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林只对浓眉说了俩字东尼桑化身大音乐家

时间:2016-12-21 07:52:44 公众号:狂言NBA

 


  无需多年以后,就拿现今而论,二爷望着三弟,两眼无光,一颗沮丧的龟头,写满了惆怅。三弟但凡插进去,拔出来,便是一次助攻;反观大神龟,插入后通常石沉大海,杳无音信。这不由让人产生疑问,同样是插入,为何差距如此巨大?答曰并非有人赞助杜蕾斯,而在于采用了正确的姿势。

  大湿的套路,无非就是先插进去,再向外一甩,甩到戈登阿里扎安德森手里,便是一记三分;反观神龟,同样先插进去,再向外一甩,却甩到坎特亚当斯罗伯森手里,还未抬手便已一脸发懵。这归根到底,又得是管理层的锅,大神龟擅突,却给他配备双塔,唯二靠谱的射手伊亚索瓦,还赞助给了废城。琳姐有云,能力之外的资本为零。套用在铁岭管理层的身上,照样贴切———选秀之外的能力为零,毫无违和感,对不对?



  原本神龟身边还有奥迪,奥迪一倒下,唯有抓瞎。眼看形势急转直下,气恼之余飞起一脚,将篮球场当成了绿茵场,顿时惹恼利拉德这活土匪。其实这一切,裁判统统看在眼里,可心中却是暗地里同情,毕竟作为红魔球迷,裁判非常理解伊布拉希莫维奇搭档饼王与林加德的心情。带不动,有情绪,可以理解。于是网开一面,连技犯都没舍得给。

  之于小开而言,但凡利拉德能聪明点儿,团战其实不弱,就怕活土匪鸡血一上头,死都不传球。也活该铁岭倒霉,要能遇上鸡血版的利拉德,或许还能浑水摸鱼;偏偏一头撞上聪明版利拉德!没辙,只好三节打烊,收工下班。



 骑士灰熊不知私底下有没有勾兑,今儿敞开菊花,明儿回归暴君。小家嫂轮休在先,三巨头放假在后。总之你做初一,我做十五,主场我先取,客场还个人情,倒也没啥可指摘的。毕竟阿King年过三旬,身体状况终归不如芳龄18。遥想当年七次郎,如今隔壁住老王。

  回顾这一仗,哪怕没有欧弟,阿King也能轻松Carry。锅福JR双弹齐射,意味着爆菊不可避免。比较诡异的是一个现象是,八贤王今儿已上场,明儿按计划还将继续亮相,身体素质着实优良,不由让我等屌丝心驰神往。毕竟坊间传闻卡婊大海无量,可八贤王不仅每战必登场,每晚还能准时上炕!这实在是忒夸张了,都说吸毒越吸越颓靡,没听说过越吸越精神的。



 3gqqpage

  从上赛季的东部豪强,到如今的满目苍凉,鬼知道这几个月雕爷经历了什么。其实也没啥,无非就是把蒂格换成施罗德,把霍福德换成霍师傅,是施罗德换蒂格换出问题了吗?非也,德国朗多虽不如梳了个鸡冠头的佩顿,可好歹也能输出19+13。于是这问题,只能出在霍师傅换霍福德的身上。

  霍福德此人,乃是有福之人。此人论数据,一流有余,巨星不足;可论工资,却是妥妥的顶薪身价。此人论长相,周正有余,貌美不足,偏偏娶了个全联盟最赞的媳妇。于是当今年夏天远走波士顿,也一并卷走了雕爷的运气。反观霍师傅,自带悲催属性,倒霉血统。当年年富力强,尚能以一己之力,席卷八荒;如今年事渐高,哪怕偶有佳作,也被人戳到千疮百孔。人生何处不悲怆?心中带伤,泪中带浆。



为何浓眉关键时刻手一软?为何这明明是波抢断,浓眉却要暴跳如雷找裁判?作为空砍盟盟主,浓眉默然不语,倒是踹蛋男孩,赛后接受记者采访时,将一切娓娓道来。

  “我其实就说了两个字。”

  “两个字?”记者诧异。

  “是的,两个字。”

  “哪两个?”

  “佛山。”

  “……”

  “然后不知道为啥,浓眉手就挪开了,我趁势一掏,便完成了抢断,嘿嘿,就这么简单。”踹蛋男孩微微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

  鹈鹕其实非常可惜,他们将比赛拖到最后一刻,他们只差一丁点儿便能将胜利带走。可惜并非我军不给力,奈何勇士有高达。看看对面这阵容,输出有库里,肉盾有格林,还有晓武这个缺哪儿补哪儿的辅助。唯有不甘心的摁下GG,黯然告负。



 哈士奇攻破联合中心,锡柏杜终于成功复仇。毕竟遇到前任,哪怕是王千源这样江湖巨盗,看起来也会像个正气大侠。其实倒不是哈士奇打的有多好,而是霍伊Doggy智商实在太低,同为Doggy的狂言君,早在去年便一眼看出霍伊博格人头狗脑。丫的套路就是混搭,怎么别扭怎么来,韦德想打套路,身边便给安插个卡南;以至于闪电侠最后都抓狂,申请两T毕业离场。要说这么多年了,韦德温润如玉的性格也该了解,哪怕遇到史公这样的大马鹿,也不过是微微一笑很倾城。可遇到霍伊Doggy,实在按捺不住。

  想来也是如此,谁能容忍这样的猪队友呢?

  公牛其实正经一手好牌,老大哥并不贪权,小吉米又是联盟里数得上的高手,组合起来却是这等熊样。还是那句话,摆烂三神器已经挂了俩,就等霍伊Doggy下去三缺一,动作要快,如若不然,悔之晚矣。

    

 

  熊大苦战加时,不敌屌丝小阳,禅师很是恼火,阴沉着脸进入更衣室。

  “你们怎么回事?这也能输?”

  波尔津吉斯感到十分委屈,“我这表现,不输巅峰家嫂啊。”

  禅师看了看,点点头。“没毛病。”

  长着一圈大胡子的奥奎因同样一脸唏嘘,“我这发挥,比得上当年奥胖吧。”

  禅师又看了看,小伙可以啊,22+14,于是点点头。“没瑕疵。”

  这个没毛病,那个没瑕疵,众人的目光“刷”的一下,对准了东尼桑。甜瓜的额头上,顿时沁出汗珠,不过正所谓急中生智,东尼桑一着急,脱口而出。

  “我就像洛城刚退休的那位大音乐家,今儿就是来给兄弟们助兴的。怎么样,没瑕疵,也没毛病吧。”

  “……”