或绝望的话,多说给人带来温暖和关怀的话,也许,无意中你便救了一颗死去的心复活过来。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人间便到处是美好。如果你没有任何能力帮助到身边人,那么,就做一件事情:多说温暖的话、多说好听的话、多说鼓励的话。从此刻开始,从我做起,每天见到任何一个人,都送对方一句暖如春风的话,这就是在行菩萨道!

文/费漠尘 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感恩遇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