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不是每一个男人都值得你用生命去爱

时间:2017-01-11 06:03:14 公众号:体育最前线



你是夏垚吗?我是江城皖江街道派出所的警官李俊,这是我的警官证……

习惯晚睡,这个时候还正是熟睡的点,夏垚被一段急促略显无礼的敲门声吵醒,看到站在门前的是警察女人,不是每一个男人都值得你用生命去爱,内心的不满和怒气也只能先忍住。

江晓卉……跳楼自杀了……怎么可能……

夏垚呆坐在客厅,一支接一支的抽着烟,浓重的烟雾弥散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凝重而让人感觉到窒息。派出所民警问一句,他就机械的答一句。

躺在沙发上的手机里,还有二十多个江晓卉的未接电话……这两天,夏垚在刻意回避着,他想,时间过去,一切就会好起来了……可是现在却……


江晓卉的小手,柔软而纤细,放在夏垚的大手掌中,刚好可以被包握住,再一起插到羽绒服口袋里,既可以依靠,又可以取暖。

初冬的第一场雪,来得有些猝不及防,刚从衣柜里翻出来的羽绒服来不及阳光暴晒,还有些樟脑丸的气味。走在广电大楼院墙外的人行步道上,厚厚的积雪,在两人走过的身后,留下了两行紧紧依偎在一起的脚印。

一切都跟以前一样,只是,今天夏垚比这天气还冰冷的表情,让江晓卉感受到的是透心的凉意。

我无法离不开你,怎么办啊……

江晓卉在内心深处焦急的呐喊,她希望此刻夏垚能够说些什么,曾经他是那么的宠爱自己,小任性的时候包容,心情不好的时候逗自己开心……在自己的微信和微博中,记录了二人太多开心的时刻,所以,她无法接受现在夏垚对自己的冷若冰霜。

一切都跟以前一样,江晓卉泡上一壶红茶,夏垚的胃不好,但又爱喝茶,所以特地去买了红茶,冬天喝,养胃,配上自己手工制作的阿胶糕,当做茶点。

夏垚也早已习惯了这一切,心安理得的享受,他咬一口阿胶糕,入口很Q弹,咀嚼中,满口甜香,江晓卉特别在阿胶糕中加了黑芝麻、核桃仁、红枣、冰糖……红茶在白瓷盖碗中,随着热水浸泡的时间越久,色泽越浓重……这一刻,夏垚也有些恍惚,江晓卉这么对自己,自己做的是不是太过分了?不行,我必须赶快离开。

我先走了,这两天你也收拾一下你的东西,尽快搬走吧,钥匙,我带走了,你走的时候把门带上就可以了。夏垚起身,拿起外套,丢下几句话就往门外走。

夏垚……江晓卉凄然的喊到。

夏垚停在门口,他没有回头,但他听到江晓卉正在往他这边走,紧跟着,江晓卉从身后紧紧地搂住了他的腰。

夏垚,我不会缠着你,我知道这一切都要结束了,只是,我害怕没有你的温暖我会冷的……我真的怕冷……

听到江晓卉哭着央求,夏垚内心的负罪感越发得压迫着胸口,他转身将江晓卉搂抱在怀里,紧紧的,江晓卉也紧紧地抱着他,将头埋在他怀里默默的哭泣。

晓卉,我们都是成年人,能不能理性一点,和平分手不好吗?离开我,你女人,不是每一个男人都值得你用生命去爱还会找到幸福的……夏垚觉得,总要说点什么。

好……我知道了。过了好一会,江晓卉慢慢止住了哭泣,从夏垚的怀里抬起头,直直地看着他。

夏垚不敢直视那怨愤却满含依恋的眼神,转过身大步走出了房间,顺手带了一下房门,嘭——门在身后紧紧地关上,也隔断了江晓卉那依恋的眼神……

一路逃跑似得,夏垚在阴冷的大街上车开得飞快,几次路口的拐弯,都因为路面的积雪有些侧滑,与对向的汽车惊险地擦肩而过,遭到那些司机的咒骂。他也不理会,只是不管不顾地开得飞快,他仿佛想通过轰鸣的发动机,将那份压迫胸口的负罪感发泄出去。

夏垚进门后,把自己仍在沙发里。

刘欢欢也是刚刚逛街回来,正在试穿新买的马裤,还没来得及提上腰,看到夏垚回来,就亟不可待地走到他面前,让他评价自己新买的衣服。

夏垚面无表情地看着,猛然把刘欢欢扑倒在沙发上,用力一件一件地脱去她的衣服……

你干嘛?弄痛我了……哎呀,让你看我的衣服……你慢点……啊,疼……

刘欢欢很快就被脱得一丝不挂,被夏垚从后面死死地压在沙发上,一开始,还被撕扯得疼痛难忍,渐渐地,这份疼痛,反而更快的触发了她的快感,她翘起丰满的臀部,焦渴地迎合着身后不断越来越快、越来越重地撞击。嘴也被夏垚的手掌捂住,她只能将那份越来越强烈的兴奋通过指缝中喊叫出去。

夏垚使出浑身的力气,拼命地宣泄满腔的压抑,最后冲刺般地几次狠狠撞击后,他疲惫地瘫到在了刘欢欢的身体上。

怎么了,今天,这么野蛮干嘛?不过,只要你喜欢,我都愿意……刘欢欢翻过身来,依偎在夏垚怀里。

夏垚疲惫地闭着眼睛,不愿意说话。

你看我最近的气色是不是好很多?今天台里的主任还说我呢,最近上节目,镜头感好很多,精气神也不错。唉,对了,上次你带回来的阿胶糕我快吃完了,记得这两天再买一些哈……我要坚持吃,这个冬天就靠它来滋润我了……

渐渐褪去潮红的刘欢欢,没有浓妆掩饰的脸色确实比之前好了很多,那份光泽和红润是自内而外的,不是胭脂能够化妆出来的。和江晓卉长期的两地分居,在刘欢欢在台里出现后,在工作上的朝夕相处,夏垚最后还是没有坚持住。造成今天这个局面,因为生理寂寞,还是真正的爱情,夏垚自己也说不清楚。

以后不会有了……

夏垚刚刚因为虚脱而略感轻松的心情又被压上了一块重石。夏垚起身,捡了两件衣服往浴室走去,留下一脸困惑的刘欢欢独自一人躺在沙发上。


随着钥匙的旋转,夏垚打开了湖畔家园小区17栋502房间的门,就是这扇门,江晓卉昨晚依靠着在门口坐了一夜。

她在微博里说。我好冷,好想进到屋里,可是现在没有钥匙……

门里面,就是她和夏垚一起刚刚装修好的婚房,一起设计,一起选材料,一起打扫卫生,一起布置家居,一起憧憬未来……可是,昨天,她只能蜷缩在门外,却无法走进一门之隔的温暖房间。

打开房门,夏垚真心希望能够看到那曾被房门隔断的眼神,他此刻从内心深处愿意去直面,愿意上前去拥抱,愿意去请求晓卉的原谅……只要一切还可以重来,可是,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打开冰箱冷藏室,看到的是满满的阿胶糕,江晓卉已经细心的把每天应该吃的量分成了小包装,在食盒里整齐地码好。

她这是做了多久?又担心我分不清楚又细心地包装好了每天的量?她在做这些的时候又是怎样的心情?

没有人再帮自己泡一壶红茶,配着这略带凉意的阿胶糕。夏垚打开一个小包装,拿起一块,直接往嘴里塞女人,不是每一个男人都值得你用生命去爱……想到以前,如果看到夏垚懒省事,直接吃冰箱刚拿出来的食物的时候,江晓卉都会上前阻拦和唠叨的。

胃不好,还爱吃凉的,小心胃疼,要喝热茶配着吃……

一切仿佛都还在眼前,渐渐地,夏垚的眼睛模糊了,泪水滑落脸颊,也滴落在了嘴边的阿胶糕上,在嘴里咀嚼,夏垚感受不到了之前的甜香,而是咸咸的苦涩。

晓卉在做这些阿胶糕的时候,也是在哭吗……

夏垚一块一块地咀嚼着江晓卉自己做的阿胶糕,他想尝试,找回那份甜香,以及甜香背后的温暖和浓浓的依恋。

我恨你……你让我怎么再心安理得地生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